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13, 2015

負評《導火新聞線》:有sound-bite沒內涵,劇情粗疏


終於看完《導火新聞線》,在追看期間,我不斷地問自己,假如這套劇不是HKTV出品,真的值得被棒到上天嗎?

如果不是想持平地評價這部劇集,我肯定中途已經放棄,因為這部劇就像一本空有理論的傳媒教科書,內裏不斷拋出sound bite,例如咖啡和膠水樽的選擇;戰地攝影記者Robert Capa的「If your pictures aren't good enough, you're not close enough.」;記者是社會的看門狗(watch dog)等等,說出高尚的傳媒道德理論,或明或暗地諷刺現實,但卻沒有內涵,劇情粗疏得驚人,不斷以無限個巧合堆砌出自圓其說的內容,說服力不斷跌破底價。但回看娛樂版以至facebook朋友對此劇給予極多掌聲,讓我十分費解,只能解說是對HKTV有感情分,或者當中有一種鋤強扶弱的心態吧。但在我個人來說,這齣戲不見得比TVB一貫劇集高明,到後期我甚至忍不住列為膠劇。

劇情反映編劇視野

首先,如果說劇情反映出編劇的視野,那麼在《導火》的編劇眼中,突發記者應該是粗鄙而寒酸。劇中把突發記者描述成亡命飛車及偷遺照,毫無新聞道德可言,只有從外國留學回港的新晉女記者「阿咩」,以未受污染的心去追新聞,真誠地與苦主溝通,甚至願意翻垃圾尋回遺照。以留學生少女VS.本地突發記者,先重重踩了一腳,而往後的劇情裡,《囧報》雖沒有專責突發記者,但做突發大新聞還是着着領先,單以此劇而言,可見典型突發記者真的很差勁和很沒道德。

到了後期,劇中講述報館裡年紀最大的校對長麗雲姐,對同事表示自己是天生做突發的,「我做突發嗰陣你都未出世呀」,在場的年輕女同事即掩嘴而笑:「突發?」那種反應,正好顯示出全場都看不起突發。

後來劇集又以倒敘手法,講述麗雲姐當年退下突發火線的最後一晚,跟仍在公司的皇阿媽Alma聊天,Alma問:「做咗大半世突發,除咗周身骨痛就乜都冇,值得咩?」而麗雲姐則回應:「自己開心咪得囉......我知道有好多人睇唔起突發,有次我去法庭,俾班法庭版記者喝我:『行開啦,突發婆!』......我仲記得有一次,我啱啱入行嗰陣,有個着靚衫渣靚車的財經記者想追我,點知後尾我話佢知我做突發,佢嫌我寒酸。」

劇本出自編劇手,證明落筆的人根本一點都不了解突發記者的生態,所以跑突發的下場就是「除咗周身骨痛就乜都冇」,突發記者的成功感只在於「自己開心咪得囉」,當中充斥輕蔑與無知。

編審的突發故事

為了尋找編劇的視野根源,我特意看多篇關於《導火》編審潘漫紅的訪問,她經常提及一個關於突發新聞的故事,而網媒《立場新聞》是這樣寫的:

回到二十年前。那時候,潘漫紅剛從樹仁新聞系畢業,有次聽見當記者的師兄,分享他在「企跳」現場的所見所聞。當時,師兄奉命在場採訪,怎料等了八、九小時,上面的人依然是「企圖」跳樓而已。於是師兄一邊在原地呆等,一邊心裡詛咒:「你係就快啲跳啦。」潘漫紅聽到這番話,甚是震撼:「這個行業對生死的睇法,原來可以來得咁求其。你跳下來,比我交張相,咪得囉,但那個人在面對的,卻是人生中最 critical、最難受的一刻。」

她因而發現,記者的故事,很適合當劇集的題材:「一單咁細的新聞,都可以有咁大的兩極張力,那麼其他新聞,應該也有更多故事、掙扎在裡頭。」

誰看不起突發?

如果我是訪問潘漫紅的記者,我會進一步追問:那單企跳的detail如何?主角的性別、年齡、企跳原因、是否首次?為何擾攘那麼久,最終結果如何?救援人員身處的現場環境是怎樣?......可惜那麼多記者訪問過潘漫紅,聽她說完那個把簡化了的突發故事,誰都沒有追問下去,然後她輕易就能跳到道德高地,下了一個總結去認為突發記者對生死的看法就是「得咁求其」,把記者的工作簡化成「交張相」,而沒理會別人的苦難時刻。

潘漫紅大概沒有想過,能在企跳中僵持了足足8、9小時的人,會是怎樣的人物性格呢?作為編劇會如何去設定這種角色的人物性格?在現實世界裏,有很多人是企跳「常客」,他們站到高處,不為其他,只為了爭取注目或想達到自己的要求,而他們的願望往往是難以滿足,結果全世界陪他一起等待,有時還連累了救援人員。而只要這種人每次「出動」,大家還是要為他大費周章,擾攘了半天一夜,就被「勸服」返回地面。面對這種常客,別說在採訪的記者,連警察、消防員或等待的救護員,有時都會忍不住說:「你係就快啲跳啦。」重要的是,這句晦氣絕不是當面對企跳者說,根本不會改變結果,何來輕視生命?

單看新聞的「排頭」,是無法判斷事件大小,潘漫紅受訪時的說法其實充滿邏輯矛盾,她既為記者那話「你係就快啲跳啦」而耿耿於懷,後來卻形容是「一單咁細的新聞,都可以有咁大的兩極張力」,請問是基於哪種標準呢?如果眼前人是一位受性侵的懷孕少女,或者與幾個孩子一起的媽媽,無論最終有沒有跳下來,都是一宗特大新聞啊。企圖跳樓的事件解決後,事件內情才是新聞重點啊。潘漫紅因為那一句話而感到震撼,卻沒有交代事件的背景,或許她根本從來沒有對事件「追尾」,作出深入解,卻形成對突發記者的深刻偏見,麗雲姐那句「我知道有好多人睇唔起突發」,背後的答案,會否是編劇最看不起突發呢?

以雲麗姐的年紀,相信她跑突發時都是30多的事吧?因為劇中沒有交代,我不知她為甚麼會被法庭版記者喝,但如果事件是她初入行的人年代發生,那年頭報館根本沒有專責的法庭版記者;如果是後期,突發記者應該是在新聞爭位拍照才會跟法庭版交手吧?講到爭位,你以為誰會怕誰?這句沒頭沒尾的說話,只會令人覺得編劇又是借機會踩低突發記者罷。至於經濟版記者「着靚衫渣靚車」,那應該不是一般記者,大概是到報館見世面的太子爺吧?編劇單純地想像跑突發一定是寒酸,一定是爛撻撻,一定是吸煙和粗口爛舌,但實際上一個行業有不同的人,突發多男記者,不少入行的女記者是被捧到上天,花姿招展者大有人在,寒酸的不是突發,而是某些人的想法而已。

劇中說富豪丁駿生常以一個富豪借錢給他做生意的粗疏故事,企圖以動聽的故事讓人查不到他的資金來源;《導火》正好也在玩着同樣的把戲。

《導火》一樣專注偷聽

先寫此劇對突發的偏見,是想說明編劇有很多盲點,而往後的劇情就如那個簡化了的突發故事,sound bite動聽但內容粗疏,脫離不了TVB式的劇集模式。

早前有人撰文指TVB劇集「專注偷聽30年」,敢問《導火》裏,偷聽的環節有少到嗎?當中最經典的例子,莫過於關公(郭鋒飾)做了壞事害Alam,同事雖然不知道,但他心裏內疚,於是向窮人派麵包贖罪,當他坐到路邊自言自語說出自己的劣行時,回頭一望,女記者阿咩剛巧在他身後,聽到所有說話......對不起了,那一刻說了句粗口:「x,咁都得?同TVB啲偷聽戲有乜分別?」劇中還有很多很多偷聽偷看的場面,巧合到無朋友,在此不一一細數了。

而劇中的感情線,竟然有方凝與阿咩的sheshe情意,嘩嘩嘩~~~好破格呀。但問題是,作為觀眾,搲爆頭都不明白方凝為何會「中途轉基」,而阿咩對她而言,有何感情上的觸發點呢?難道方凝被一個年輕女孩「胸壓」多幾次,在她耳邊多講幾句說話就會心動?我覺得這不是為同志平權打氣,而是侮辱了女同志對情感的認真態度,甚至性取向都可以輕易搖擺,好兒嬉。如果說姿整的王子喜歡輝爺,我想說服力還會高些。而方凝向王子承認喜歡阿咩後,兩人又突然擁吻想上牀,後來阿咩剛巧撞回家,王子未嘗銷魂已速逃,方凝向阿咩告白,轉頭劇情又返回方凝前男友被殺的事件,整個佈局令原本「好型」的方凝,完全變成了「膠角」。順帶一提,方凝喜歡阿咩的事原本並不公開,後來王子追出慰問並時談及此事,這時同時門排排企,全部聽到......真係好TVB style。

失憶‧催眠‧狂殺人

網民常抨擊TVB劇集常玩失憶及催眠,這套劇也有失憶女子,而且是剛巧目睹兇案後,落樓時腦中風昏迷,7年後才醒來,半年就能如常人活動,還在兇手贊助下,在案發現場對面的天台開影展,這些牽強的劇情組合許多人視而不見,反而網民盛讚有半秒的鏡頭,失憶女子使用的是適合女孩使用的EOS菲林相機,好認真呀!而我想問的事,距離影展的唐樓天台,少說也有一百幾十米,就當失憶女子手上的是300mm長鏡頭,zoom到盡了,人在相片中也只佔一小角,當她恢復記憶後,卻又可以即時認得相中人是誰,而她之前是不認識那些人的。這種說法都講得通,那就跟大陸抗日劇在800里外一槍擊殺日軍機槍手,以及用石炸飛機有異曲同功之效,但香港觀眾看得如癡如醉,又沒有人提出質疑。

如果說一條連戲的刀疤為《導火》搶到不少分,但最終仍補救不了劇情的粗疏荒謬,尤其是凡有問題就用暴力和殺人解決,繼斬皇阿媽後,往後不斷是打打殺殺,這是古惑仔江湖劇嗎?黑警殺人那段故事,膠質亦極重,橋段極其兒戲,而陸駿光的電話,居然在他死後多天還有電,到方凝致電時就在黑警的車廂內閃閃下,然後黑警又剛巧在現場出現......又是一堆宇宙級巧合大雜燴,認真熱鬧。如果說殺人黑警查案馬虎也罷,換了是自己行兇,而阿咩已說他們收藏起重要證物,居然沒有在死者最後出現過的地方搜查,留待那班「英明」的記者去發現?唔係咁都講得通吓?

而區議員石俊賢案更是血流成河,先後已有6人被殺,包括丁駿生的會計師、石俊賢、內地殺手湯世雄、失憶女子、道友婆伍晞彤以及王子等等,真是殺人如麻,死得人多,得只能說句:「這個行業對生死的睇法,原來可以來得咁求其。」

要數最荒謬情節,當然是深水埗欽州街唐樓天台掟區議員落街,四周明明都是高樓大廈,無數個住宅單位可以見到案發天台,所以失憶女子才會拍到照片,那真是一個適合的殺人場所嗎?難委下手的Calvin還敢說那裏很偏僻,「估唔到有人睇到」;還未計報章頭版報道石俊賢有愛滋,而他剛好又去唐樓拎文件,那時條殺手及丁駿生助手Calvin又跟蹤殺到,目的是讓他「被自殺」......世上的巧合事,全都被《導火》看透了!

而另一經典殺人場面,是失憶女子回復記憶後,光天化日之下,一班人走在街上,突然有人走出行凶,一刀穿心,前面的記者全部看不見,直到女子倒地才知道。請問殺手如何得知女子的記憶恢復了?唔通又係偷聽?現場那麼多人都下手,而且很順利,同一殺手後來還能出來殺王子,說穿了一切都為了編劇的方便。

富豪丁駿生勢力的「神通廣大」,成為了這部劇的極大敗筆,他能綁架區議員女兒,又能要脅為他工作的工程師(石修),更能隨便殺人無數,令我怎也想不通他為何要給《囧報》社長數百萬元,就要他夾計踢走Alma。而丁駿生要千方百計才能入主傳媒董事局,目的是要掌握言論喉舌。當劇中人常說「香港仲有新聞自由」,但切乎忘了香港也有出版自由,富豪有權辦報,何須花那麼多氣力?到最後,生意極大的丁駿生,原來只有一間外國銀行做「大水喉」,快被call loan而一身蟻......作為觀眾,好難接受囉。

至於劇中報紙改頭條、下級作反、社長突然振雄風、記者查案拘捕黑警、叻過廉署偵破私煙集團,看得不少網民大為興奮,但只要留一點理性看待劇情,就知道當中千瘡百孔,單是自殺變「被自殺」已玩了兩次,記者經常被黑幫捉上車和追殺,一個督察能提供不同環頭的案件資料,這些那些,全部故事最後都是以牽強的巧合去堆砌埋尾,讓人覺得創意在極速乾塘,縱使再多金句都只是花紙一張,劇集只能「當戲咁睇」。

最後贏家梁小冰

至於劇中演員,皇阿媽梁小冰初段表現可說令人眼前一亮,跟她過往的演出有很大分別,但後段「變返好人」,則失去了神采,亦顯示劇集離不開「好人先有好報」的港劇模式,毁了角色的寫實感,是大大的敗筆;至於方凝周家怡,她扮冷靜理智時還好,到了一些情緒波動的位置,不是手震哭出來,就是失控地叫,最後整個角色被紊亂的感情線毁了,十分可惜,但還是容易留有好感。而阿咩楊淇的角色戲份很重,她算是表現得十分自然,相當討好,但短短20多集裏,多次被捉上車和去差館,家暴問題又不斷重播片段,總之在她身上的情節,好多是重覆又重覆再重覆,加上怎都不明白硬要安排她與方凝有sheshe情意結,勁扣分。

輝爺王宗堯在劇中不見有何特別表現,個人感受不到「男神」的魅力;王子姜文杰的角色平凡,他的黑社會哥哥反而幾討好。至於駱應鈞、助手及梁健平的奸狡流於表面,典型TVB的角色設定,嘥晒!而突然發威的社長郭鋒,從頭到尾沒有說服力,陸駿光表現都比他好。總結來說,《導火》演員整體表現只是不過不失,但最後贏家還是梁小冰。

《導火》也許是編劇對傳媒界的一種期許,但論質素,未能跳出TVB膠劇框框。

利申:絕非TVB fans,近5年只有在網上看過《天與地》,其他劇集從未捧場。

3 則留言:

Grannie Green 提到...

https://loso.wordpress.com/2015/04/12/《導火新聞線》是佳作,卻不是傑作/

匿名 提到...

廢話連篇
連點解方凝會對阿咩產生感情都睇唔出,仲話自己識睇戲
周家怡「手震到喊出嚟」,閣下係指石俊賢墮樓果幕?不如你試下做戲可以做到喊晒兼手震俾我睇下?
成篇文除左睇到作者粗陋無文之外睇唔到其他野

Tsz Ho Lau 提到...

而家係講緊劇情粗疏,唔係演員演技,個關公。求其交代佢同個阿聾婆告解幾句,就覺得自己內咎,同阿丁生吹幾咀就覺得自己個心乸住乸住,轉個頭返去報館理直氣壯反寫失憶少女剃阿丁生眼眉,家下係咪得Eric有一家大細,丁生識得兇阿Eric,佢原來係唔識兇其他人的...關公幫佢做野,佢都有一家大細,點解丁生唔會去用佢屋企人要脅佢?關公諗幾諗就可以來個180度轉變。阿咩同輝爺,彷彿好似咩事都無發生過咁,可以談笑風生一齊去採訪幾開心呀,但上一兩集先死去活來喊苦喊忽。阿輝爺又要做到懶狠心,轉個頭又同人一齊做採訪。Alma 果part又搞笑。求其搵條友走出黎甚麼唔想有殺人犯入董事局。哈。咁就可以做返總編,重要即日返工,睇住果part我以為自己睇緊卡通片,壞人無好下場,阿Emily重可以坐係度繼續開會。正常人都走啦下話?丁生可以去兇Eric.但點解諗唔到兇Alma嘅呢?算。我係典型香港人,一路鬧一路睇埋個大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