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04, 2011

X你老母的哲學

從小到大就受到教導,做人要「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直至很久以後,我才從「X你老母」這句粗口中,領略到那個道理並不一定對,甚至很多時候都是錯的,我把這個破解迷思的想法叫做「X你老母的哲學」。

很多人都對粗口反感,尤其是「X你老母」這句話,有人每次聽到這四個鏗鏘有力的字,彷彿自己人格和娘親都一拼被強姦了,精神受到極大的挑釁而暴跳如雷。但是不瞞你說,小學五年級以前,我是粗口學院一級榮譽生,GPA肯定高過3.6,非但出口成文,還自創粗口歌去唱衰敵人,主觀認為今天經常會寫作,也是因為當天埋下了種子。

若今天的人看到當年的我,一定驚訝有個小女孩如此粗鄙,但實情是我一點都不知道粗口的意思,只是覺得說出來很威,很有嚇倒對方的功架而已。但某天開始,大概是quota滿了,突然一句也不說,甚至很討厭別人說,每當聽到有人罵我時夾雜「X你老母」,我便立即臉紅耳熱地與對方爭吵,更加試過與朋友反面收場。

但日子久了,漸漸發現這個粗話其實對不同人有不同意義,正如小時候的我,只是單純地視作助語詞,就算是情緒發泄或謾罵,說到底也沒有冒犯人家娘親的意思。突然頓悟到,粗口的意義不在於聽者有心,而在於言者用意,把自己的想法套到他人身上,那種難以磨合的距離往往引發許多不必要的衝突。

原來把自己的觀點和原則硬套到別人身上是不對的,正如自己喜歡吃酸薑,但不代表別人都愛吃,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就是要包容。站在山頂和山腰看到的風光當然不同,多點從對方的角度去看吧,世上就是有不同的人種才精彩。

寫過一篇關於同性戀者的訪問,結尾是這樣的:由木村拓哉主演的日劇《Change》「第5集」裏,他拒絕了美國商貿代表提出的要求,當快要觸怒對方時,他就搶先解釋他的處事理念。木村曾是小學五年級的班主任,看到班裏的孤僻學生被欺負,他叫那孩子想想如何把想法傳達給對方,然後雙方再為對方考慮一下。這樣一來,不是要尋求共識,而是要發現對方和自己是不同,若因為稍為被否認就生氣,吵架和欺負會由此而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