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1月 24, 2012

期待中國模式的《文字慾》

衷心建議應該開拍一套符合中國國情的《文字慾》,肯定會比這部《The Words》精彩得多。

當一位立志當作家的人,作品無人欣賞,卻意外發現一份精彩絕倫的手稿,你猜會怎樣?無論有意或無意,《The Words》的主角把這份手稿變成自己的小說拿去出版,一紙風行,然後原作者現身,但不求取回名利,然後呢?

一直有一種說法,喜歡文字的人,有說或多或少有一股風骨,真的嗎?咪玩啦,古今中外,世上大把懂文字的文棍,文壇妓女、打手一大籮,古代為文就是想中狀元,一將功成萬骨枯,文人也是如此。

也算是識字的毛澤東,文章充滿壓迫力,但歪理連篇,文壇上也算不是甚麼精品,但強國文人誰不懂毛語錄的一言片語?把其講話當唐詩背誦的亦大有人在,但連大作家莫言都要抄寫其延安講話,有誰敢說為的是想沾幾點文氣?

文人亦是常人,執到天掉在地的寶,卻發現是窮盡自己一生之力也難及的文字,其懊惱、嫉妒、感慨、痛心......一是毀滅她,一是佔有它,戲中的角色把小說佔有了,隨之而來是良心的譴責,佳作建構了他的一生,也毀了他的一生。

換了是中國模式可好看了,活脫脫是一部新版的《假如我是真的》,如果是有權有勢的高幹子弟,要做掛名作家實在容易,請幾位打手輪流打手槍,總有幾篇正中紅心,打得高潮泆起,要拿幾個獎實在容易。那些窮得太久的狂徒,殺人放火都有大條道理開脫,大學教授校長照抄論面也面不紅氣不喘,還膽敢隨時對天發誓是原創,那些劇本,外國絕對寫不出來。

不如加插一段改寫周星馳《審死官》的類似情節:

你說小說是你寫的?證據呢?不要來白撞,順勢控告你損害名譽,不過本人大人有大量,既往不咎,唔使多謝啦,你走啦!

趁莫言得獎鬧哄哄的當兒,有心人不妨把故事改篇一下,但小心文字慾變成文字獄,因為在強國,甚麼都會發生,那又是另一個劇本。

《寒戰》,好看!


如果電影只分好看與不好看,而影評只有主觀、主觀和主觀,那麼我會說,《寒戰》很好看!

我知道坊間很多專業人士,從前保安局局長到走在最前線的警員和記者,都在批評那些不合理啦,哪裏不現實啦......甚麼甚麼的,請記着這是電影,可不是現實,如果100%寫實的話,99.999%荷里活電影都可以收檔,返歸把啦。如果只有內部人才能指出的犯駁處,一般人看不穿,其實問題不是太大。例如隨便問個普通市民,絕不會知道警察公共關係科(楊采妮所屬部門)不會安排保安局(劉德華是保安局長)的記招,又或者廉署請人飲咖啡時,正確程序又是怎樣怎樣,普通人看不穿,就當過關了。

這部片的梁家輝演得最好,但因為他一向都很好,許多影評總會說,梁家輝是好,然後把光環一舉送給旁邊的演員,但好不是必然的,我還是要為他喝采。

至於郭富城,若說這部電影是過去十年最好看的電影,不如說是郭富城從影以來,做得最好的一部片,開始有些較內歛的內心戲,第一次覺得,會想看這位演員未來發展。或許說,時間總是偏坦男人的,男人四十歲以後,還可以很有味道,女士呢?連楊采妮都要扮俏,卻無法去演真實年齡的角色,真是有點悲哀。

不知怎的,到中場就想起《鐵金剛007智破天凶城》的M16那位白頭婆,老得多麼優雅、多麼剛烈、多麼有型。

不想透劇,這部片還是進場看的好,畢竟港產片都低殘了那麼久,給幾十元加個鼓勵,讓久違了的大營幕感到一下,震撼一下,然後想想,香港真的那麼安全嗎?法治精神這個核心價值,是否在回歸後被逐步蠶蝕?市民知情權大,還是警權大?

美國在911恐襲後,在國家安全之下做了很多肆意打壓人權的事,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到最後會發覺,最大的敵人就是國家,恐懼,往往是自作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