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26, 2011

Coffee or Tea?

一直很喜歡咖啡香,至今還記得第一杯咖啡的味道,那是五年級或六年級吧?獨自到一間便利店,要了一杯三合一咖啡。那是冬天,還小的雙掌把暖烘烘的紙杯圍了一圈,掌心感受到厚重的熱力,帶着甜甜誘惑的細白輕煙,在半空中飄渺。

那不過是最簡單的雀巢咖啡,特價每杯一元,卻像禁果般迷人,那種香甜至今還遺在舌尖,經過年月的洗擦後,像紫砂茶壺的垢跡那樣深厚,但又愈見鮮明珍貴。

不知為甚麼,年少時總覺得喝咖啡比看三級片更像成年禮。但嘗過以後並沒有上癮,只是每到冬日的時候便特別想念,尤其是陽光燦爛的午後,有時會看到一幅情境,那是成年後的我從便利店外走過,在透明玻璃後看到小時候的我在喝着那杯咖啡,臉上是好奇而帶着冒險感的表情。

長大後,喜歡喝凍檸茶多於咖啡奶茶,但仍愛吃Haagen-Dazs的咖啡味雪糕,倒是去外國旅行時,才會扮浪漫地持地要喝咖啡,仿似是旅行的一道神聖儀式。

直至某天喝咖啡後,感到暈眩得很,原先也沒想到是咖啡作怪,但再來幾次,我便明白已無法喝咖啡了,mocha算是症狀較輕,也只能很偶然地喝一次,然後祈求別當街暈倒。於是,我成了咖啡的亡靈,只能用嗅的,不能舌嚐,最神奇是吃咖啡雪糕沒有太大不適,但也不能吃太多。

記得台灣才子詹宏志說過,喝咖啡的人本性很濫,在癮起時,無論任何牌子價錢,只要是咖啡就能放入口,但求尋求那咖啡因止癮。好友Y是咖啡吸毒者,我親眼見過他「毒癮」發作,證實此言非虛。

被咖啡拋棄了,近日倒時多了喝茶,最初是烏龍,那是因為想念台灣的味道,那一直是我最熟悉的茶。原先以為茶的顏色都是啡啡的,不會有太大分別,也沒有講究甚麼,甚至不知道原來茶葉要沖洗的。後來經過一位愛茶多年的朋友提點,才知道茶葉都是髒的,所以第一泡都會倒掉,我一定喝了許多塵埃垃圾,卻甘之如飴,好傻。

逐漸嘗試其他口味的茶,不愛普洱的陳味,一餅頗貴的茶葉只好送人,倒是鐵觀音原來也不差,也買了壽味和金嗓子,輪流上場,最後也大概會回歸烏龍吧?

從咖啡到茶,從激烈到平靜,人生也不過如此。

1 則留言:

Shaun 提到...

Coffee.
American ch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