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7月 18, 2011

生命樹上,沒有祂

看《生命樹》,真心覺得Brad Pitt和Sean Penn是演員,而不是明星。

影評都在大讚,說是經典之作,朋友問好看嗎?我說要一點點耐性或慧根,你有,便會懂得欣賞;若扮有,會極度拜服;若沒有,大概能睡上七回。很多好電影通常都有爭議性,《鐵達尼號》就是活生生的人辦,上映時是票房大賣,影評卻兩極化,經過一小段時間的沉殿,現在人們好像覺得太膩了,乾脆貼上「爛片」標簽,但假以時日,那沉沒了的艘船,一定又會讓人懷念,變成影迷的美好回憶。

《生命樹》有點刻意說教,用了一連串的影像去說,畫面也美,但脫不了說教的框架。生命只是一連串奇妙的偶遇,為甚麼是這塊殞石撞到星球的這處?而不是那塊殞石撞到星球的那裏?若是教徒的話,就會說是全能上帝的意旨。

歡喜是祂的恩賜,若難是祂的考驗,無論喜惡哀樂,都是祂的安排,那不就是「套套理論」嗎?不能證明是對,也無法證明是錯的理論,只能講個信字,信者有,信者得救,只要能令人好過一點,也無妨。

信祂,苦難還是會降臨,生命還是會溜走,說死了的孩子回到了祂的懷抱,誰看到?說祂存在萬物中,誰見過?說祂一直到在,人人都可以「感受」到,所謂感受,是那麼虛幻,或者近乎自我安慰。

Brad Pitt努力侍主,希望成為孩子的Father,為生活放棄當音樂家的理想,為家庭一再忍耐,想成為完美聖人,結果成為家庭的壓力源頭,甚至是悲傷、恐懼的製造者。父親努力把自己的想法灌輸到家庭裏,但忘了那是另一條生命,該有自己的命運,當他失業後自認是失敗者,發現自己只是凡人,才再度變得可愛。

平凡人想成為聖人,或者企圖接近聖人時,祂會在偷笑嗎?仰望生命樹,我看不見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