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6月 28, 2010

螺泳

單看題目,一定認為這是一個很爛很爛的爛gag,對,我認,是在搞爛gag,但我從來不知道原來螺是會游泳!

家中養着一些命賤小魚,不用氣泵就能活着的那種魚,為了待它們好一點點,就買數元水數作為點綴,內裏往往藏着一些肉眼都看不到的小螺子,不久長大了才會現形。

小魚命薄,不時會魂歸天國,螺命硬,到魚兒死光後,就能獨佔魚缸,而且許多品種是雌雄同體,單隻也可以不斷繁殖,因為會吃青苔污物,養來也無妨,但太多的話,就要狠心的把一些除掉。

然後,我發現一種平扁的螺原來很活潑,它的體積約一顆綠豆大小,不愛黏在水草或缸壁,卻整天貼在水面游泳,殼子不斷在轉又轉,身體一縮一放,依賴水平面張力就能前進,還會游去吃魚糧,十分有趣。

星期六, 6月 26, 2010

《海洋天堂》:死的牽掛,生的無奈

看得太多次預告片了,反而想看《海洋天堂》。在此之前,大概知道扮演患自閉症(內地喚作孤獨症)兒子的男演員文章,打敗了扮演爸爸的李連杰,在內地得到最佳男主角。而文章就是《蝸居》劇中的演員之一,在劇中只算是大配角。

最初看到李連杰,還以是大製作大片,後來才知道他是象徵式收取一元拍攝,相信是為了支持和關懷自閉症病患。一向喜歡李連杰,覺得他是認真嚴謹的人,但笑容卻有一種赤子的純真,而他近年行善的事跡更是值得尊重。他從南亞海嘯死裏逃生後,不久即成為「壹基金」,邀得不少影藝界人支持,看過一些報道,指出這個基金不是單純地收取捐款,而是要求善心人親身參與各項活動,絕不要沽名釣譽,所以李連杰拍此片,相信不會是為了往自己臉上貼光。

故事講述李連杰的21歲兒子大福相依為命,妻子在大福7歲時死了,李在水族館當電工,大福不能自我照顧,於是他任何時刻都帶在身邊,大福練得一身水性,在水中最自由自在,正如劇中所說,其實他本該是條魚,但錯生為人,所以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李連杰發現自己患上末期肝癌,欲與兒子同死,但失敗了,於是四出為兒子尋找寄宿處,可說是典型悲劇故事格局。全劇沒有過份煽情,也沒有刻意把大福抬高成擁自閉天才,而他雖然說是負累,但仍有人愛護,每條生命都值得尊重,不應被拋棄割捨。

兒子的角色肯定更易受注目,而李連杰這次放下大俠包袍,變成背着龜殼逗兒子的慈父,演來尚算稱職,只是有時候裝老裝得過了點火位。留下較深刻印象的,是他與另一名女演員的感情線,因為不想連累別人,於是不敢與她開始,那種背負,雖說不能計算,但值得嗎?

生命是條獨立的時間河,死了即到了終站,那是一種解脫,但也免不了牽掛。一些生命帶來了另一些生命,

到了片尾字幕,看到許多幕後猛人的名字,杜可風攝影,奚仲文美指,張叔平設計,連主題曲都是由周杰倫主唱,對我來說,最刮目相看的是看到久石讓的名字,相信大家都是有心去做這部電影。

下着大雨的六月下旬,滲淫着仲夏意識,很想很想出走。

星期三, 6月 23, 2010

花情

就算是自作多情也好,我已認定我家樓下的曇花是為我而開。

又是六月天,總在最偶然的機會下,嗅到那淡淡的花香,拳頭大的四朵白花,在夏夜的雨後傲然盛放。

原本今夜是累透了,回到家已是凌晨時份,不想動,但窗外的月色太美,太明亮,誘惑着我。剛下了一陣雨,讓把令快要中暑的高溫稍稍擊退,為了月色,還是決定要來一場夜跑。

每一步都累,回程時頭都幾乎抬不起,要不是那種似曾相識的香氣在夜色中瀰漫,也不會舉頭細望,又見到老朋友了。

已是第三年見到了,最印象深刻的還是邂逅的一刻。那時與朋友都沒有見過曇花,卻一起被那種美攝住,可惜那種淒冷而不能見光的美,在日出前就得終結。就如人生中許多美好的事,總是短暫而留下遺憾。有些事情,就算明知結局是悲壯,還是選擇去經歷,過程中令人成長了。

剛巧前幾天借了K先生的相機,還沒有歸還,這種機緣彷彿是天賜,曇花果然是為我而開,每年的美態都不一樣,明天依舊會凋謝,那種香氣卻早已深印記憶中。



星期六, 6月 19, 2010

令人失望的點心專門店

深水埗臥虎藏龍的食肆太多,從老字號小食到新式日本料理一一俱備,我懷疑這種環境會令這區域的人特別「嘴刁」,對食肆特別嚴格。早陣子看報紙得知屬「米芝蓮一星餐廳」的添好運點心專門店在區內落戶,由於位置不算當旺,舖面大了,所以繁忙時間甚至不用等位,遂興起食意。

許多人都知道,添好運的旺角廣華街分店長期有人龍,飽肚等位到入座時剛好再肚餓,才沒有那麼多閒情去等呢。雖然那些點心由四季酒店龍景軒點心部主管出手製作,但一直無緣品嘗。但是,趁機去新店光顧,首次已經很失望,前天再去一次,更失望,沒有第三次機會,以後都不會特意幫襯。

員工的服務態度勁差,個個嬲爆爆,那段時間門口沒有知客,店內也不用等位,隨便座,但選好點心後,良久都沒人理你。好不容易等到有人來,一面怒意地把點心紙收走,我幾乎要向她道歉,因為看來是我得罪了她,看到她們對其他客人都一樣,才稍稍放心不是我的問題。茶芥盛惠兩元,而茶壺則要跟鄰桌共用,甚至要到別桌去拿。茶不好喝,而且是半涼不熱的,最差。

過去有人買過添好運的酥皮叉燒包,真的很好吃,當然要再試,這次皮仍香脆,但饀料太濃太甜,要灌劣質茶沖淡。陳皮牛肉球還算香及惹味;燒賣過鹹,用料也不特出,不算好吃;黃沙豬肝腸粉最衰,明明說是即叫即蒸,但上桌時已涼了,有些豬肝還掉了出來,涼了後有少許腥。其他點心也真是普通過普通,美心酒樓一定較這裏好。

服務差、茶劣、點心不算好、環境更是又嘈又窄,若米芝蓮評審員到過這間店,大概要立即將它「摘星」吧?

走出店後,想到澳門一間咖啡室被香港某位所謂食家光顧後,惹來大批「為食兵團」,令店內食物太夬快沽清,食客太多令街坊不便,而老主顧則無法重臨。店主更諷刺香港商人的經營理念,「牛雜魚蛋檔口亦欲將之上市,方顯成功」,而馬交小店則求平穩。看到這間點心專門店的例子,不無唏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