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月 27, 2012

《香橙成熟時》:你快樂嗎?

單憑「《無痛失戀》監製又一驚喜力作」這句宣傳語,就足夠讓我義無反顧走進戲院看《香橙成熟時》,結果帶來相當驚喜。

故事發生在美國的小鎮,兩個左鄰右里家庭,A宅的女兒美麗不羈,敢愛敢恨早早離家,失蹤五年後重返小鎮,兩家的父母想親上加親,想撮合女孩跟B宅的兒子成一對。但感情就是沒法控制,結果女孩愛上看著她長大的uncle B,老牛吃嫰草,在兩個家庭投下核彈。

道德、家庭、愛情、親情亂作一團,一邊看一邊想起楊千嬅說過,兩個人之間要是沒有縫隙,別人想插也插不入。是的,當羅霖和劉坤銘人前表現恩愛,人後早就無語,結果是離婚分場。電影中的兩對老夫婦,表面也是恩愛如昔,Uncle B跟太太結婚28年,愛情隨時間流逝得一點不剩,如果女孩不出現,大概會默默地渡過這一,但早就和丈夫分房睡了,夫婦間的作用,就是適時在人前演一場戲,劇目叫做幸福家庭。

但是,你快樂嗎?如果世界沒有任何規限,沒有任何包袱,你會走過來吻我嗎?假如你說不會,那我們就算了;但假如你抱著我會更開心,為甚麼不可以呢?

換個角度說,你跟相伴半生的那個她永遠在一起,而我從沒出現過,這樣她仁仁會快樂嗎?這樣下去只是單純地燃燒時間,讓生命消消地走到盡頭嗎?

曾幾何時,當他們還未變成auntie和uncle的時候,明明有過年輕的激情浪漫,何時變成嚕嚕唆唆,相處無言?是誰令誰變成討人厭的糟老頭?

核彈投出後就沒法回頭,自以為是受害人的auntie B也知道跟丈夫不能再起了,但感情上誰先撇下誰才是key question,也許她心底裏早就倦了,不能回頭不如向前走,說不定能找回久違了的笑容。現實中許多人寧願留在死胡同裏,背負着種種枷鎖,還自以為是負責任的表現。

開心不是一切,動地驚天愛戀過之後,還是要面對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問題,只有愛還是不夠,惱人的問題不斷出現,無論是王子和公主老夫少妻抑或老妻少夫的組合、老夫少妻抑或老妻少夫的組合,總是要面對不同問題,我們如何走下去?

不敢說誰對誰錯,只記得跟一位朋友討論過一個問題:假如有得選擇,一是像清教徒般,衣食住行都要非常克制去多活十年,二是自由任性地活痛快一年,你會怎樣選?

他沒考慮過就選一,而我毫不猶豫選二。that's all.

星期四, 10月 18, 2012

指甲

今天我的手指又反甲了,天生指甲很軟,只要長到超過一毫米,大約是兩星期多一點吧,就會開始出現反甲危機,好運的話扳回來,然後匆匆全剪掉。交上噩運的日子,反了再撕開,或者甲內滲血,那種逃不掉的刺痛,令人心寒,所以只密密地剪掉。 剪甲時,超軟的甲質不會發出很大的聲響,但天生對刺耳的啪啪聲響很敏感,所以很怕聽到剪指甲的聲音,連自己的都怕,最好是洗澡後變軟了才剪。 幸好我從不羨慕別人的長指甲,不塗甲油,但對於淨色的還能接受,至於興起了很多年的美甲,只覺得好恐怖。 記得有人說過,喜歡我的手指長長的,指甲剪甲,感覺很乾淨。 心裏想,其實就像一個小學生吧,如果永遠能做小孩子,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