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0月 25, 2013

May姐雞汁與明將壽司

都說人是犯賤的,心底裏或多或少有被虐傾向,所以廣東人才有一句很應驗的俗語:倒寫屎都要睇一餐。

當大家都說《May姐有請》就快連整沙律都落雞汁(抑或已經落咗?),但上周日12萬人為撐政府多發免費電視牌照而上街遊行,當天播出那一集收視狂卻升4點,平均22點,即多了約25萬人聽她「哈哈哈哈哈」地狂落雞汁,人世間果然愈墮落愈快樂。 

利申,我沒有正面看過May姐節目,但鄰居都準時開電視收看,單薄的牆壁擋不住那種入心入肺的笑聽,所以我算是遭到哈哈笑炮彈襲擊的苦主之一。而我幾乎每周都知道她的節目有何菜式,皆因許多facebook朋友都不斷進行文字直播,以渴求的態度在哀號,明明說厭惡卻又帶喜悅地訴說今周雞汁新用法。從表徵看來,那些人是在笑聲和雞汁潤澤間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面對外界的猛烈批評,我不得不佩服May姐的淡定回應:「冇人逼你睇!」對呀!就算不想揀TBB和ATT,還可以選擇熄機得個安靜,結果卻有百萬觀眾準時在電視機前看May,那還可以怨甚麼? 

周日遊行時,網上瘋傳一張圖片,寫着:「上帝能否創造一個沒有雞汁的煮食節目?」這令我從May姐的雞汁想起另一種食家聞風喪膽,但又因怪雞而大熱的食品,那就是明將壽司。高登仔何嘗不是提出過一個哲學題:「上帝能否創造一種明將不能用來做壽司的材料?」據說至今仍未有完滿答案。 

美國駐香港總領事夏千福(Clifford A. Hart)來港後不斷落區,網民最期望他親征的,就是位於西九龍的明將,大家都期待見證他品嚐紅豆壽司、希靈魚壽司、鹹魚壽司、啫喱壽司等美食的表情。

 May姐和明將壽司承受的批評聲音越大,其收視和生意就越火紅,因為那只是一種可承受的輕量負面結果:刺耳的笑聲為觀眾帶來嘲笑他人的愉快經驗,能和朋友分享節目內容就有更大滿足;至於明將,除了個別口味獨特的產品,據說也有不少適合凡人口味的食物,大可以飽暖後以味蕾戰挑暗黑料理達至何種境界,最多吃不下吐出來,卻沒聽過有人當場反胃反嘔。

 說穿了,May沒有錯,雞汁沒有錯,明將沒有錯,壽司沒有錯,那麼是誰出錯?你話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