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03, 2010

吃了一個甜筒

有時候,購物不是單以價錢去作出決定。家中附近的街市,價錢和貨式都不是最好的,有一個開生果檔的婆婆,水果都不太新鮮,經常在檔中打盹,舖位小小的,選擇不多,我懷疑是她的家人打本給她過日辰。每次經過時見他生意不好,總是有點不忍,就會買幾個縐了皮的橙,回家榨汁算了。有時經過較大型的街市,也有些長者在賣一些賣相不好的菜或薑葱,我也會買一點,總覺得這是老人家掙回來的尊嚴,令人有點感動,可惜在講求成本效益的社會中,政府寧可他們去領綜援,然後屈在家人,那那道讓弱者自食其力的夾縫,日漸被趕絕消失。

家中附近是學校區,中午時經常看到年邁的伯伯推雪糕車在路上走,身型矮小瘦削,推得很吃力,看上去也有點不忍,但這難道不是他的尊嚴和樂趣嗎?經常聽到人家說,這些長者一旦退休,生命很快就走到盡頭,所以見到他還有氣力在路上走,也有另一重的安心。伯伯在學校午飯或放學時份,經常都被學生圍着,我想生意應該還可以。今天是復活節假期,他把車停在慣常的位置,很寧靜,他就專心地低頭看報紙,學校也放假,我想他可能半天都沒有生意吧,於是,我首次光顧他,吃了一個甜筒,朱古力味道。

其實,我不愛吃朱古力,更加不愛吃有棉花糖的古朱力雪糕。或者,下次要芒果味吧。

伯伯,希望繼續在街頭見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