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25, 2012

海南旅遊大使

k先生於海南出生,我暗裏叫他做「海南仔」,該處原本是地靈仁傑之地,經過旅遊開發後就成為聞名全國的「宰人渡假勝地」,房地產不是要來住的,而是用來炒的。

多年來,誰想說去海南玩,他就義憤填膺地阻止:「小,去咩嘢海南呀,海南冇嘢玩架,全部都係人工嘢,冇一檔唔劏客,千祈咪去。要去就留喺酒店範圍好啦,否則隻腳一踏出去就冇回頭。」近日海南劏客實錄令人看得驚心,普通菜館四人晉餐都要五千元人仔,我自問窮,去唔起。

k先生操得一口港式廣東話,沒甚麼鄉音,粗口尤其流利,除了髮鬢兩條天然「大的絮」保留了海南漢子的粗豪風格,怎看也像宰得癮過的外地肥鵝。

他每年回鄉幾次,據說最喜歡玩的活動就是扮遊客。帶著幾個朋友去闖館子,看着菜單問價,店方當然磨刀霍霍,然後他就像超人那樣變臉,用地道得像外星人語言的海南話還擊,痛罵對方一輪,然後迫得店員陪笑收回「本地人價」,價錢從深層地獄回到淺層地獄,至於跟天堂的距離o麻,還是像地球和火星差那麼遠,然後總結的還是那一句:「真係唔好去海南呀!冇乜嘢玩。」這位另類旅遊大使,功德無量。

K先生微服出巡期間見慣劏客招數,他說得最多次的,是走到三亞的海灘閒逛,旁邊滿是賣紀念品的攤檔,格調o麻,大概和廟街賣性商品一樣高級吧。他又扮遊客拿起一把像鴨寮街幾塊錢一把的膠梳,玩嘢般問幾錢?結果回答是一萬元。

廟街的攤檔全部貨都不值一萬,但三亞人就是有這種能耐,如此理直氣壯地開價,以此推算,那個海邊檔的貨品,隨時貴過香港整間LV分店。

小販說那是正宗玳瑁,即龜甲製的,很名貴,全部都獨一無二。K先生的毛髮也是貨身價實經過身陳代謝而時刻生長的,當然毛都唔肯俾條佢啦,另贈送地道的海南話,然後施施然離開。每次聽他說海南話,我都覺得好像遇到外星人,很想有機會見識他耀武揚威的場面,但海南o麻,說穿了是絕對不敢獨闖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