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23, 2010

花情

就算是自作多情也好,我已認定我家樓下的曇花是為我而開。

又是六月天,總在最偶然的機會下,嗅到那淡淡的花香,拳頭大的四朵白花,在夏夜的雨後傲然盛放。

原本今夜是累透了,回到家已是凌晨時份,不想動,但窗外的月色太美,太明亮,誘惑着我。剛下了一陣雨,讓把令快要中暑的高溫稍稍擊退,為了月色,還是決定要來一場夜跑。

每一步都累,回程時頭都幾乎抬不起,要不是那種似曾相識的香氣在夜色中瀰漫,也不會舉頭細望,又見到老朋友了。

已是第三年見到了,最印象深刻的還是邂逅的一刻。那時與朋友都沒有見過曇花,卻一起被那種美攝住,可惜那種淒冷而不能見光的美,在日出前就得終結。就如人生中許多美好的事,總是短暫而留下遺憾。有些事情,就算明知結局是悲壯,還是選擇去經歷,過程中令人成長了。

剛巧前幾天借了K先生的相機,還沒有歸還,這種機緣彷彿是天賜,曇花果然是為我而開,每年的美態都不一樣,明天依舊會凋謝,那種香氣卻早已深印記憶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