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3月 13, 2012

唐太的幸福時光

在紛擾的政局亂勢中,唐太郭妤淺應該是現時香港政壇上最幸福的女人,甚至是這場小圈子選舉鬧劇中最後(也許是唯一)的勝利者。而本文所謂幸福與勝敗,是從一個小女人心態出發,今天的唐太,其實是許多怨婦和港女的楷模,也是最終希望的投射對象。

唐太能等到幸福時光,在於她有能耐守候最愛的那個他,無論別人說英年哥是浪子抑或賤男,但她仍願意等待他回頭,仍願意崇拜,那種愛,絕對100% pure。讓我們根據已曝光的點滴,重組這段可泣多於可歌的愛情故事吧。

Part one : 《飛女正傳》

大概半世紀前,9 歲大的矇豬眼小女孩郭妤淺,在家族聚會中跟12 歲的唐英年邂逅,仍未發育已情根暗種,一直極崇拜英年哥。但年少放浪的唐公子,據說原本只待郭家小姐如妹妹,後來在雙方家族極力撮合,19 歲的郭妤淺終於跟心上人拍拖、29 歲結婚,這對經歷了「三條九」而結合的夫婦,但願情緣能長長久久,後來還誕下四名子女。

從1984 年至今,唐太視一紙婚書是終身承諾,「for better or worse,最好和最壞,我們一齊去度過……永遠都不會放棄這段婚姻,只要知道他忠心愛我就足夠了」。這種心聲,說穿了許多女人的心底話,只是有大多人忍不到最後,更多港太或名女人,選擇和老公各有各玩,夫妻之實蕩然無存。

別人笑她愛上浪子∕賤男太傻,她淡然回應:「我很甘心今世做唐太。」是的,就算再多外遇,唐生始終是一個會回家的人;就算有美女跟唐生在辦公室沙發上享受amazing moment,但世上唐太只有一位,只要不離婚,永遠都是守住那位置。

「合法妻子」這個身分對某些女人來說,等同戰場上最高榮譽的勳章,可說比生命更重要。以往許多太太,等不到、忍不了,寧可抱「妻子」這個名分死掉, 「最少我到死都是他的太太,你o地冇人可以搶到我個位」,很淒厲壯烈,這種事不時在新聞版上演。

楊千嬅的歌,說出了烈女的愛情:

我已不顧安危 / 誓死都一齊 / 愛得起你為何還忌諱
難自愛都懂得怎相愛 / 找得到一個人共我分享這身世還 / 未算失禮


當許多評論都說唐太是愚愛,落筆者有否經歷過不顧一切的愛情?他們不明白愈轟烈、愈不理性、愈被世俗反對的愛,身處其中的人幸福感卻愈強烈。當與全世界為敵之時,世界就如只剩他跟她,「下半生不要只要下秒鐘 / 再不敢吻你你便再失蹤」。外表柔弱的唐太,她骨子裏其實是烈女,不但可以為丈夫僭建地下唐宮,更就膽敢與全世界為敵。誰說唐英年是賤男都好,她還是有資格說英年哥是好爸爸,好丈夫。

到了此時此刻,守候了大半身的男人,終於完全屬於她。

Part Two : 《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唐太被指酷似商台DJ 阮小儀,歇後語其實是「靚極有限」,反觀唐生「被曝光」的疑似外遇對象,身材外貌皆不俗,年輕時應該是受盡男人追求的沈佳宜吧?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沈佳宜,不單是男孩,平庸的女孩都看到,而且視之為「超討厭」的眼中刺。

說穿了,平凡的女生對班中最漂亮的女孩免不了會妒嫉,心裏經常怨恨:為什麼班上的男孩都為她團團轉?為什麼樣貌稍遜就要做配角?為什麼沒有人留意我的內在美?英俊的柯景騰啊,請看看我,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愛我好嗎?

輕狂歲月裏,外表不像柯景騰的唐英年和膚淺的男人一樣,四出追求不同版本的沈佳宜,有內在美的郭妤淺,就算不怨恨沈佳宜,也只能乾渴望。

電影中的沈佳宜沒有跟柯景騰走在一起,還對他說: 「人生很多事本來就是徒勞無功的呀!」郭妤淺默默為丈夫所做的一切,無論是死忍他出軌,抑或僭建唐宮想給他安樂窩,暴風烈雨中,她並不是徒勞無功,現在唐英年能公開拖住的女人就只有她,往後想再搞外遇也很難了。這不是她刻意營造的目的,卻得到夢寐以求的結局。

到電台訪問以後,大家都說唐太笑得很美,那不是樣貌的美,而是發自內心的喜悅,在女人的人生中,還有什麼比等到浪子回頭更美好的事呢?難怪唐太能自信地說,唐生不是愛她外表,而是愛她的內心, 「只要知道他忠心愛我就足夠了」。

Part Three : 《春光乍泄》

黎耀輝,不如我o地再由頭o黎過。

電影中,張國榮飾演的何寶榮放蕩不羈,梁朝偉飾演的黎耀輝則用情認真,雖說那是同志的愛情故事,但套用到任何性別的感情都適用。

明知他是無腳雀仔,明知他感情豐富得到處留情,明知他很爛,黎耀輝大概跟自己說過成千上萬次,不想沉淪下去,就要跟何寶榮完全斬纜,但總是離不開這個人。愛得太深,連呼吸都會受傷。

幾次吵架,憤然出走,他們終於分開了,但心裏的牽掛卻斬不斷,去到天涯海角都躲不掉。回想起那段苦戀,黎耀輝最幸福之時,就是何寶榮的手受傷了,全天候要他照顧,是母性,也是滿足了強烈的佔有慾。

唐英年接連被爆醜聞,未做特首先登上「缺失男」寶座,就如折了翼的雀仔,家庭成為最後的避風港。這時候,唐太由需要丈夫,成為被丈夫需要的人,那種動力比任何金銀珠寶或護膚品更能令女人容光煥發。

唐太說「最偉大的愛就是原諒」,她只會向前望,深信能跟枕邊人到老。不知唐英年向她懺悔感情缺失時,有否說句: 「不如我o地再由頭o黎過。」對任何深深愛過的人來說,這句話的殺傷力足以致命。

The End : 《最愛是誰》

何謂愛 其實最愛只有誰?

愛是世上最難以說清楚的字。愛一個人到底是要放手抑或死守?然而共處半生都過去,有否後悔也好,一紙婚書是「最愛」的有力證據,最終跟唐英年共對的,是郭妤淺。

對唐太來說,唐英年是「99 分的爸爸,90 分的丈夫」,這次特首選舉又亂又醜,正好令唐氏夫婦感情更堅定。情場如戰場,唐太乘著選戰反守為攻,被網民喻為「香港最偉大的妻子」。

從9 歲起,唐太的命運便依著唐英年的軌跡運行,初戀開花結果,縱使果實有苦有甜,但對一個女人來說,怎樣也無法放開共處半世紀的「最愛」男人,唐太的愛,是一生一世的。

別了他原為了你 留住了愛亦留住了罪

當男人在感情上負上原罪,那種悔疚會令他對身邊人更好,餘下的歲月,這對夫婦應該會很恩愛,唐太可以無悔地說:「如果由頭再o黎過,我都會嫁畀唐英年。」

幸福的女人多好,唐太,你就獨佔唐英年好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