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5月 31, 2013

再遇胺多酚

胺多酚不是黛安芬,但同樣會令女士心動和為男士帶來刺激感,那是劇烈運動後產生的物質,據說如吃朱古力一樣,是令人感覺開心快樂的物質。我不吃朱古力,但愛跑步。

自從去年10月腰傷以後,被迫從跑道退下來,曾經想過,是否以後都不能再跑呢?沒法感受每一步令身體不斷加熱的踏實感覺?特別懷念在冬天時份,寒風冽凜下扮健壯堅持穿短衫短褲,在割膚的風之下要踏出第一步,那種勇氣如赴刑場,但自虐的快感又是另一種誘惑。

整個冬天,沒法自虐了,有時連步行都不能,小肚腩大概知道可以喘息,開始肆意擴張地盤,我有變得有點自暴自棄,零郊遊,零跑步,只是偶然的散步,然後從腰到大腿都發出警號,叫我不要亂來,只好屈服,完敗。

把上半生應看醫生的次數一口氣付清,很多天早上就算再累也好,還是乖乖地去看針灸,慢慢地有了點起色,最少平常走路都不會太痛,但距離健步如飛的狀態還是很遠。日子一天天過去,大半年了,除了不能彎腰外,快速行路還是可以的,而近日開始短距離地復跑了,少許痛,但還是能跑,從數百米開始,到上千米,一步一步慢慢來,終於再次賺到胺多酚。

在春夏之交的晚上,跑步也是一種小確幸,尤其是在維園的硬地足球場上跑,總想起某年某月,某個廣場的亡魂,那一年港人在激情中溜走了許多胺多酚,曾經以為民主自由觸手可及,但瞬間就離得很遠,24年了,還是會感到心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