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2月 30, 2011

2011年書單

《蘭妮‧萊芬斯坦回憶錄》蘭妮‧萊芬斯坦
《1988》、《青春》、《漂移中國》韓寒
《劉氏女》章頤和
《最好的黃昏》黃貽興
《告白》湊佳苗

2011不是讀書年,工作是從一個地獄跳到另一個地獄,家中再次積存了大量舊報紙,看到那個報紙山,疊起來比我還要高,不禁想起青文書局的老闆羅志華是怎樣死的,若說被書山壓死是一種優雅,被舊報紙壓死又是何種霉味?也許應該和2011年的熱門字──劏房,有着類似twins的關係吧?

也沒有甚麼好說了,寄望明年跳到稍為正常的人間,多讀多寫,人總需要勇敢生存,我還是重新許願,例如學會……把舊報紙讀完好好清理掉。

星期一, 12月 05, 2011

k先生失約了!

很久沒寫k先生了,當然是因為大家都忙,很少機會聚首聊天,轉眼又走到年尾,日子偷溜很也太快吧?

k先生除了是著名的敗家仔,也是朋友間首屈一指的「飛機王」,聚會例遲之餘,也經常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索性失蹤不現身亦是常事。就算集齊七粒龍珠知道他身處旺角,叫他趕到兩個地鐵站外的地方見面,少說也要三小時,然後面青口唇白出現,軟弱無力的訴說剛才肚痛去了便便……三小時啊,難怪會腳軟吧?

但大家還是不捨得恨這位飛機王,於是只好習慣,畢竟浪子的天性吧?

近日一名好友結婚,說都底都是人生大事,事先確定了誰有空才派帖,免得人家白做人情或者空着椅子不好看,k先生答應要去,也收到帖。

宴會前幾天,我向他確定是否出席,而然他卻毫不在意地說:「沒有失約,約定就沒有意義了。」噢,還好我不是未成年少女,否則肯定會被這種說話騙得團團轉。

結果,k先生果然失約,叫我代交人情。在場朋友問他為甚麼不來,我就把他的金句搬出來,大家對浪子的習性都有免疫能力,只清脆俐落地吐出一個字: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