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3月 16, 2011

生命奇蹟

一直不想種植物,因為怕惹蟲蟻,我可是那種想起毛蟲的樣子都想哭的軟弱人類,更怕是出門旅行時沒人澆水照顧,回家時嗅到死亡氣息,會覺得自已作了孽。

前幾天發現廚房對開的污水渠口出現一點綠,它在洗衣水與洗澡水之間苦苦掙扎了一兩天,只要幾滴水就能把它沖倒,但那點小綠非沒有褪色,而且愈來愈鮮明。

看到兩片綠葉倒在滿佈锈跡的渠邊,那麼頑強地想活下去,就給它一個機會吧。把平日吃完即棄的甜品膠盒清洗好,到樓下的花圃偷點新泥,然後把小芽移植到新盤裏,看到種籽才發現,這應該是一棵辣椒。

喜歡吃辣,習慣買來一大包新鮮辣椒,剪碎後放到冰箱儲存,到吃時才用微波爐解凍,然後添上豉油便是最好的醬油。若是炒菜的話,則直接把冰了的辣放到鑊裏,加上蒜頭和菜去炒,簡單方便但很好吃。

我想是某次炒菜時曾經讓辣椒籽掉到污水渠,或者它偶然被沖到那裏。想不到經歷了冰封和許多艱辛,被「洪水」沖擊了一趟又一趟,最終還是存活下來。在大地震的時期見證了這小小的生命奇蹟,有點感動。希望災民和小辣椒一樣,頑強而平靜地活下去。

星期二, 3月 15, 2011

明信片

一定是因為日本大地震吧?看到太多死亡直播的畫面,誰都會感慨生命太無常,旁觀他人的痛苦,心頭難免感傷。在世界未日那一天,你想跟誰一起?腦海裏幻想着,喜歡的人在晴朗的周五出遊,早上在仙台的小鎮散步,午飯後我們咖啡或茶,談着旅途中的趣事喜樂,天色仍那麼湛藍,四周仍是那麼平靜。然而數十公里外的海中湧出旋渦,愈來愈大,終於翻起巨浪……十數分鐘後,我們與小鎮的風景都被海嘯捲走。

在生命終結前的數十秒,大家可能緊拉着對方,更大可能是盡最後一分力去逃命,然後被沖得遠遠的。人不過是滄海一栗,應該很快便會斷氣,肉身很大機會在太平洋中飄蕩,反正只是一堆無意識有機物,回歸大自然也不錯,總好過要花盡錢財去買一個被炒得很貴很貴的骨灰龕。那種死亡很壯烈,但沒甚麼痛苦,塵世界的恩恩怨怨,就該它隨浪而去。這種想法也許能減輕對逝者的牽掛。

心情有點灰,想不到會收到Y的明信片。都是甚麼世代了?email有聲有畫又那麼方便,手機和短訊隨時都可以收到,人與人之間在物理學上愈來愈近,但經過千萬里路寄來的一張小卡紙,卻令人感到那麼溫熱。

Y的一直是在路上,周遊許多國家,寫下很多很好看的遊記,腦海裏永遠有許多怪主意,但也許是太多了,看起來總是很累的樣子。一直很羨慕他能寫出很溫柔功整的字,那很像他的個性。他很容易跟陌生人侃侃而談,也擅於和旅途上遇到遇到的人搭訕,但相處下來就知道他對人生、朋友、書本、電影……最重要是文字都很有要求。

認識他很多年,還是第二次收到他的明信片,第一張來自西班牙,他說那裏的小島很美,房子在陽光下白得像雪,我也很想去看看。這天收到的是來自大馬士革,總覺得那個地方名只是在小學的教科書出現,很童話故事。他說混進回教堂看人家做禱告,後來還是被趕了出來。我能想像到他那時候一定是在傻笑,據說當地的雪糕味道很好,讓我今天也很想吃雪糕。

總覺得能感受到雪糕美味的人都是幸福,平凡生活裏的「小幸福」,最是可貴。但願天災不要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