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27, 2013

邊個係一垞屎?

從前,麥嘜作者麥家碧和謝立人,曾經把西方的snowman變成港產的屎撈人,我不敢確定是不是故意寸香港人有「倒瀉屎都睇一餐」的心態,我只知做人如果幾日冇屎痾,或者痾得太多屎,應該都幾大件事。

事實證明,屎撈人畫得再可愛,周邊商品也明明不帶半點異味,但讀者出現愛恨分明的傾向,而以麥氏作品來說,受歡迎程度的確較其他作品遜色。

吐痰事少,痾屎事大,屎明明與人息息相關,但偏偏能痾不能看,沖一沖馬桶,不容許一片殘渣(和味道),所以西九出現一坨吹氣巨屎,才能惹起那麼大的反響,聽得最多的是:「咁都算係藝術?」

藝術可以是具爭議的當初杜象把屎壺放進博物館,相信爭議性不會比今天的底,經過時間充刷後已變成經典。而藝術品更加可以反映一個時代的精神面貌。

今時今日的香港,不是常出現有人通街痾屎的景象嗎?再核突的事多見了就是尋常,反正不能封關,香港變成強國樂園,受人錢財就得融入民情,在各處地方出奇不意地出現一坨屎,看來日漸普遍,巨屎不過是幫我們早日適應,真是用心良苦。

另一方面,誰說藝術一定要「美」,野獸派、立體派、抽象派的作品最初出現時都大受批評,今天賣到天價的Andy Warhol絲印作品,也曾被批評「冇乜藝術成份」,但最終還是留下來。如果把人人都能看懂的美作為藝術標準,那就如原教旨主義一樣,危除其他類型的美。畢竟在自由的世界,你有權認為Andy Warhol的作品是垃圾,不看不賣就是,但不可以阻止他傳世,而且還有很多喜歡。

說真的,我倒欣賞主辦單位夠擔把六件外型不能令港人「wow」一聲讚好的作品展出來,港人的藝術眼光還不夠保守嗎?其實說到底,另一邊廂的黃色巨鴨,早就變成賣萌的商業產品,人人都讚「好得意、好靚呀」,會出手機、相機爭相拍照,一刻歡愉過後,會有後續嗎?
反而西九的吹氣展,讓人想起低俗從來都是香港的核心文化之後,香港人俗得起,玩屎尿屁從來都是看家本領,怕甚麼?我相信網民改圖會陸續流出,屆時大家一定會明白呢pat屎有多好玩。你看,昨天爆了變成爛屎,大家不是很開心嗎?

如果要說屎核突,核突得過一眾政府官員個樣?對我來說,梁振英個屎樣才是有損市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