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8月 15, 2012

搬屋札記1--最後的曇花

沿着熟悉的大斜路歸家,微弱的燈光下又傳來熟悉的淡淡香氣,只是這種味道很快就要變陌生,因為我要遷出居住了10年的家。

人生有幾多個10年?從青春剛逝的年紀,到步入熟得要爛掉的歲月,生活少了霎時衝動,多了許多顧慮,悲悲喜喜,都在那小小的斗室發生,一書一紙,一筆一線,還就早消散了的笑聲與淚水,這些那些,都曾在生命之河停留過,「沉溺需要深,需要一種氣氛,記憶需要真實動人的質感」,那只是歌詞吧?在收拾行裝期間,才發現許多曾經視為重要的東西,如今都捨得孤注一擲地放手,埋在抽屜最深處的,原來是遺忘。

遺忘了很喜歡畫畫,遺忘了沒有回覆的那封信,遺忘了當天的恨和愛,棱角磨平以後,更快樂嗎?還是生活該是如此平淡?

人的記憶是有選擇性的,對於記性不好的人來說,只要不斷回想某些片段,才能變成長久的記憶,我至今仍忘不了首次邂逅曇花香的情境──2008年6月29日,盛夏已來到,那是炙熱的無風夏夜,晚飯後跟朋友走過斜路, 冷不提防香氣竄進鼻子,四周張望,發現那朵傳說中的曇花。

我們都沒見過真實的曇花,趕緊拉下花柄,貪婪地猛吸了幾口香氣,從此就烙在腦中。然後我們回家取相影,像發現寶藏的野孩子,在別人的花糟旁肆意拍攝,很開心的晚上。

曇花只在晚上盛放數小時,能遇上就是緣份,但這份緣特別短暫,還沒沉溺得夠深就要散,那種香氣卻滲入了骨髓。

往後的日子,每年的夏季都特別留意那個花糟,一年總能見證幾次花開,幾乎每次都有拍照,最多的一次是同時開了四朵,那回香氣特別濃烈,但只有我在欣賞。

一直很珍惜這間部屋,一直慶幸能看到曇花,遷出倒數十天,我又見到如鬼爪般的白色花瓣在漆黑中綻放,我把鼻子埋在花蕊中,吸入花粉,呼出思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