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03, 2011

香港櫻花

今年春天經常天陰,卻不見甚麼濕氣,個人選擇是寧可冷也不要濕,發霉的日子已經過得夠多,毋須發霉的天氣來贈慶。

春天的喜歡是可以看花,今年新發現是桂花,過往覺得這個花名好浪漫,也吃過桂花糕,但着實沒留意那種細小的花,原來在公園和路邊隨處可見,花香脆弱得不能用力呼吸,但淡淡然的會滲入記憶。早前去桂林旅行時吃農家菜時,偶然喝到味道清香的桂花茶,赫然發現原來已到了喜歡喝茶的年紀。

香港當然也有很多耀眼的花,幾乎讓人以為全都是源自港督府(堅持政治不正確)的杜鵑,在農曆年過後便逐漸怒放,然後是木棉花的枝頭長出紅色的羽毛球,花開後結出木棉果,那些藏着種子的棉團會散落地上,看起來像一場夏雪。

我最愛的其實是宮粉羊蹄甲,那是A貨洋紫荊,但比起沾滿政治銅臭的洋紫美多了。總覺得這是香港的櫻花,美得像白晝爆發的煙花,幸好不會轉瞬即逝,但同樣吸引目光注視,只是奇怪沒有太多媒體去介紹。

宮粉洋蹄甲有白色和粉紅色,跟洋紫荊除了是顏色有別外,花和葉也較細小,開花時葉子很少,有時幾乎整棵樹都是花,十分燦爛。洋紫荊除了多葉,花也不會很密集,最重要是不會長出莢豆,如同香港的政治一樣,開了花也不會有結果。

跟宮粉洋蹄甲其實很有淵源。記得那時仍時教院的學生,需要到小學實習,常識科要教授花的結構,於是在雨夜跟朋友出動,在屋村樓下折枝偷花,那些沾雨的花瓣令學生們興奮不已,但因為我的私心,卻令花兒夭折早榭,罪過罪過。從此以後,我只作惜花者,不再摧花。

2 則留言:

lewis 提到...

「發霉的日子已經過得夠多」
這句好
哈 哈

Nobody 提到...

大家咁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