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7月 19, 2013

Searching for 100% Eason Chan



我敢說自己是第一代「神粉」,即Eason的忠心粉絲。從他加入華星開始,首張同名唱片《陳奕迅》已經迷上,至今E神仍是我的最熱播的歌手,屬於會追碟追歌聽的級數。

記得E神出道時,我經常向別人推介他的大碟,朋友的回應是:「呢隻乜嘢嚟?咁樣衰o既?」是的,那時E神的造型薯薯地又娘娘地,厚重的眼皮加上大眼袋,實在不及那些偶像派死o靚仔,但他的靚聲和對唱歌的熱情卻深深吸引着我。縱使身邊人不屑一顧,但我已義無反顧地把整張碟背到爛熟。

後來他漸漸升格做神,當年叫他「嗰隻嘢」的人都逐一成信徒。他在1999年首次紅館個唱開始,我已是座上客,而且連看兩場,因為是第一次,永遠覺得那是E神最有誠意的個唱。而往後許多年的個唱我都有棒場,他扮Alan唱《一生中最愛》,我就是在現場聽的。去年在亞洲博覽館的演唱會,只演三場,我買了尾場最貴的票,他唱得好high、跳得好high,也亂說得好high,不負「吹神」之名,讓全場人覺得他根本不想離開舞台。

來到今次《Eason's Life》個唱,全城掀起搶飛熱潮,加完又加再加繼續加,達到打破個人紀錄的25場。我雖然有辦法買到票,近日亦有朋友臨時出讓門票,但都決定不看,原因是不忍看到不完整的E神。

按往績,一直認定E神是不懂留力的歌手,他太愛觀眾了,上了台就忘我,所以估計他最多是能全力應付15場個唱。2010年開18場《DUO》演淐會,一半是爛聲死捱,縱使選歌和舞台都超讚,他亦盡力去唱,但那種狀態,實在有點不負責任。

忘我地唱投入地吹水
如果說《DUO》是首次錯失,這次的演唱會則充滿搵食的重口味。破紀錄的場數,三面台,我認為不是E神的主意,而是製作單位追求成本效率,種種計算下犧牲了歌手的特質和演唱會的質素。

看過E神演唱會粉絲應該知道,他不是追求「零瑕疵」的潔癖歌手,但聲線配合肢體表現產生的感染力卻無可匹敵。他在舞台上另一個身份是「吹神」,上次在博覽館的台上,他還沾沾自喜說有觀眾是專門進場聽他吹水,要他不說話實在太難了。是的,大家都愛聽E神胡謅,實在太可愛了,而每當音樂響起,他又神奇地立即進入另一種境界,忘我地唱歌 + 投入地吹水 = 100% Eason's Life

這趟我堅持不進場,但仍然關心他的個唱,但很遺憾地說,應驗了我預先的猜想:三面台、專注地唱、少說話、遲一點開場、趕在11時前完場,沒安歌,整個演唱會全長約兩小時。

那意味甚麼呢?我不會說Ehea唱,但很明顯地,在這樣的演唱會上,觀眾只能看到50% E神。據說他還被勒令上台不要說廢話,下台後不能亂吹水,說話都要陰聲細氣,以保持聲音狀態。到處見到的是製作單位「計到盡」的心思,而把另一半的吹神收起來,目的就是讓他唱完所有場數。

我知道有人會說,難道E神的演唱會不可以專注唱歌嗎?追求歌曲的純淨境界有罪嗎?不懂欣賞就走啦,E神唔稀罕這種歌迷。只是,請各位神粉問心,齊唱歌、速完場,是E神的真貌嗎?為甚麼是三面台?為甚麼不吹水?為甚麼只有兩小時?跟以往個唱的分別,到底是想到另一種境界,抑或另有意思?

如果那個是平常的他,那應該改名叫做「男版王菲」,而不是迷戀唱歌同時超愛吹水的E神。作為追隨他多年的歌迷,膽敢預言踏入倒數兩、三場解放期,E神最少會唱到11點幾,而ending應該會超過12點,他大概會賴在台上不肯走──終於可以盡情唱、盡情吹了!那麼說來,前段的歌迷只是成就場數紀錄的踏腳石,多麼的不公平!

精心計算不如天算
雖然製作單位精心計算,但人算不如天算,要來的總要來,到了第9場,E神病了!甫開場就向觀眾說身體不適,現場反應也不算熱烈,直到唱《夕陽無限好》時,E神忍不住咳了,然後觸動全場大合唱鼓勵,現場氣氛反而變得超正,場面極為感人。只是當晚「如常」沒有安歌,在1047分完場,翌日暫休一天。

E神變「咳神」,有人認為不專業,忠心粉絲則心痛他帶病上陣,又稱追求零瑕疵不如睇李克勤,事件觸發歌迷罵戰。

在網上翻看當晚片段,萬人大合場的場面的確感人。我想像如我在場會怎樣呢?無可置疑地是高聲唱,熱烈拍掌鼓勵,亦為他的病況而憂慮。

然而作為對歌手有要求的歌迷來說,只能夠給這種表現負評!

歌手有時難免抱病上場,但只要站到台上,在歌迷是否接受和體諒之前,最重要是過到自己那關。E神出場前已報稱不適,如果對表演有如此大影響,是否仍要開騷呢?抱病上陣是否達到個人要求?那樣的表現對得起歌迷嗎?如果對他抱病上場不收貨,是否很過份?

且看一些樂壇前輩的態度:徐小鳯於2005730日在紅館開第7場個唱,個唱825分開始,小鳳姐曾曾在台上表示喉沙不適,多次向觀眾道歉,表示自己「從來都冇咁失禮過」。唱到950分,她再次道歉,表示無法再唱下去,然後腰斬完場,稍後再辦個唱補數。主辦單位事後指小鳳姐認為表現未達自己要求,再唱下去對觀眾不公平,於是有此決定。

然後是靚聲天王張學友,20078月在紅館舉行18場個場,9月初在的最尾兩場因喉嚨不適取消,被指是「爛尾演唱會」。尾場對歌手和觀眾向來很重要,而且唱完後就會能變得很輕鬆,但學友還是忍痛取消了。

如果小鳳姐和學友堅持唱下去,相信觀眾仍會體諒,甚至激動地拍掌和應、萬人和唱鼓勵,但他們對自己要求極高,那就是絕不欺場的態度。同樣地,可以想像到,如果今天張國榮、梅艷芳和羅文還在,他們會容許以爛聲去開個唱嗎?或者看看許冠傑和譚詠麟,他們都曾經連開數十場個場,每晚都因應歌迷反應唱至深夜,阿Sam的紀錄是連續30多場唱足4個鐘,他們最少不會讓觀眾覺得是處處計算和為明天留力。

E神哭了
E神的歌陪伴我們長大(或者老去),他的個性也着實令人疼愛,「咳神」事件後的個唱,他仍會對觀眾表示抱恙,而大家就更加落力地打氣。歌手不適反而造就觀眾自high自強,可說是錯有錯着。朋友昨晚(719日)看後,說氣氛真的超超超high,當歌迷的支持源源不絕地送到台上,當起《歲月如歌》時全場起哄,而唱到《今日》時,E神終於哭了,整整三分鐘不能說話,大家替他接力唱下去。

沒安歌,少說話,依舊10時許完場,短癮。在沉醉過後,朋友說E神的哭,應該是帶有對觀眾的歉疚,因為他應該知道,可以用更好的態度和愛他的觀眾共聚。

我倒想起《碌卡》的一段歌詞:

人人負債 輕輕鬆鬆的欠下人情巨債
嘻嘻哈哈花光信用何其愉快
位位手執一副牌 靠友誼之光放大
碌卡(無內疚)要抱住 最大期望
碌卡(無自責)尷尬亦 切忌流汗
碌卡(零利率)過兩日 我就還
還完又係你個死黨 碌卡

我跟朋友說,E神這些年來累積的信用額很大,足夠讓他碌卡唱到《最後派對》(關於死亡,mv絕對好看)。大家就是那麼愛他,相信E神看得到、聽得見、深深地感受到,才會流出感動的淚。

此刻我還是超級喜歡E神,一面聽他演唱會的run-down list一面寫字,令我更加堅信這種形式的個唱不是E神想要的。當紅歌手背負很多人的生計,我不怪E神,但絕對怪責他的經理人,難道沒有為歌手的長遠發展設想嗎?為何會容許這樣的演唱會出現?緩解撲飛熱是借口,賺錢才是真道理吧?

我熱切地等待100%Eason重現。他應該有更大的自主權,可以在適合的場數內盡情高歌、盡情說話,像大頑童又像超型巨星,可塑性如此高,那才是大家熟悉的E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