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7月 22, 2010

譚詠麟演唱會

近日忙像一條鹹魚,我去了所有感覺,得到的是酸疼的肩膊和極疲累的身驅。

不記得多久沒有去看演唱會了,朋友說要看Alan,我說好,但你去買票吧。過往日子,撲飛是我的工作,今天實在無力進行,也沒有熱切期待,有票就看,沒所謂了。

這幾天facebook一些看完演唱的朋友,一直在貼舊歌link,最少兩位朋友說在演唱會中哭了,心裏想:也太誇張了吧?Alan不是那種會催人哭的歌手,他希望大家都開開心心的。

開show前仍在家趕工,若不能完成工作,說不定不能去呢,很累很累,還好是趕上了。我跟朋友說,可能沒力氣拍掌或和唱,你們自己high好了。

然後,我開始明白那些朋友為甚麼會哭,深切地體會到,甚麼叫到集體回憶。就算是喜不喜歡譚詠麟都好,他的歌曲都是陪侎我們成長。漫畫《Monster》說,自己的記憶就靠別人記住,而我們這代人的年輕歲月,就埋藏在那些流行曲裡。

開場了,在熟悉的旋律和唱聲下,竟然開始不累了,很快就投入了演唱會,一首歌一個故事,某時某刻的傻事、好事、傷心事,在腦海中重現,都是往事了,突然襲上心頭,真的會令人眼框一熱。

朋友說,上次的演唱會是2005年,原來已那麼久了。這次的選歌很不錯,絕大部份都是大家懂得唱的、熟悉的,紅館當然變成了大型卡拉OK。很久沒有見過Alan很認真地唱歌,有一個環節,是靜靜地站在台上,唱出大家熟知金曲,聽到《幻影》和《愛的根源》,關於歌曲的回憶在腦海中掠過,不知是激動還是感動。

有一個環節是讀出現場觀眾的信,那位媽媽來自吉隆坡,年幼的兒子曾陪他追捧Alan,但她的兒子現時心臟有病,母親覺得生命很難捱,就靠那些歌挺一去。Alan為她唱了《孩兒》,一面走到觀眾席上,找那位媽媽合唱,兩人都淚流滿臉,很感人的一刻。最難忘的,是Alan走上梯階時,旁邊有幾位觀眾很興奮地走上前,他把對方驅趕,當歌曲唱完後,Alan特意向那幾位觀眾說對不起,因為自己太在意那位媽媽,於是做了不禮貌的舉動。我想那是他的本質吧?他很珍惜fans,也尊重別人,成功是有道理的。

謝謝朋友的費心,讓大家過了愉快得忘形的晚上。

星期五, 7月 16, 2010

停電

這夜回到時,發現大廈和平常不一樣,烏黑黑的,停電了。

悶熱七月中旬的深夜,突如其來的一陣漆黑,城市人對這種陌生的黝暗大概又恐懼,又煩惱,又不安,又熱,只好走出屋外,摸黑穿過走廊,到盡處去吹吹風。從來沒有見過這條老屋村那麼熱鬧,也許因為黑,聲音更顯得響亮,那些交頭接耳的聲音,活像早上的街市。

走郎、梯間、樓下通道、公園,零零星星站着許多街坊,平日連招呼都沒打過,這些卻在交流停電的不便。算起來,住在這裏大概有8至9年吧,很長的時間了,還是首次在沒有預兆下停電。對於都市人來說,停電算是新鮮事,不滿之中,似乎有點刺激感,尤其是小孩子,好像特別興奮。抬頭望天,因為附近的大廈光亮如昔,天空沒有特別亮,星稀,月亮不見了。

摸黑回到家裏,用手機稍後照亮四周,然後拿出了電筒,也許小時候經常遇到停電的情境,其實沒有甚不安,反正肯定睡不了,也相信這場意外不會維時很久,決定換衣服外出跑步。

半小時後回來,燈亮起了,一切如常,滿頭大汗的回家,冷氣機的摩打聲在耳邊響起,取代了蟬的叫聲,提醒大家這是夏天。還好是立即開水把臭汗沖走,聽到那些工程車徐徐離開,把電腦開動準備工作,誰料再次停電,四周的咒罵聲,似乎較第一次響亮。

能洗了澡,我自覺很幸運,所以沒有抱怨,轉眼間見到一列工程車又匆匆回來,反而覺得很好笑。這一場停電,更久,差不多兩小時才恢復,嘗試睡覺的我,在滿身大汗中醒來,完全感受到冷氣機真是偉大的發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