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8月 31, 2013

學童重於總統

聽到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批准「愛港之聲」支持者在林慧思老師任教的粉嶺寶血會培靈學校外示威,而示威區位置明顯是對準學校正門,靚位可以比媲紅館演唱會第一排握手位,相信開學日所有家長和學生都見到「愛幫」人士所作所為,看來花生期貨會急升,現在入市正是時機。

對此,我聯想到幾件事:

1)2011年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時,警方把示威區設置到保證領導人睇唔到聽唔到的位置,連麗港城區民着件六四tee出街都被強硬拉走,記者採訪時更是黑影處處

2)李克強到訪港大,作為校園主人的港大學生示威時,有人被警方和港大保安員無理禁錮

3)每逢有內地領導來港,長毛等人的示威區,安排位至遠到拎大聲公嗌都能滅聲的距離

so,警方常常說對待所有人都一視同仁,你信不信?反正事實都赤裸裸擺在眼前了,唔係仲信呀嘩?

最後,引用《明報》安裕先生在去年12月16日一篇題為《紅頸帝國》的周記寫道:

美國是沒有七座位保母車這種成行成巿行業,小學生上學都是坐一種泥黃色單層巴士,車身特別堅固,安全但不快捷,總是慢吞吞在慢線開着。它隨時隨地都可以停車,它一停,附近的車都得跟着停,學生一個接一個下來,看清楚都在行人路上了,黃巴士才開走。美國人有一個笑話:總統坐在他的林肯防彈大轎車裏,車隊沒有讓路給旁邊的黃色校車,總統火冒三千質問司機為什麼不停車,司機說「我們是總統車隊……」,總統馬上說,「去你的,校車上的都是未來總統」。

如何對待學生,尤其是年幼不懂事的小學生,就能看一個社群的成員素質。

在一個文明和有道德的社會來說,學童的利益永遠要放在第一位,學校重地應比政府總部更神聖,警方對學校的保護重視程度,應比國家領導道人看得更重。可惜香港的情況是逆向而行,警方駐重兵力保護領導人,令公民權利和採訪團都靠邊站,但如今又容許團體在學校正門示威,而對象必然包括小學生,此種取向情況實在令人憂慮。

自去年開始,香港頭上陰霾密佈,「愛幫」成員突然擺出一副當家作主的嘴臉,向港人張牙舞爪,張狂得以為愛國愛黨就是硬道理,還要迫港人聽信,而且招數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騎呢。

種種形勢看來,此場硬仗不易打,但為了令下一代分辨是非,硬仗還是得打下去。

星期四, 8月 29, 2013

青春,但不熱血的《狂舞派》(含劇透)

就算刻意不看任何影評,對於《狂舞派》這套港產片,只要遲了一周入場,朋友或fb或傳媒產生的力牆,還是會令人覺得,這應該一套熱血、熱血、熱血電影,不少人說看後重新振重,重新想感受到追夢的感覺。

後來終於看了,而我覺得《狂舞派》好看、值得看、應該看,但很抱歉,從故事上,一點都不感到熱血,那句宣傳句子:「為了夢想  你可以去到幾盡?」我覺得跟女主角完全無關,只有那位配角Tommy Guns能配得上這句話,因為他從現實到戲裡,為了跳街舞而選擇截去一條腿,那是難得的感動。

這應該是港產跳舞版的《那些年》,年輕就是有莽撞和衝動的專利,敢愛敢恨,愛情大過天,理想可以放一邊。

女主角阿花說自己無時無刻想跳舞,但在情節上,實在看不到她的苦練過程,難道無師自通就能身懷絕技?她說入大學是為了跳舞,荒廢學業也在所不惜,但真相是她為追求舞團的萬人迷隊長Dave而來,當知道對方心有所屬,阿花立嫉妒得連舞都可以不跳了,即時翻臉離隊。

然後阿花明明最初討厭柒良,但身邊有兵好過冇兵,結果就轉去耍太極。而柒良也圍着阿花團團轉,明知她愛跳舞,還是要留住她,看,愛情面前,理想變得多脆弱?

直到Dave甩拖,阿花立即回頭了,而且瞞着柒良與Dave親密跳舞,最後重重摔傷腳,於是再放棄跳舞機會,直到被Tommy Guns激發才重拾戰意。阿花的理想,看來很廉價。

在單一的熱血讚頌中,要說另一種看法,也許要冒一些風險,但我想說的是,我想當喜歡這部片,原因就是它不熱血,但寫真,那是活生生、血淋淋的青春。

年輕的時候,不知怎的容易作出一生一世的承諾,說一生都喜歡做某件事、愛着某個人、朝着某目標進發,但現實卻是三心兩意,拿捏不定的心情,就像狂舞派的阿花、柒良和Dave。當年紀漸長,承諾反而變得很重,顧忌太多,就動不起來。這部片喚起了年輕的感覺,迷惘、善變與衝動,還是別要讓棱角磨鈍得太早,青春的小鳥一去不回來啊!

這樣的一套青春港產片,還是值得支持的,至於那些熱血影評,我最終還是一篇都沒有看。

星期五, 8月 23, 2013

三年啦,點解仲放唔低?

8月23日,港殤未昭雪,特區旗倒掛。

今天8.23是馬尼拉人質事件三周年,facebook友人舖天蓋地留下悼念句子,大家都忘不了2010年8月23日那一場「死亡直播」,八名港人命喪慘劇,倖存者至今活在傷痛中,亦有傷者仍未痊癒。

那年那夜,電視機傳出連串槍聲,鏡頭內的主播錯愕、驚恐、眼紅......電視機前的我們,一直以為事件可以發平解決,直至被槍聲驚醒,目瞪口呆,流淚憤怒,哀痛下一夜無眠,那是數以百萬計的香港人的集體回憶。

我們曾經以為,追究慘劇責任原是理所當然的事,並且很快會得回公道。但菲律賓政府至今無道歉無賠償賠償,香港政府除了發出黑色旅遊警告,就只有提供口頭服務(pay lip service),最後要靠死傷者家屬鍥而不捨地追討,法庭信成功傳遞的機會渺茫,而今天菲律賓領事館原本承諾派員接收請願信,但最後都無原因下「放飛機」,不諦是在辱侮港人的生命尊嚴!

這幾天我一直想起上周日特首梁振英到觀塘區出席論壇時,慘劇殉職領隊謝廷駿的兄長謝志堅與友人,在現場質問梁振英如替港人何向菲政府討回公道,結果梁大說虛話,翌日就放大假。現場梁粉則起哄,向謝志堅大叫:「同菲律賓開戰囉」、「要追就追菲律賓政府,追港府做乜」,更有人說:「都三年啦,點解啲家屬仲放唔低……」冷血言論遭到網民炮轟。

我跟朋友說,慶幸香港主流意見都是支持慘劇死者家屬和倖存者追討,而那句「都三年啦,點解啲家屬仲放唔低……」其實很有中國特色,而箇中答案正好反映香港和內地的核心價值有本質上的分野。

如果在中國其他省市,有枉死者的家屬三年來不斷上訪,要求中央出面主持公道,那會得到甚麼下場呢?活生生的例子告訴我們,一是不斷被政府人員打壓,或者被強制被遣返原地監視居住;二是被公安當作瘋子關進收押所;三是被毆打重創,女的甚至被性侵;四是不斷重覆上訪、上訪、再上訪之路,然後連旁人都覺得那人是瘋子,大眾評語是:「人都死了,為甚麼不放下向前看?不如好好活在當下吧。」

那就正如08年汶川大地震,數以千計學童死於豆腐渣校舍,那大概是人類史上最大的人禍之一,死者沉冤未雪,現時國內還有更多的豆腐渣校舍未拆,再有大地震慘劇又重演。當年國家領導人信言旦旦會查明真相,但結果是真相已被列為國家機密,誰調查誰就是維穩費對付的目標,黑牢已為你留座。

至於那些死難學童家長,有人立即放下生命,領取政府撫恤金,甚至承接了災區工程,重新過活或重新生個乖寶寶,然後還監視那些「放不下」的家長。川震不過是過去了五年,孩子從來都是文明國家的最大資產,重視生命是人性的最基本道德,但國情就是要你願意也好,不願意也罷,總之一定要放下。

港人不願忘記馬尼拉人質事件,正好說明我們重視每一條生命,時間的流逝並不能令親屬放下忘記無辜喪親之痛。如果連摯親的生命都輕易被遺忘,那人性就會完全扭曲,那就如國內那些不可思議的國情那樣冷血恐怖。

現實情況告訴我們,梁振英的支持者就是叫港人放下的一群。而從曾蔭權到梁振英,過去三年對得起慘劇死傷家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