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月 15, 2013

賤爸爸


世上有些男人,誰人遇到他就很不幸,絕對稱得上賤男中的賤男。很遺憾地,我不小心知道有一個這樣的人。

朋友的爸爸從小到大都靠一點小聰明蒙渾過關,好吃懶做專走精面,但初中開始就逢賭必參與,中一未完成就被趕出校,十多歲就順利成章「奉旨成婚」,但成家後始終未定性,一時做酒樓,一時做裝修,總之沒有一份工作做得長久。

夫婦都年輕,未定性自然吵過不停,幾年後離婚收場。朋友懂性以來,一時在祖母家住,一時跟媽媽住,然後曾經學壞離家,但長大後總算生性,有一份安穩工作。

賤爸爸來從來都是一事無成,永遠成身賭債,家人代還了不知多少次,追債信至今仍是年中無休,兄弟都死心了,斷絕來往視為陌路人,只有祖母仍不斷被他壓詐,典型的不孝子。

認識賤爸爸的人,只要稍後多談兩句,就免不了被借錢,他向判頭借糧後玩失縱亦是平常事,已不知有多少受害人了。這種人最懂作樂,經常到深圳尋歡,幾年後就跟內地女子結了婚,將對方申請來港,賭得連家用都欠奉,當然又係家無寧日,生了兩個孩子後,又離婚。

據說賤爸爸踏入中年後再獻新猷,除了嫖賭飲之外,總於要集齊「吹」字,沾染啪丸惡習,被拘捕送入戒毒所,認真威威。

朋友對賤爸爸仍帶點親情,死慳死抵買了樓,打算叫爸爸代為裝修廁所,到銀行貸款支付了一筆費用,賤爸爸推說香港用料唔夠多,兩人一起到深圳睇貨辦。

怎料出發時賤爸爸不出分文,叫我的朋友兌換了500蚊人仔,說用來買貨。怎料看貨期間,賤爸爸突然說有事,一去無回頭,連500蚊人仔都拿掉。

至於個廁所,拖拉了兩年完全未開工,朋友依然等緊賤爸爸同佢整,我聽到之後,只叫他死心,搵街外師父整算數。因為呢個世界上有一個詞語,叫做「止蝕」,破財擋災,買完教瞓之後,千祈咪再對賤爸爸有任何希望,係咪咁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