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15, 2013

生命的尊嚴《尋找隱世巨聲》


終於還是進戲院看了《尋找隱世巨聲》(Searching For Sugar Man),感動。

這個故事肯定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因為在手機網絡無處不通的今天,沒可能再有這樣的一個隱世巨聲。有才能的,沒才能的,有沒有人喜歡的,只要放上facebook或YouTube,一試就知龍與鳳,e世代再也沒有受落而不揚名的傳奇。

電影在今屆奧斯卡獲得最佳紀錄片獎,拍攝背後又是另一個故事,導演Malik Bendjelloul原本在瑞典的電視台工作,離職後浪蕩天涯,偶然在南非聽到關於美國歌手在當地走紅的傳奇故事,他決定要把過程拍成電影。

話說男歌手Sixto Rodriguez於70年代曾在美國出賣過兩張唱片,在本地只賣出6張,但不知為何流入仍實施種族隔離政策的南非,意外地大受當地民眾歡迎,是年輕人對民主自由的啟蒙音樂,影響了當地整個世代的音樂人,唱片歷年來大賣數十萬張,但大家都沒見過Rodriguez,甚至傳言他在台上自焚死了。

唱片發行商和音樂記者於90年代開始追查Rodriguez下落,結果發現他仍活在美國,寂寂無名地做地盤工或拆卸工人養家。導演因資金問題,後期只能以iPhone下載一個價值1.99美元的8mm app繼續拍攝。

Rodriguez在南非成了真正巨星,遲了近40年,終於遇到本該屬於他的觀眾。但回到美國,他仍然要幹粗活賺錢,生活態度沒有絲毫改變。

電影令人動容之處,是Rodriguez面對生命起跌,仍以一貫的淡然態度面對,放下結他去勞動,仍堅持一絲不苟,把別人不願做的工程都做到最好,而且要穿上最好的衣服去開工,所以工友笑說他是穿「踢死兔」到地盤,那是他保持生命尊嚴的方法。

Rodriguez在片中已經60多歲,但仍如年輕時蓄着長髮,架着墨鏡,身材沒有走樣,衣著仍然很rock,無論玩音樂抑或幹勞動工作都要做到最好,很有型啊!

看着銀幕,聽着新鮮的老歌,不禁想起青梅竹馬的男鄰居,別人都說他聰明,但他從小到大都沉默寡言,小時候就要在家裡做幫工賺零錢,那是長期搬動貨物的勞動工作。

我們上同一間中學,初中都是同一班,免不了被別人取笑是一對,但其實我們很少說話,他很少朋友,樣子永遠在思考甚麼似的,很少笑,應該很少跟人談心事。

中學後他的家人要移民,他堅持留在香港,讀書成績其實不差,但沒有上大專,原本做一些文職工作,但突然辭工跑到地盤幹粗活,而且做得比任何人都落力。記得有人問他為甚麼做地盤工?他回答:「流汗賺錢才心安理得。」

有一段時間沒有他消息,後來聽同學說,他跳樓死了,沒有留下任何原因。那一刻呆了,但居然不怎驚訝,或許是因為他一直都有那種帶點抑鬱的氣質吧,時間對於他來說不是生命的意義,所以選擇由自己決定何時畫上休止符。

如果這位朋友懂得寫詩,懂得玩音樂,總覺會跟Rodriguez的歌有點相似。我還記得他中學時代帶點傻氣的樣子,已經永遠不會老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