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29, 2013

689致演藝畢業生的一封信

致APA的畢業生:

各位,您們畢竟太年輕了,以為一點肢體語言和道具,加上大喊幾聲口號等膚淺演技,就能勝得過一代老戲骨?太天真太傻了!

正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您們上台的時間真的只有一刻鐘,但堂堂689如我,卻在台上坐足粒幾鐘,無論收到六四《黑紙》抑或有人向我舉中指,試問誰可以保持一致的笑容而毫不動搖?這就是演技!那種笑容可是從內而外再從外而內,絕對不是靠研讀的史坦尼斯拉夫斯基戲劇理論就能學會。

同學們,您們今天真幸運,可以跟特衰政府的戲劇大師面對面過招,信我,您們畢竟真的太年輕了,那種表面的精神勝利法,對我這等大師是沒用的,我姑且跟您們笑成一團又如何?哼,您們能領會真正厚顏無恥的境界嗎?

您們只不過是從演藝學院畢業,那種學院派的演技或演藝知識,永遠只適用於虛假的舞台上,無論燈亮燈滅,誰都知道是假的。而我的演技可是在生活中磨練得來,在大鱷和鵪鶉之間不斷游走,鐵柱也被磨成粉。我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個表情、每一個語調說話,甚至每一條皺紋、白髮、筆記簿、摺凳......從內到外都是演技,早就獨步天下到自我催眠的地步。

完美演技就是沒演技,見自己,見世界,見眾生,您們最多只是初階,而我早就見遍眾生,這就是境界。

終於,您們明白為何我要來演藝學院的畢業禮嗎?

不屬於您的
689

(以上內容,可能或者有機會全屬虛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