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15, 2013

華文媒體把Iron Lady變戴卓爾師奶


一個偉人逝世後,才是評定其功過的開始。對於「鐵娘子」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來說,其政治成就的爭議肯定沒完沒了,是好是壞還會隨着英國經濟起伏而浮動;但以女性角色來說,鐵娘子對全球女性肯定是功大於過。

戴卓爾夫人逝世後,主演其傳記電影《鐵娘子》的荷里活影星梅麗史翠普(Meryl Streep)發表聲明表示:「無論我們是否願意也好,必須承認戴卓爾夫人是從政女性的先驅,對20世紀末的英國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對梅姨來說,戴卓爾夫人硬朗而堅毅不屈,是令人敬畏的榜樣,給予世界各地的女性擁抱不同夢想的理由,由盼望成為公主的幻想,變成選擇領導國家的現實,當中的開創性令人尊敬。

戴卓爾夫人從政以來,從未脫離過社會對女性的批判,直至她退了政壇後,英國保守黨資深成員斯派塞爵士(Lord Spicer)在其著作《斯派塞日記》披露,戴卓爾夫人於1995年4月向他透露:「如果時光能夠倒流,我絕不會步入政壇,因為家庭已經為的我從政之路,付出了過高的代價。」

上述那句話如同為女性從政而懺悔,配合戴卓爾夫人與子女關係疏離,加上晚年喪夫獨活的境況,結果就是落得「晚年淒涼孤獨死」的評論,讓當初抨擊女性不應入政壇之士,痛痛快快地吐出一口污氣。

而華文媒體對戴卓爾夫人逝世的報道,除了回顧他在英國本土的爭議,當然不會忘記她在香港前途談判的角色,她簽署《中英聯合聲明》的照片,在中方看來是識時務,但不少港人視為出賣香港。然而來到今天,香港民主已是「港人港事」,與其埋怨過去歷史轉捩點,不如努力爭取真普選。

無論中、港、台、星、馬,華文傳媒對「戴太」的逝世,另一重點是花掉頗大篇幅去描述其死前的「孤獨慘況」,指她喪夫後龍鳳胎子女不肯陪伴在其身邊,本月8日中風病逝時,她身處倫敦五星級麗池酒店,身邊只有醫生和看護,子女也不打算即時回英處理母親後事。

不少華文傳媒都寫道:「鐵娘子的好友們對這倆不孝子女頗有微言,不滿他們平時鮮有回英國探望母親,即使是聖誕節,鐵娘子也只是跟姨甥女一起過。」

孝,是一個非常富有中國特色的詞語,根據《中國文化的深層結構》作者孫隆基所言,「中國有兩個最高的價值準則,一個叫作忠,一個叫作孝,忠是個政治性的概念。忠就意味著,在中國這個政治親屬等級裏面,作為你的最高長輩的君主,每個人要有一種自願的服從和追隨,這叫忠。
什麼叫孝呢?大家知道,孝又叫肖,即效仿。子女追隨服從父母,就叫孝。由此可見,這兩個概念實質上是同義的。它們都來自中國古代的親族文化。我們把社會親族和個人親族中的每一個子女,對他的長輩履行義務和責任的情況,看作判斷一個人價值的標准。忠孝的觀念,在今天仍然存在。」

說別人「不孝」,在中國人來說是非常嚴重的指控,但在推崇獨立思考的西方社會來說,卻十分「小農社會」,以這種觀念套用到戴卓爾夫人與子女的關係,無疑是把硬繃繃的鐵娘子,重塑成為婆婆媽媽的「戴卓爾師奶」。

在華人眼光看來,英國首位女首相無疑是吒咤風雲的大人物,如果他是中國領導人,巨大光環足以潤澤到家人親友得到無盡好處,子女入讀名校,畢業後立即能在大公司居要職,或者憑籍鐵娘子的政壇影響力,得到許多商業及各種利益,削弱工會的同時,更大可以接收大量外判工作,把國民利益左手交右手,那是許多華人政客的成功方程式。

然而回顧戴卓爾夫人的一生,誰都可以說她的政策有爭議,但誰都不能說她是基於私利作決定。通過民主選舉的領導人,一切都在人民監察的放大鏡下行事,於是兒子不濟,女兒平庸,都是眾所周知的事,子女並沒有從母親處得到甚麼巨大利益,反而因為母親的職位受到「連累」,難怪女兒卡蘿爾曾對媽媽抱怨:「你曾是一位了不起的首相,但你也是一個極糟的媽媽!」

中國人的孝,就是要子女聽父母的話,從這個角度看來,戴卓爾夫人絕對稱得上「不孝女」。她是雜貨店的女兒,亦是家族中首位上牛津的成員,在她風華正茂的正代,女性從政就是離經判道,她又何嘗想過回家繼續父業,或者待在父母身邊侍候表孝心呢?

英美國家崇尚獨立,整天黏在父母身旁,或者對父母指令唯命是從者,只會被看成懦弱或無用,戴卓爾夫人的子女自有他們的人生,到底是有空都不想趕回國,抑或有更重要的決定行不開,或者根本完全不想處理母親後事,都有他們的理由,在英國標準看來,絕不是檢定個人人格的標準。

戴卓爾的一生,看過軍人在戰場上英年早逝,見過罷工工人絕食至死,也曾經在爆炸事件中與死神擦身而過,她早知道死亡是怎樣的一回事,這樣的鐵娘子,慶幸有丈夫丹尼斯陪伴半生,還會說子女不孝嗎?

總括而言,西方國家的破格,往往來自下一代的「不孝」。就算歷史從頭再來,戴卓爾夫人肯定不是甘於躲於廚房造飯的師奶,The lady's not for turning,那條路注定通向孤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