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月 22, 2015

Juno x Kay《羅生門》:毒男與港女,是癡情還是黐線?



進入網絡世代,情懷與資訊更新的速度可以比纖更快。一個下午,臉書都被麥浚龍與謝安琪合唱的《羅生門》洗板。有YouTube片段把前兩集《耿耿於懷》及《念念不忘》連同新歌同播,網民稱為「病態三部曲」,我在面書看到一針見血的評價:

The Juno Trilogy are:1. Thinking of You, / 2. Thinking too much, / 3. Dont think too much. 完

不少人因為《羅生門》而重新認識Juno,《耿耿於懷》很多人聽過,但《念念不忘》就沒那麼流行了,這兩首歌我早就聽熟了。到了《羅生門》,填詞的仍是黃偉文,Wyman對男女的心境還是有種獨到的都巿感,那種都巿感對香港這個城巿來說很應境,而這首歌的男主角,到底是癡情還是黐線?視乎觀點與角度,一切都是羅生門。

據說,幾乎每個人心底裏都有「某人」,終身念念不忘,得不到的總是最美。對那個他/她朝思夢想,期望某天愛火重燃;詛咒他們早日分手,或者默默等待,想等到對方方伴侶離世,以為就有機會埋位?堅信最後跟他/她廝守的一定是我!

在以往的世代,絕大多數人只會把那份思埋在心裡,很多時候會隨着時間流逝而忘掉。但如今有了facebook、Ig、WhatsApp及各式社交媒體,「那個人」的消息總是隨手可及,每次看對方的fb,就像把傷疤再挖一次,痊癒或遺忘的速度大大減慢。

不只一次聽到類似的故事:女子跟男友分手了(性別可以調換),大家仍是fb朋友,女子跟常緊跟對方的post,天天留言時時噓寒問暖,總以為跟對方仍有機會復合,或者幻想那些post都為自己而留。直至男子有了新歡,她開始抓狂,認為對方是試探她的情深,於是她再次表白,到男子家中附近埋伏死纏,又把舊照傳給情敵「宣示主權」。最終男方把fb刪掉,攤牌說明情早已逝,但女子未肯放棄,把難關想象成一次又一次「考驗」,恨與愛不斷蔓延。一方自以為癡心而痛苦,另一方為對方黐線而痛苦,故事沒完沒了。

有病就食藥,不要放棄治療

每個人的思想都隔着一道羅生門,每度門背後都有不同風景。看《羅生門》 的歌詞,我一第一時間想到男主角應該是超級宅男或毒男,活着自己黐線的想象世界裡;而女主角則是典型港女,心聲該是:「嘩,乜你掛住我10年?多謝晒喎,不過我已經唔記得前啲嘢,你有你o既我活,我有我o既忙碌,okok,keep in touch,bye!」換轉了毒女x型男,結局同樣是羅生門。歌詞提到「團聚於冰島某地方」跟「沉澱於福島某地方」,實在相差太遠了;「容易眼淚流十年 難在擦乾」,有病就食藥,不要放棄治療。

《耿耿於懷》是2004年面世的作品,來到今次的《羅生門》,讓人重另一角度檢視故事的發展,的確是有驚喜的演譯。而同一時間,也是讓人重新檢視Juno這個人,這些年來,他是有努力過的。

對於Juno,初出道時因為有個富爸爸,加個自身外型欠討好兼不識民間疾苦,大家當他笑柄多於欣賞;或者該說,當時他值得讓人欣賞之處着實不多。但我一直跟人說:「其實我幾鍾意聽麥浚龍啲歌。」是的,喜歡就說出來,他在2002年出的EP《On The Road》聽到識背。這些年來,他的歌也同樣有聽。說到底,有錢還就是有優勢,最少當時可以不惜功本地,請人為他度身訂造的歌,出來的效果還不錯。

轉眼已出道13年,今天的Juno,應該沒有人敢看輕他了,但討厭他的亦大有人在,畢竟沒有人可以討好全世界。

至於 Kay,不得了,從她於2005年出道的大碟《Kay One》已很喜歡,當時還寫過網誌推介。記得她出道那年,同是樂壇女新人的衞蘭和王菀之氣勢比Kay好多了,但我最喜歡的還是Kay,至今仍然鍾愛。除了歌,更喜歡她做人有態度,有些歌,如果她不唱,她在商業上可以更成功;但她仍不時走到鋼線上。有些人認為她應該犧牲更多,但在現今氣候下,當紅歌手背負了許多人的生計,Kay已經很難得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