星期四, 10月 08, 2015

從《大時代》到《死開啲啦》,看港產影視作品的生機與死門

單憑牌面來看,港產片《死開啲啦》可謂一點都不吸引:戲名古怪唔知講乜,男主角是林德信?我只知道他是阿Lam林子祥個仔;女主角J.Arie又是誰?導演梁國斌的名字對觀眾來說全然陌生;吳浣儀大家都在電視看過,但很多人說不出其名字來。結果電影最為人熟悉的演員是張繼聰和河國榮,數到最具知名度的則是監製林家棟,而他之前監製的《打擂台》取得好成績,反而讓這部新片走在鋼線上──不是更上一層樓,就是粉身碎骨!
抱着沒有期待的心態看了優先場,沒想到竟是驚喜連連,已經不記得多久沒看過那麼忠實、那麼純淨的「香港電影」。步出戲院後,仍不斷回想戲中片段和演員的表現,我想起早前重播的神劇《大時代》,從《大時代》到《死開啲啦》,合併起來隱隱然看到港產影視作品過往為何生氣勃勃,現在為何變得死氣沉沉,生機與死門,都離不開人的因素。
《大時代》一直是我最喜歡的電視劇集,沒有之一。神劇之所「神」,只因為劇本對白和演員都跟一般作品不一樣,作品既有宏觀的警世時代性,也有微觀的演員自我突破。《大時代》的緊湊劇情和精警對白,與人性和世事緊緊扣連,經歷逾廿年仍歷久不衰,反而每次重播都惹來更大迴響,那是神劇經得起時代沖刷的印證。演員在劇中展現出獨一無二的表演方式,讓角色成為他們的代表作,強如劉青雲曾江鄭少秋等好演員,往後仍會在其他作品演出同類角色,且始終未能更加突破,也是證明《大時代》是天時地利人和配合下而產物,可一不可再。
今年《大時代》重播時,曾為神劇寫了幾篇分析文章,其中一篇談及神劇帶給影視圈五大啟示,最重要一點是香港的劇集或電影之所以能成為經典,鬥的不是國產大片或荷里活大片的億萬元大製作,而是靠創意拼出火花,香港創作人最懂得走位,能把中西文化融入本土風格,只要不自我設限,小本製作也可造就經典。
至於電影《死開啲啦》,當然不至於可以和《大時代》相提並論,但卻是近年難得地具備時代性的地道港產片,乃至演員的表現亦顯得亮眼,從中可以找到與神劇共通之處。
香港人的生養死葬
《死開啲啦》講述在香港酣睡百年的殭屍鄧顯祖(林德信),埋葬位置變成地盤,他被驚醒後身處21世紀的香港,生前是富家大少爺,醒來卻連劏房都住不起。阿祖在機緣巧合下跟港女Apple(J.Arie)住進殘舊的唐樓,樓宇正面臨收購,剩下Apple一家成為「釘子戶」,同屋的還有嫲嫲(吳浣儀)和英國人租客Dickens(河國榮)。地產商許太(盧覓雪)和其下屬崔文英(張繼聰)與阿祖都是殭屍,收樓後將會建骨灰龕,死人的住屋和死人的陰宅糾結在一起。
香港地,生養死葬都是土地問題,這是罕有觸及收樓題材的港產片,很多情節在外國人眼中肯定荒誕絕倫,只有香港人才知道是血淋淋的現實,香港人習慣前半生要贏在起跑線,唔去旅行唔睇戲都要買樓上車做人生勝利組,下半生則開始為骨盔龕位籌謀。一些風水好管理好的陰宅,動輒售價過百萬元,做「陰宅地產」可以做到上巿,如果說電影是黑色喜劇,哪及現實世界那麼可笑?
電影的出發點大概是聲討地產霸權吧?雖說電影從構思到上映會有時差,但情節卻跟今天的香港緊扣,甚至扣得更緊,可見的將來仍會適用。這明明是喜劇吧?觀眾笑得開懷,那些「活在香港」、「死者香港」才能明白的黑色笑話,肯肯定只有香港人才懂得笑,笑後卻又想哭,「苦中作樂」對香港人來說不是廉價四字詞,是切切實實的生活狀態。
沒有廢話對白
我愛看《大時代》,是因為劇中絶對不會有「電話響啦,接電話先」或「煮碗麵你食」等廢話對白,《死開啲啦》亦一樣,可以看到戲中對白肯定是落了不少心思,從主角到配角閒角,一言一語都經過度身訂造,那些笑位不是港式屎尿屁加誇張表情硬造出來,而是從生活出發去構思,是有餘韻的笑話,有時會經一兩秒思考,才會發現那笑話,笑後又有點悲滄,那種感覺,若不是親身入場看過,恐怕難以感受到。
至於演員,這部電影難得是由主角到一隻雞都有戲,這種情況在黃金時期的無綫劇集經很常見,正如《大時代》裏的小閒角個個都有戲,例如一人分飾報紙仔和股票經紀的演員游飈,在劇中只出現幾個鏡頭、只有幾句對白,但還是會讓觀眾記住。而游飇在《死開啲啦》亦有出場,這些年來慣常擠眉弄眼扮演壞人角色的他,這次也交出不一樣的表現,他和林家棟都曾在《大時代》演出,正因為這樣,更加讓我由電影聯想到神劇。
戲中另一亮點是港女情懷,Apple是典型的失敗港女,表面吊高來賣,實際是被男友當後備。她的兇悍巴辣背後,是愛情與親情的羈絆,那是港女的愛與哀愁。Apple讓我想起《大時代》的郭藹明,郭是南加州大學碩士兼港姐冠軍,氣質和樣貌都很獨特,她演龍紀文時是新演員,卻演得比很多老練的女演員還要放,究竟是她因愛上劉青雲而演得放,抑或演得放而愛上劉青雲呢?答案只有她才知。但龍紀文這個角色,想來想去也只有郭藹明能演活。J.Arie是港大法律系畢業生,樣貌學歷樣貌仍遠遠不及郭藹明,但她作為新演員,與郭一樣敢於去盡,因而演活了戲中的淒慘港女, 當現今女演員的樣子身型都幾乎成為倒模,能醜能放就成為賣點,一時間想不起有誰能演活這種醜惡港女的角色了。
女演員的貧乏,不就是香港影視界人才凋零的印證嗎?我們懷念慳妹周慧敏,我們喜愛龍紀文,男士們都或明或暗地喜歡方婷(李麗珍),但那些角色,同一個劇本放在2015年,大概已經無人能演得好了。
河國榮有突破
至於慣於做演警司及高等洋人的河國榮,今次是曾經風光的「港英餘孽」,寄居於唐樓一隅,留戀於米字旗,卻又留下成為港漂。不想劇透,但看過此戲的人大概會同意,河國榮的角色的確很有層次感,以其實力,已足夠讓他提名最佳男配角。同屋的嫲嫲吳浣儀,今年先有票房爆收的《五個小孩的校長》,這次在《死開啲啦》擔任要角,讓她成功洗去電視味道,尤其是她這次一頭白髮上陣,有別於電視上造型,角色很有力量,角色也夠生鬼夠狠,同樣希望她的努力能得到肯定。
而男主角林德信,以往聽到他的名字,不是想起阿Lam就是「夜蒲」,但在這部電影中,作為港女的評價是「頂~~~點解咁靚仔架?」他的角色是曾在英國留學、沉睡百年後醒來的殭屍,應有一種紳士加貴少爺的氣質,他竟能恰如其份地做到了,讓我想起吳彥祖和年輕時的梁朝偉,如果林德信能有更多歷練,擺脫父親影子而找到自己的路向,他也是值得期待的藝人。
特別想提到的角色是盧覓雪,她的形象向來霸道巴渣,戲中角色卻很不一樣,對白不多,但每一句都最值得深思,霸氣而不失溫婉,感覺相當新鮮。很多人會把她的殭屍王角色看成地產霸權的隱喻,但有趣的是,她每次開口都很溫柔,而且貌似很講道理,在員工眼中亦是不可或缺的米飯班主。別人看盧覓雪是在不擇手段收樓賺錢,但她的出發點卻是為了全香港巿民着想,「生養死葬一條龍幫你諗埋」,而且還為員工帶來穩定收入,去邊度搵?近年大家都痛恨昂貴租金趕絕小店,但亦有說法指大財團能有效減低貨品成本,小巿民才是真正得益,否則小店的成本只會更高。
大財團肯定是霸權,但愈來愈被說成是「必要的霸權」,如果城裡的首富撤資,後果比忍受小小的霸權更嚴重,這種說法是真的嗎?若財團消失了,社會能變得更好嗎?當「別讓李嘉誠跑了」成為潮語,有人說是代表城巿已難以擺脫奴性,也有人說資本家推動經濟的功績,爭論還沒有完。
從《打擂台》走出第三條路
論製作成本,《死開啲啦》連大片的零頭都沒有,整體來說不是很精緻上乘,但驚喜處在細節處,總算交出一份讓港人能看得窩心的成績表。林家棟和導演梁國斌產生化學作品,沒有在《打擂台》之上更上一層樓,但亦沒有跌得粉身碎骨,而是走出了第三條路:展現港產片的一種可能性──沒有高成本、沒有大明星,就在僅有的空間尋生機,在劇本對白下功夫、讓演員演得不一樣,而且敢與為香港人發聲。那種感覺就像香港人,沒有大屋就住細屋,細屋住不起就租劏房,大房負擔不了就住棺材房,直至瞓街或化作無處容身的骨灰,只要一息尚存,也不忘了掙扎求存。
今天香港電影仍能探討收樓與土地問題,他朝港產片都不存在了,合拍大片又能拍甚麼題材?開槍殺人免談,鬼片宣揚迷信是禁忌,惡人不可有好報,警察一定是要正面,一切潛規則都是「你懂的」。大家都說《大時代》大好看,但往後重播,連經典的五蟹跳樓場面或方家子女被拋落街的場面都刪掉了,而踏入2015年,港劇快要絕種了,因此我們更要珍惜當下,撐一撐香港影視作品。
近年常有人說港產片應該完成其歷史使命,讓香港徹底變成內地其中一城巿吧,悶聲發大財,往後只有合拍片就好。然而從《大時代》到《死開啲啦》,只有香港人看死自已,港產影視作品才會真正死亡,這部新片讓我覺得,港產片沒有死,呼吸微弱但仍然活着,殭屍說到底都是比人類強,活得久了就成為小城命運的主宰。最後,如果要把這部電影分類,我會列入悲劇組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