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28, 2012

搬屋札記4-- 陌生

床離開了舊居,等於起了錨離航,無法回頭了。

把要搬的物品都搬走了,床、櫃子、大量雜物……必須承認我很有潛質做垃圾屋的主人,明明是獨居,但雜物的份量多得嚇人,假以時日,可能堆積到屋頂,只餘容得下一人的狹窄通道,然後某又不少心栽倒,物件倒下……三數天之後,異味傳出,新聞報道出有獨居老人死於屋內。

搬屋是一件很神奇的事,當大門關上後,原本是每天都走過的走廊,剎那間就變得陌生;原本不太打招呼、幾乎沒交談過的鄰居,卻突然覺得很不捨;原本窗外很尋常的風景,甚至談不常美,那一刻很想盡力留住,然而都變成與己無關了,那種被拒諸門外的感覺,很哀傷。

搬屋翌日,回去交收鎖匙,把最後的垃圾丟棄,那居的婆婆見我走出來,竟然開腔問:「住得好好哋,你為甚麼要搬啊?」眼眶有點熱,強擠笑容跟她說:「因為有人快搬回來啦,婆婆您保重呀。」真的要好好保重,代我看顧餘下的風景。

就算多懷念昔日的風景,但人還是要往前走,從石硤尾搬到天后,知道的朋友都說「升呢」,但事實是有苦自已知,屋子是租來的,在地產霸權下租金大幅飆升,四周的商舖物價都貴了,可能住短時間後又要再搬,許多不明確定因素,令人無法安心下來。

在新屋已滿月了,晚上歸家時還是想起昔日的路,有時半夢半醒時,會以為身處舊居的床上,床舖還是舊有的,味道也一樣,但環境已改變。

那天回去投票,特意繞進老屋邨的大廈窄巷,昏昏暗暗的,適逢仍是農曆七月,路邊擺有些祭品,總覺得在巷子裡仍有眷戀塵世的人在飄蕩,他朝君體也相同,一點都不害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