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26, 2015

給十年後的我

上周看過潘源良演唱會後,這陣子都在YouTube追看片段,也看了黃偉文的「CONCERT YY」演唱會,長長的三部份超過6個小時,聽了很多好歌。然後我想,如果林夕開演唱會,又會是何種光境呢?應該有Radias吧?一定要有黃耀明啦!當然也不缺陳奕迅,一定是很精彩很精彩的晚上。

然後又想到,如果黃霑、林振強猶在,而那些傳說中的巨星還沒有逝去,會經典到甚麼程度呢?想着想着就有點傷感,黃霑和林振強應該可以在另一個世界開演唱會,最少羅文張國榮梅艷芳陳百強都會上台,黃家駒也可以一起jam歌,到後來會不會是另一邊的表演更精彩?

人生總有遺憾,最想得到的東西永遠得不到,最喜歡的人也不屬於自已。有時候覺得,在年少是從露台在跳下去,壯烈地劃上句號也不是壞事。活着佷好?其實死了也沒所謂。

黃偉文有一首歌叫《給十年後的我》,原唱是薛凱琪,Fiona的唱功談不上很好,但我一直很喜歡她,對於她作為原唱者,還是偏心地分狂加分,最少比起十年前,現在我應該更喜歡她了。

過去十年,當然充滿憾恨,自然也有過開心,其實只要未死,應該不會十年來都沒有開心過吧?只視乎比例如何。人的記憶充滿選擇性,有些人把memory用來記恨,有些人用來記開心事。聽過有人說從不為自己的決定後悔,但我覺得說這種話的人,只是不承認後悔而已。

未來十年又會如何呢?人生已經沒有太多十年,只是這幾天特別想念某個人,你還好嗎?或許突然有一天,可以跟你在那邊看演唱會,我會告訴你我喜歡的歌,跟你一起大聲唱,好嗎?

星期五, 6月 19, 2015

6.18政改「大奇蹟日」 唯一贏家:田北俊

6.18中午開始,身邊朋友的話題都離不開政改,立法會以讓700萬港人都跌破眼鏡的結果下否決政改議案,8票贊成、28票反對,一齣激情/悲情片變成搞笑片,如果寫入歷史,應該稱為「6.18政改大奇蹟日」。

我一直跟朋友說,由此至終都不認為公民黨的湯家驊會轉軚,我相信他是真心憂慮香港民主發展進程,而他早已表明反對人大8.31框架,所以我對他會投反對票是毫無懸念,但亦認為如有個別泛民議員轉軚絕不稀奇,政改是有機會通過的。

湯家驊昨天談及會對政改投反對票,當時指今次政改表決,所有人都是輸家,不值得開心,他更一度哽咽。政改走到這一步,的確否決了都不值得慶祝。

如果按照原定的劇本發展下去,投票結果應該是41票贊成、反對28票,政改被否決!在這樣情況下,我會同意湯家驊的說法,全部人都是輸家。但以目前結果而言:8票贊成、反對28票,政改被否決!輸家還是很多,輸得最慘的應是場外的33個沒有投票的建制派議員,但大贏家最少有一個,那就是自由黨的田北俊!

試想想,從今以後,建制派如何有顏面說田少「不夠保皇」、「不夠忠誠」?他有足夠本錢明寸暗寸各個建制派議員,亦有資格抨擊泛民議員搞破壞,同時也可以在特首梁振英面前企得更硬更寸。田少及自由黨等人,明明沒跟建制派大隊,卻獲得中聯辦來電讚賞「做得好」;明明投了贊成票,但泛民擁躉卻沒有怪責他,還剝花生等看他狂寸建制,那種大快人心的感覺,就如「神劇之王」《大時代》的方展博,在大奇蹟日看到數字板不斷跳升,振臂一呼的痛快。至於丁蟹那一方是誰?自己想想吧。

我想,這陣子田少應該睡着都會笑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