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08, 2013

憶花

搬了家10個多月,至今仍然很掛念舊居,有時睡到半夢半醒,還以為回到過去熟悉的環境,醒來後,當然知道無法再回去。

離開以後,偶然要回去郵局取掛號信,借機再走昔日歸家的路,看到熟悉不過的光景,一切好像沒變,屋苑管理員都是那些人,只有我變成陌生人。

仍要走走最熟悉的斜路,那是通向歸家的路,去探望曾經帶給我驚喜和安慰的曇花。今年花期開始了,一口氣結出四個花蕾,看樣子大概四、五天後的晚上就會開花。我仍記得那年那夕首次跟曇花邂逅的情景,「曇花一現」終於由老土的形容詞變成現實中的浪漫場境,那花香成為記憶的密碼。
數算起來,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以後的夏夜,總有幾次在午夜跑步後,又有陣陣花香欄路,為我消除疲勞和慰解生活挫折,那算是人生的大確幸。我經常留意着曇花的狀態,不想錯過只有幾個小時的花期,記得有一次是八號風球時開花,我仍冒雨也要嗅嗅花香,在狂風中堅持拍照,這些那些,有點瘋狂,但又瘋得非常愉快。

如今沒機會看曇花了,總覺得花蕾裹着的,是我的心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