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月 20, 2012

搬屋札記2—記掛那條漸鬆的橡筋

有甚麼東西是你完全熟悉了、具細無遺地掌握好就是別離的時候?

答案是鞋子、襪和內衣褲。

從來對衣服都不講究,最喜歡的裝束是闊闊的tee、短褲加波鞋,不記得多久沒穿過皮鞋了,那種焗促的感覺想起來也渾身不自在,所以對於能穿高跟鞋的女士,永遠是心存敬表。

對鞋子還是有點講究的,不論平貴,最重要是走路時要很舒適,有時只是差那麼的一點點,覺得不妥多貴都要放棄棄,還好是姐姐的腳掌比我小一點點,她總是開開心心地接收了,不會浪費。當鞋子着得最順意時,鞋底就磨蝕了,膠邊脫落了,內朧也破裂掉,外表怎樣洗都是髒,經過千步萬步的磨練,最合腳形,也是最接近自然死亡。總覺得能把一對鞋子完美地穿破,是一件妙絕的藝術品。

襪子也是愈舊舊舒適,最初會嫌腳腕的橡筋束得太緊,然後慢慢像度身訂造,最後出其不意地放鬆開,弄得走在路上都要停下來拉襪筒,然後在哪個趾頭破了個洞,腳踭位也磨蝕了,最後的利用價值是帶去旅行時穿最後一趟,就讓它在外國找個好歸宿。

然後是內衣褲,想起漫畫《瑩之光》,對於乾物女或宅女來說,內衣褲可分為戰鬥型和鬆懈型,我比較幸福,只有後者就ok了。慣了一個人住,晾衣時不怕別人看到,穿舊了反而最舒適,那可是經過年月才能度身訂造啊!

可惜,美好的時光都逝去了,在地產霸權下,未來一段日子要找室友分租房子,鞋子還可以破舊,但破襪子和舊內衣褲……是的,我臉皮薄,只好一一收起。

若午夜夢迴覺得內褲有點緊,一定會開始懷念那根有點鬆的橡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