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27, 2015

《大時代》的5道小風景

作為23年前的舊劇,被譽為「神劇之王」的《大時代》在2015年當下重播,竟比任何新劇受到更大關注,掀起的波瀾遠較當年更壯闊,這種現象相信連監製韋家輝亦始料不及。

過去一周,有關此劇的評論或報道可說舖天蓋地,從港聞版到娛樂版到財經版再到副刊論壇文化版,這部劇集經過解讀、解讀再來解毒,話題遍及政治、娛樂、文化、財經金融,這是經典神劇該有的氣勢吧?

有些朋友說不會再重看《大時代》了,正確來說是不忍再看及不敢再看。雖然首集已預告了結局,丁家五蟹沒有好下場,但當年收看時印象太深刻了,而追看到丁家得到報應的過程實在太漫長與太多波折,情節太淒慘了。朋友說年紀愈大心理狀態愈難承受,而劇中有很多情節與人物性格都跟現實情况重疊,但世界太多丁蟹,太少方進新,所以這部劇要用「慘不忍(再)睹」去形容。即是說看此劇雖是一趟難辛的心路歷程,但最少要看一遍。

劇中許多經典對白與場面都已在網上廣傳,我在這裏想說的,是一些較少人提及,但仍然難以忘懷的一些細節。

●閒角演出有深度

《大時代》除了主角表現超班,更難得是連閒角都有戲。上周五深夜播出的第5集,講述方進新被丁蟹打壞腦後逐漸康復,覓得疊報紙的工作。那場戲早已在facebook瘋傳,點擊率達數十萬,劉松仁的演技被譽神級,許多人看了又看,每當聽到進新跪地說:「畀次機會,老細……」許多人還是忍不住落淚。

當時飾演老細「才哥」的演員名叫麥皓為,已移民到新加坡,是當地知名演員,當地傳媒於2007年報道,麥皓為年輕時原來在台灣基隆海洋大學讀電子工程系,具有工程師資格,當藝人後一直自覺文化修養不夠,當年已屆60歲的他,成為新躍大學和北京師範大學合辦的中國語言文學碩士班的首批畢業生。很多老一輩的藝人,就是有做到老學到精神,藏龍臥虎者眾,不可少覷。

疊報紙那場戲,另一閒角令我留下更深刻印象,那是對進新寄予同情的無名疊報員,在短短幾個鏡頭裏,他的表情由同情變成擔心揪心,最後見到進新懂得疊報了,就露出天真開心的表情,導演還故意拍了他兩三秒大頭特寫,那也是演技。演員的名字叫游飈,因為這場戲實太深刻了,我留意在結局「大奇蹟日」那場景裏,游飈改為飾演交易員,就坐在方展博前面,有一句對白說:「醒定啲啦大家。」年紀卻沒有變老,算是此劇的小小「穿崩」位吧?

游飈一直是電視劇中的大小綠葉,常演賊人,卻從未擔正過主角。每逢看到方進新這場戲,我就為這位演員感到很可惜,一直相信他應該值得有更多機會,而且會演得更好。

●幸福毒梟濟哥

《大時代》的感情線很豐富,既有方進新、丁蟹與玲姐的錯愛,亦有孝蟹與方婷的激情,更有方展博與慳妹及龍紀文的情深難捨,但談到堅貞,我認為應把濟哥及華姐算上一份。

劇中的周濟生(劉江飾)是大毒梟,為逃避香港警方追捕而逃到台灣,他為人火爆霸道且作惡無數,殺人販毒無所不為,但身邊卻有深愛他的妻子華姐(黃愷欣飾)及忠心耿耿的跟班貴叔(麥子雲飾)。

濟哥是潮州人,極大男人,華姐多說一句即被破口大罵,但他其實極着緊這個女人。華姐深知濟哥不是好人,但仍對他死心塌地,陪他一起犯罪錯到底。記得有一幕,她被濟哥狠罵後一邊認錯,一邊替他抹身,談到當年廉署叫她轉做污點證人指證濟哥,但她毫不猶疑與濟哥遠走高飛,「若果而家再畀我揀一次,我都係揀一齊走路過嚟台灣」。這些年來,華姐身在香港的父母兄長逐一離世,她連回去拜祭都不能,「但係我無埋怨過」。

華姐最着緊濟哥的安危,不想他老來冒險,勸說: 「我哋而家幾十歲,到咗晚年,唔憂食唔憂著,問心嗰句,我哋前半世,我哋兩公婆做過幾多陰騭嘢,到咗而家仲可以咁安樂,仲想點?」但她最後仍男人為先:「你係老公,你話晒事啦!」可以預見的是,如果濟哥要錯,華姐必定捨命相陪,到最後她被濟哥的仇家殺死,能在深愛的男人懷中死去,應是江湖女人的大確幸。如果在平衡時空下,方婷跟孝蟹可以拋棄一切遠走高飛,兩家人的命運必然改寫。

華姐去後,濟哥也並非孤獨一人,身邊還有忠心的貴叔。貴叔就是替慳妹把點心傳給濟哥的人,最後打動濟哥收慳妹做契女,救了方展博。而那位演員名叫麥子雲,多年來跟游飈一樣專做大賊,從沒有捱出頭來,又是另一件令人惋惜的事。

●「賤婆婆」黎宣的詛咒

有子如丁蟹,作為母親該如何自處?劇中沒有交代丁蟹為何會養成如此性格,但其母「賤婆婆」的角色不容易演,老戲骨黎宣卻做得恰如其份。近日許多人談論她到公屋探望方家的一幕,當時方展博被吵醒後,沒有如一般電視劇忠角那樣倒履相迎老故人,反而把賤婆婆罵個狗血淋頭,只因為他不能原諒「丁蟹打死我爸爸」,那才是符合人性。

個人認為,賤婆婆最經典的一幕,那是她在兒子丁蟹謀殺罪成後去探監,當時她已經中風,只有嘴巴還能說話,長長的對白是這樣的:「如果我仲有一隻手指郁得,我都即刻自殺死,死咗佢。我死唔去,留喺度獻世,即管睇吓你幾仔爺幾時畀雷劈死。點解你仲咁健康,仲咁龍精虎猛?幾時先至腸穿肚爛、七孔流血,橫屍街頭?你啲仔搵埋搵埋咁多冤枉錢,殺人、放火,遲早一個一個死無葬身之地;一個畀火燒死,一個畀水浸死, 一個吊頸死, 個個都不得好死, 死無全屍!」

身為母親竟然如此詛咒自己的子孫,眼神用語之狠毒,營造的壓迫感極具氣氛,十分震撼!那個場面令人相信,她對子孫所作的孽深感罪疚,較諸一些電視劇中的歹角父母,到最後總是護子說一句:「我個仔以前好乖架!」賤婆婆的角色之破格,在那場戲表露無遺。

●就欠一聲對不起

方家的四名孩子之中,吳詠紅飾演的方芳應是最受忽略,她小時候與哥哥方展博感情極好,但長大後討厭阿博不負責任,甚至生氣得掌摑哥哥,兄妹之間每次見面都不和收場。

劇中有一幕讓我翻看了很多遍還是很感動,那便是阿博在家中,鼓起勇氣跟滿腹怨言的妹妹說聲「對唔住」。方芳登時呆了,她的表情跟動作,跟我們與家人鬧彆扭時一模一樣,後來她也對哥哥說聲對不起,兄姊之間的仇恨在剎那間消散,那是親情。

有時候,愈着緊一個人,愈難說出一聲「對不起」,但如果能坦誠地說出口,許多情况真的可以變得很美好。牢牢記住這一幕,讓我日後有了道歉的勇氣。

●沒名沒姓的林家棟

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受到極多負評,其中司儀林家棟稱呼有份提名新人獎的張雪芹為「張咩話」,被指不尊重新演員。其後林家棟公開向張雪芹道歉,表示當時是想「搞氣氛」;香港電影金像獎協會主席陳嘉上亦發表聲明,指3位司儀是按其意思去做,就此向大家致歉。

金像獎翌晚,無綫就播出《大時代》,林家棟是丁家的交易員,同場的還有黃德斌,兩人在劇中連全名也沒有。根據片尾家幕,林家棟的角色名字就只有一個「星」字,但還是有對白和大頭鏡頭,可見他正努力地演好角色。

人生如夢像戲一台,這23年來,有份參演《大時代》的演員際遇起伏比戲劇更離奇。而林家棟能從小角色做到電視劇男主角,再跳入電影圈做演員和當監製,我相信除了運氣還有更多努力,他畢竟不是那種一出就當主角的藝人,而監製《打擂台》時,的確讓人看到了他對港產片的誠意,更難得是讓很一些資深而被常遺忘的老人藝有了舞台。如果說這樣的人物在一個電影頒獎禮上的表現是「小人得志」,我寧可相信,那只是一場按稿件演出,但效果失敗的戲,我願意給予更多時間「放長雙眼睇清楚」。

而金像獎後的周三(22日),是大導演杜琪峯的60歲大壽,傳媒都形容出席的演藝界陣容,比香港電影金像獎更鼎盛,場面更熱鬧。而杜琪峯在場大讚《大時代》憾動人心,如開拍電影他願意當監製。

看着這些那些,我在想,當大家負評頒獎禮的同時,更急切要做的,是否應反思問題癥結呢?為甚麼那些重量級演藝人員都不願去金像獎會場?金像獎的司儀,到底是爭崩頭的肥肉,抑或是沒有德高望重的影圈人想接的燙手山芋呢?吳君如的表現同樣受到抨擊,但她明明是「最佳女主角」的候選人,為甚麼又是頒發《最佳電影獎》的嘉賓呢?如果連夠份量的嘉賓都不足,明年會否演變成候選人之間輪流上台作頒獎嘉賓呢?

許多香港觀眾全年都不看一套港產片,但當晚卻有141萬人(平均22點收視)在電視上收看金像獎頒奬典禮,如果只以個頒獎禮定一個藝人的表現,站在場外負評再負評,對已處於弱勢的港產片不見得有幫助。

《大時代》重播,大家都懷緬那些年的好製作與好演員,然後批評港劇質素新不如舊,但觀眾邊罵邊看,新劇集無論如何仍有過百萬觀眾捧場,電視台的廣告收益依然源源不絕。而港產片呢?放棄內地巿場無疑有更大的創作空間,但換來的又是甚麼?金像獎的司儀或嘉賓表現不好,值得負評,但如果真的有心支持本土電影創作,「不如買飛入場睇埋套戲,再決定罵定讚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