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7月 02, 2012

今年煙花特別悲

幾乎忘了,我曾經是一位煙花迷,是那種會在大年初二,硬找朋友陪我去海傍看煙那種人。

但已忘了多少年沒有那種興緻了,是人長大了?工作太忙?煙花沒趣?還是口味轉變?真的忘了,忘記也是成長必經的過程吧。

今年七一,首次選擇一個人走上街,因為不想配合別人的步伐,也不想別人配合我的步伐,自己走走逛逛,慢慢就會習慣,甚至很容易就找到樂趣。大概是善忘症又發作了吧,不是一直(扮?)很瀟灑地想,自己一個人在爽,總比要顧及別人的不爽來得更痛快,也會更快樂嗎?謝謝今年的遊行,讓我有點記起來了。

沒料到會困在人群中那麼久,連○四年那次也是行得蠻輕鬆的,這熱得幾乎要中暑,有一刻真的以為會暈倒,還好是找到暗位竭竭,還能挺下去。

從日間走到入黑,有點風,開始舒服點了,走到哪裏想停就停,餓了就吃碗牛肉麵再走,到了八時許,天空爆出巨響,隨之而來是一片璀璨,那是我從來不去看的回歸煙花show。首次跟那麼多志同道合的一起看,大家眾志成城,向半空的煙花喝倒采,很夢幻也很悲涼。煙火原本應該贏得讚賞,誰令它褪色?彼岸的人們大概如常的歡呼,這邊的人汗還沒有乾,這個小城還有各自表述的自由,那是最可貴的。

我停下來,把整場煙花匯演看完,想哭,也看到有人默默流淚,那是從未有過的感覺,誰讓一場盛宴變成那麼悲壯,誰不讓人民自由開心?維穩的背後是因為不穩,沒收別人的自由換來的極權,就是不公義,所以人們才要走上街。那年那月,才能重拾期待的心情去看回歸煙花?不樂觀,七月的中環,像吹來陣陣冷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