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月 28, 2011

冷得跑

因為天氣一冷,所以人也懶得跑。身體習慣了安逸,就不想再動,尤其是在寒冷天氣警告下,人也該成為冬眠動物。

春上村樹也說過,再勤力的跑手都有不想出門的一刻,在跑與不跑之間,心靈與身體在交戰。既然專業跑手也是那樣子,我這種業餘到唔恨的街坊,不跑也不是罪過。於是,每個晚上也找到籍口懶在家中。

可是看着渣兜馬拉松的跑步活動漸近,好歹也給了三百多元報名費,可憐坐輪椅的跑手沒法跑,我們這種勉強說是四肢健全的,不跑也就太沒用了。還是跑跑吧,但要在寒風中賺取可以令人心情愉快的安多芬(endorphine)荷爾蒙,的確特別痛苦,尤其是首二三百米,會臉頰都凍僵了,冷空氣肆意入侵肺部,貪暖的欲望爆發,很想很想回家算了。

我承認是有點變態,冬天時最愛把冷冷的手掌貼到額上和後頸,也愛讓四肢吹得冰冰冷冷,但頭部被吹多了就會疼,肚子也很需要保暖,一受冷就肚瀉。但我還是選擇以穿短袖衣褲去跑,只要捱到近千米,身體就暖起來,但手腳仍很冷,那種冰火的感覺很奇特,也很舒服,看着迎面而來的羽絨「米芝蓮」人,真的很變態。也許,這種天氣去跑步,就是為了感受這種超變態。

1 則留言:

fengshuicentral 提到...

相信自己!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