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4月 21, 2011

教仔,今日唔同往日

同事N先生天生baby face,年近四張貌似二十,羨煞不少中年男女。可惜他早婚兼有三個仔女,不敢隨便動心......即是有好對象便動?

N先生的大女兒今年6歲,一年級,據說十分頑皮反叛,令爸爸心煩頭痛,早陣子他縐着眉説,女兒的班主任來電投訴,說她「有好嚴重的操行問題」。原來早前校內考試後,N瞞着妻子買了「媽咪麵」給女兒帶回學校,誰料她非但在堂上吃,還與同學分甘同味,而且分別被三名老師發現了。結果全部吃麵人要罰抄,有份吃的同學抄一次,其女兒抄三次。

女兒沒有把整事件告訴家長,老師揭發後,認定這名小女孩好難教,於是把問題與家長「分擔」,要家人好好管教。

我聽了不禁大笑,上堂偷吃東西?沒有試過的話,簡直是人生一大遺憾。我問N,比起他小時候的種種,其女兒這種「劣行」算不算過份?當然不算!但時代畢竟轉了,現在的教育制度擅長把問題分門別類,然後煞有介事地貼上標籤,美其名是方便管理,但我懷疑是方便卸責。

人的社會裡,一旦設立了制度,讓問題隨着「既定程序」轉了一圈,有沒有解決也好,總算功德完滿。在沒有制度的社團單位裏,人治就是關鍵,雖然容易出現獨裁者,但面對小孩子,大家還是偏向較寬鬆對待。

當小孩長成大人,好像忘記了自己曾經年少過,以往碰壁或出軌的經驗都變成彌天大罪,難怪現在連小學生都說:「壓力好大!」

若我是老師,恐怕我問偷吃學生的第一條問題是:「媽咪麵有甚麼好吃?可唔可以請我食埋一份?」然後一起吃麵,一起談心,最終還得讓學生明白,規矩難違,還是光明正大地吃麵較開心,不是嗎?(雖然我也較喜歡偷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