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20, 2012

謊言踢爆o左 大話英就唔存在


梁振英早前以14 頁文件交代僭建問題,自爆山頂大宅暗藏「消失的密室」,由於他在6 月時曾經否認家有密室,現時等於以謊話隱瞞僭建真相。當梁振英被記者追問是否說謊時,他一臉誠懇、眼神堅定地對著鏡頭說:「我當時是沒有隱瞞的。我當時的認知就是僭建處理了,僭建就不再存在。」

梁振英的辯解未能服眾,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直說:「你(梁振英)呢,難聽o的(講)就係呃o左行政長官做。」此說法傳訟一時,自此以後,不少泛民議員都說梁振英是「行騙者官」,或者「689 先生」。

呃,就是騙,梁振英在說謊嗎?若不是,這個話題就得終止。但既然「大話精、梁振英」幾乎變成21 世紀香港童謠,證明這個話題深具討論價值。然而,若梁振英確信自己所說的都是事實,那還能說他撒謊嗎?

英格蘭大學哲學教授史密斯(David Livingstone Smith)的著作《我是人,所以我說謊》,首頁就開宗名義點出:「說謊,其實沒有好壞之分,它只是一種超越法律和道德的求生本能。」

自欺欺人乃人性

書的簡介是這樣:欺騙、說謊和虛假,是人類重要的文化傳統……自從夏娃對上帝說:「蛇欺騙了我,所以我吃了禁果。」之後,我們就開始談論欺騙、書寫欺騙,甚至將欺騙做成歌謠傳唱。……欺騙,是人類所有關係的重要層面,甚至包括最核心的關係:你和你自己的關係。……本書大膽宣稱,人類驚人的欺騙技巧乃至於自欺本領,就藏匿在人性之中。

人類除了會苦心組織謊言,還會在潛意識裏不自覺地做出欺騙行為,然後發揮自欺本領,自詡為誠實一族。

情景似曾相識?是的,那就如梁振英潛意識以為自己沒有僭建,潛意識以為額外構築物是上一手留低,潛意識以為自己非物業的第一手業主,雖然最終與事實不符,但結論是「記錯」,所以沒有誠信問題,因為已經盡最大努力交代真相,開誠布公嘛。

梁振英的想法和市民有點距離,泛民議員要求他「交代事實真相之全部」,但「梁粉」力挺梁振英所說的句句是真話,而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出席大學講座時,苦口婆心把違法的僭建物賦予新定義為「未經批准的建築物」,認為梁振英對僭建問題已講得很清楚,對著大學生說:「如果我叫你o地在座每一人,返屋企搵個專家去睇睇你屋企,可能你o地發覺原來你o地自己都有僭建。」

假如羅范把說話改為:「如果我叫你o地在座每一人,返屋企撫心自問,你o地肯定會發現原來你o地每個人都講過大話。」她的「訓示」必定有更強說服力,因為誰沒有說過謊呢?如果沒有說過謊才能懲罰說謊者,那肯定無人有權懲罰他人,庶民犯法、天子無罪的邏輯真是太無敵了!

可惜羅范不能那樣說,因為前題是要點出梁振英在說謊,但既然梁從頭到尾都不認是講大話,只能指摘踢爆大話的人有問題,那才是王道。

撒謊求生術

別以為梁振英或梁粉沒有道理,這書的作者史密斯直言:「太誠實是反社會的行為。」從《小紅帽》到《李爾王》,關於欺騙的故事成為經典,家長教導孩子做人要誠實,但真實社會卻認可謊言,不懂得這些技巧的小孩付出慘痛的代價,他們受到責備、處罰,甚至被排擠。真話不利社會發展,生物的演進過程中,「誠實」會不利繁衍,就連癌細胞都曉得偽裝成好細胞附生在循環系統上,才能欺騙免疫系統而得以壯大,觀乎大自然的生物,偽裝或變色的例子比比皆是,可見謊言是求生術之一。

別以為能騙得過別人就很高招,其實自欺才是最常發生的事,書中指出「只有先讓自己看不清真相,我們才能完全的騙過別人」,而精神治療師的臨數據說明,精神病患者的自我評價較「正常人」更接近事實,自大或自卑的程度相對微細,原來不懂自欺的老實人已經算是瘋子。

作者引用心理學家所言,「正常人」的想法都帶有浮誇的傾向,成功時歸功於己,失敗時推卸他人。一項針對美國高中學生的大規模調查發現,70%人認為他們的領導能力高於平均值,只有2%的人認為自己的領導能力低於平均值;100 萬名受訪學生認為他們和別人相處的能力高於平均值,60%受訪者把自己放在最前一成的位置,放前的人當中25%自認為名列最高的1%。我們不能單純地用少年輕狂來解讀調查結果,因為另一項針對大學教授的調查結果顯示,高達93%教授相信自己的工作能力高於平均值。

誠實憂鬱症

而費城天普大學兩位心理學家曾經做過實驗,參加者分為憂鬱症患者和非憂鬱症患者,讓兩類人參與遊戲。結果發現,非患者在成功時會高估自己功勞,失敗時則低估自己遊戲中的角色;而患者則無論成敗,對自我評估都較能符合實際狀況,而結論就是:缺乏自欺是憂鬱症患者的症狀之一。

梁振英就任後把香港弄成爛攤子,正好把失敗處都推諉於前朝,而稍見成效、後果未明的政策就歸功於自己,大力吹噓一番,應驗了書裏所說的「正常人」表現。史密斯教授指「自欺」的廣泛定義為「具有對自我意識隱藏資訊之功能的心理過程或行為」。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梁振英是被自己的潛意識所欺騙,內心的核心價值欺騙了外在的說話能力,大腦深層思考區把資訊隱藏了,他才會說「僭建處理就不再存在」。梁振英自欺功力高人一等,他應該是超乎常人的「正常人」,梁粉們大可以說,梁振英的自欺謊言不過是為了拯救香港,誰要是不諒解,誰硬是要踢爆,那個人才是瘋子。在沒有人願意認瘋的情況下,他得到的支持度應該會更高吧。

納粹德國有一句名言:「謊言說上一千遍,就會變成真理。」梁振英以為把「開誠布公」說上一千遍,假得夠徹底就會成真,與建制派連日來進行大合奏,透過大氣電波與印刷媒體不斷重複、重複、又重複、再重複、繼續重複說「開誠布公」,說謊的人毋須吞一千根針,反而得到一千斤金,落選的民建聯成員劉江華都傳要當副局長了,證明謊言救港有運行,誰還願意說真話?

然而,當社會只剩下謊言,會變成怎樣?因為人類基因有說謊的DNA,那就可以肆意騙人嗎?從自欺到欺人真的無罪嗎?為何仍有那麼多人堅持要追究梁振英講大話呢?

人類社會的確充滿自欺與謊言,從臉上化妝整容戴假髮,到向穿得難看的朋友說:「你今日好靚呀。」以至寶藥黨祈福黨等專業騙徒,全都涉及不誠實行為和手段,但絕不能同意書中作者所說「說謊不分好壞」,謊言是有等級的,法律和道德早就設下界線,要懲處那些帶傷害、謀私利的謊言,因為那是一些罪惡之源,若容許謊言無度,社會秩序就會蕩然無存。

當一大班保皇黨簇擁著裸體梁振英,讚美他的新衣是「開誠布公」、足夠遮醜,市民看到的是僭建謊話在吊吊揈。當醒覺的孩子愈多,謊言就愈站不住腳,市民都在期待「謊言踢爆,大話英就唔存在」,在這一天來臨之前,只好響應李柱銘先生,拒絕稱呼梁振英做「特首」,因為他不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