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26, 2010

2010年書單

因為轉了一位足以做死人的工作,今年幾乎犧牲了所有私人時間,與電影幾近絕交,家中有堆積如小山的舊報紙,也省了許多買書錢,整個人無論精神還是肉體上還是dry得很。新年願望?毋庸置疑是轉工、轉工……或者轉工種,否則唔係佢死就係我亡。今天看的書量創新低,明年若要「打破紀錄」,應是輕而易舉的事。

年初看的是《1Q84》,至年底看的是第三集,前後好像有了呼應。許多讀者急忙解構村上春樹的報局用意,誓要把《1Q84》與奧威爾的《1984》串連起來,或者提醒大家,小說把日本人最忌諱的事重提,把日皇裕仁與「日本黑暗的陰霾時代」和「法西斯主義大行其道」串連起來,又涉獵到1960年第一次安保鬥爭。

我沒有看過《1984》,對日本史和文化連皮毛認知談不上,只單純地看《1Q84》,我覺得那是極浪漫的愛情小說。

在現實生活中沒法與他/她一起,誰都會幻想有另一個次元的空間,經歷了許多困難和巧合,青豆終於與天吾重逢,他握着她的手,她伏在他胸口傾聽心跳聲。最終回,兩人在能夠朓望月亮的房間中,來一場完美的結合。

正因為在真正的1984年,青豆與天吾不可能在一起,才要創造《1Q84》的場景,所有死亡,所有的悲歡離合,都是為他倆重逢舖設出來的踏腳石。這該應不是現實的故事,應是絕望的人,關於來生的希冀投影。走到下個街角拐一彎,也許真的可以碰見他,正因為有這種奢望,人才有生存下去的勇氣。

《1Q84》1-3村上春樹
《走過死蔭的樹下》莊紹賢
《潮池》區家麟
《中國文化的深層結構》孫隆基
《順長江,水流殘月》章貽和
《敲打天堂的門,古巴》美玲、芳子
《情是何物》何炘基
《半生緣》張愛玲
《不合理的行為》Don Mccullin
《在土星的光環下》貝嶺
《盛世》陳冠中
《金錢師》2 黃洋達
《地產霸權》潘慧嫻

跨年讀物:
《蘭妮‧萊芬斯坦回憶錄》

星期三, 11月 24, 2010

坂本九的歌

《1Q84》第三集,p.299,牛河想起想起很久以前流行過的坂本九傷感的歌。「抬頭看看夜晚的星星,小星星。」這是開頭的一節。

往後的歌詞牛河想不起來,但我知道,肯定是這一首。那是1962的歌。

星期四, 10月 21, 2010

她的名字叫郭雪英

郭雪英,身份證上的年齡是99歲,但她對人說生於1901年,是我在醫院裏的兩天室友。

洋蔥頭、烏蠅厚眼鏡,加上笑起來露了一副雪白假牙常,像少女般的粉嫰嘴唇,令病房護士見了就笑,人人都說她的樣子很滑稽,總愛逗她聊天。

雪英睡在我的斜對面,因為腳部潰爛,加上骨骼退化而無法下牀。以百歲來說,雪英的聽覺、說話能力和思考清晰度很不賴,只要大聲一點跟她說話,基本都能回答。

她說祖籍是江門,有四姊妹,年輕時曾做兩年膠花,兩年工廠,然後跟父親走水貨,家境算是「有兩餐飯吃」,其實即是很富貴。餘下的歷史說很含糊,只說日本仔年代都很慘,大概那時來香港吧?其餘姊妹則去了不同國家,都沒聯絡,大概都仙遊了吧?
雪英自認年輕時樣貌還算「過得去,後生女邊個唔靚o丫」,問到有否男仔追求,「個個都有架啦」,姻緣呢?「我鄉下啲女仔興唔嫁」,沒有終身伴侶,身邊也沒有親友了。目前居於「大埔道最大嗰間老人院,隔日沖一次涼,有冷氣嘆架」。入院以來,無人探望,整天嚷着要出院沖涼,「我唔鍾意污糟,冇涼沖好慘」。

活到這把年紀,仍能自行吃飯,但每次都叫護士提供口水肩,「整污糟床單就唔好意思啦」。出院前替她拍照,「好得意呀,你影得我好靚」,語調十足MK少女,很是可愛。問她老人院地址,想把照片寄回,「我唔記得地址呀」,萍水相逢,時日大概無多,也許此生也不會再相見了。

偌大的病房,擠得走廊都要放病床,五十多名病人,其中大約五十個是老人,約四十幾人是無力下床的長期病患,我是內裏唯一黑頭髮多過白頭髮的病人,還能四處走動(雖然要拖着鹽水袋),看到這種情境,難怪醫療體制要爆煲了,也許到我老時,連走廊的床位都沒法躺。

回到家裏,仍不時想起雪英,她很愛吃橙和香蕉,經常撒嬌跟護士拿,但無力去皮,又要人相助,卻總是吃得津津有味,吃相有種原始的滿足感。人老得皮都縐了,那一刻,我覺得雪英變了猴子,她的樣子也的確有幾分像。按捺不住,決定把相片打印出來,買了幾個橙和香蕉,再到醫院探望她,因為若她離開醫院,真以後都沒機會了。

重回病房,雪英一眼就認出來,看着自己的照片不斷地笑:「我好得意呀!多謝晒呀,姐姐。」把橙和蕉放到抽屜,防止她吃大多,只把一隻成熟的蕉放在桌上。雪英說從來都沒人來看她,感動得頻說多謝,「今日護士幫我沖咗涼,好乾淨呀」。是的,她今天特別精神,我叫她要身體健康地好好活下去,然後揮手作別。

星期二, 10月 12, 2010

看得怒上心頭:《聽楊絳談往事》

楊絳是錢鍾書的太太,她執筆的自傳式作品《我們仨》,寫得很是細膩動人,看起來有種惹人憐愛,但又痛心的複雜感覺。可惜錢老與獨生女兒阿瑗都去世了,只剩老寡婦數算着日子,等候我們仨再在天國相聚的日子。

上天把楊絳留在世上,一定有其作用,明天這位優雅長者就要一百歲了,著書立傳也是順利成章的事。

過去從不打算為劣書多寫一言隻語,反正蝕掉金錢,也無謂再浪費時間,但看着這本《聽楊絳談往事》,真的是怒起心上起,不能不提醒大家,千萬千萬不要買,也當然不用看。

這本書不是楊絳執筆,但總算是她口述授權,由友好的吳學昭撰寫,是她唯一認可的自傳,想不到出來的效果,拙劣到難以入目的地步。

全書368頁厚,我只看了80多頁,生氣得再也看不下去。看自傳不算多,但總覺得其原則上不能是瑣碎得吃喝拉撒都寫下去吧?這本書甚至已超越那種程度,繁瑣得令人看到極不耐煩,全完像在自說自話、自吹自擂,而且也失去了重點。最重要的是文筆並不好,非但沒有把楊絳的氣質和幽默感表達出來,反而陷入中國小農式的老套,凡事都是寫楊絳最受注目,班中或家中只有她最好最特別,男孩眼中也只有她,真箇是天上有、地下無。

只能說句,勿論內容是否真確,已令人難已信服。還好是先看《我們仨》,明白楊絳的本事好太多了,不受這書影響。

星期五, 10月 08, 2010

Laptop and Desktop

Y是充滿幽默感而且很溫柔的人,很少見他發脾氣,而且不太懂得罵人。雖然經常埋怨很多工作還沒做,但睡覺和玩才是佔生命最重要位置。

由於經常要周遊列國,Laptop已是生存必需品,但他太不懂愛惜了,經常讓電腦四處碰撞,很快就五癆七傷。那天他又出國去大酒店嘆世界,透過msn談到他的laptop況,問他要不要換netbook或ipad?

他竟然說現在已經沒有用laptop了,在酒店裏用的是desktop。我正讚嘆那間超豪酒店服務周到,連電腦都提供了。這時他卻佻皮地說,那部電腦受腦震蕩而太重傷,結果使用時不能移動或碰撞,於是laptop變成了desktop,說完便蠱惑地乾笑。

我說這是報應,因他作孽太深!

星期二, 10月 05, 2010

《再見穿梭機》:關於老去

對於老餅來說,「穿梭機」總是會一飛衝天去,即是想起讀小學時的美好時光。小小梭穿機載着對未來的憧憬,誰會想到長大了是無奈再無奈。唉,說穿了就露了底,爆了自己的年齡。係,老餅又點呢?

當27歲已被列作中女,整個社會都在催人老,年紀稍大(也許叫成熟才算政治正確吧?)的人,變得很沒安全感,但畢竟也是年輕過,誰都試過十八、廿二年少輕狂吧?沒有?那太憾遺了。臨老才學壞,可很難回頭呢。

首次聽到李克勤的《再見穿梭機》,已覺得很悅耳,但總是屬於過去的,唱腔仍留在那個古老年代。直至在youtube看到這個A貨自製MV,是巴斯光年版,從三集Toy Story擷取精華而成,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

關於成長的歌很多,這首歌卻是關於老去的,數字在倒數,盡頭不是讓梭穿機升空,而是生命的另一章,那會是逃不掉的黑洞。

星期五, 9月 03, 2010

味道清新的甜酸薑

喜歡吃酸薑,但市面買到的總不太好吃,又怕很多防腐劑;最糟糕是放得太久,變軟了,口感很差。有時則是薑太老,或者醋的味道調得不好,十分難吃。

於是,今年首次嘗試自己醃酸薑,結果空前成功,吃過的人都說極爽口,酸酸甜甜,最後滲出稍辣的味道,感覺是很「清新」。我敢稱是有史以來吃過最好味道的酸薑,若是在其他店舖買到,一定會令我瘋狂入貨。

做法非常簡單,首先是買一些子薑,當然要選新鮮幼嫩的,份量多少就要看你準備多少醋,一定要讓醋蓋過所有薑。子薑買來後清洗乾淨,然後去皮。有些人用刀背刮皮的方法,可以保留多點薑肉,但外皮會影響口感,而且刮得太費時,把薑拿在在手中太久,亦會影響質素,所以不妨瓜刨削皮。

然後當然把薑切片,薄一點較好,但也有些人愛吃厚一點的,卻可能要醃久一些。然後用適量粗鹽把薑醃一下,份量大約一斤薑,大半湯匙鹽,快快手把鹽跟薑混在一起,若有些沒有溶掉,就是鹽的份量太多,可能會太鹹。

這時候的薑會出一點水,用筲箕盛起,風乾約一小時,讓水漏掉,也令薑乾身一點。

醋方面,約一斤醋下一磅糖,不用煮,稍為攪拌已全溶了,然後連同稍乾的薑放進容器。放進雪櫃四五天,可吃了。

醋的質素是很重要,我是在元洲街413號的周記醬油店買的,那裏自家製的酸薑也不錯,還有香港製造的生抽和蠔油,值得專程去捧場。

星期五, 8月 06, 2010

跑鞋 marathon 10

一向不講究衣著穿衣之道就是隨隨便便,由於皮膚易感敏,毛冷和一些纖維都不可以穿,否則容易紅腫,所以一向只選取棉質的衣服,T裇和牛仔褲絕對是首選。

反而會肯花錢在選購鞋子方面,當然不是看重名牌,但絕對要求舒適,有時候試穿時不錯,但真正穿著上街時卻會感到不妥,只好立即棄穿,然後割愛送給姐姐,她每次也會歡天喜地收下。

近日那對穿了數年,陪伴過我去旅行,又參加過三次長跑的跑鞋的底部終於磨損到不能穿,只好買新的。

我的腳型一向只適合穿Nike,前兩年買過addias的adizero系列,穿上街沒問題,但跑步時仍容易束緊,有時會跑得出水泡,只好再選購新的。

誰料近日買了一對新nike,也不知哪裏不妥,總之是跑得腳的食趾積了瘀血,唉~~~只好再出動。

在波鞋街兜了幾個圈,nike的款式真的不濟,難以有心水選擇,但還是勉強買了一對。後來看到新款的addias的adiprene系列,真的好有型,鞋身輕極了,加上看到鞋身上寫上marathon 10字樣,斷估都是長跑專用吧?穿上時實分又型又舒服,於是決定也買。

昨晚率先試穿,在街上跑時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良好感覺,鞋子輕得仿似不存在,但避震功能卻很好,不知不覺間跑得比以往更暢順,愛死這對鞋子,所以決定猛推!

星期四, 7月 22, 2010

譚詠麟演唱會

近日忙像一條鹹魚,我去了所有感覺,得到的是酸疼的肩膊和極疲累的身驅。

不記得多久沒有去看演唱會了,朋友說要看Alan,我說好,但你去買票吧。過往日子,撲飛是我的工作,今天實在無力進行,也沒有熱切期待,有票就看,沒所謂了。

這幾天facebook一些看完演唱的朋友,一直在貼舊歌link,最少兩位朋友說在演唱會中哭了,心裏想:也太誇張了吧?Alan不是那種會催人哭的歌手,他希望大家都開開心心的。

開show前仍在家趕工,若不能完成工作,說不定不能去呢,很累很累,還好是趕上了。我跟朋友說,可能沒力氣拍掌或和唱,你們自己high好了。

然後,我開始明白那些朋友為甚麼會哭,深切地體會到,甚麼叫到集體回憶。就算是喜不喜歡譚詠麟都好,他的歌曲都是陪侎我們成長。漫畫《Monster》說,自己的記憶就靠別人記住,而我們這代人的年輕歲月,就埋藏在那些流行曲裡。

開場了,在熟悉的旋律和唱聲下,竟然開始不累了,很快就投入了演唱會,一首歌一個故事,某時某刻的傻事、好事、傷心事,在腦海中重現,都是往事了,突然襲上心頭,真的會令人眼框一熱。

朋友說,上次的演唱會是2005年,原來已那麼久了。這次的選歌很不錯,絕大部份都是大家懂得唱的、熟悉的,紅館當然變成了大型卡拉OK。很久沒有見過Alan很認真地唱歌,有一個環節,是靜靜地站在台上,唱出大家熟知金曲,聽到《幻影》和《愛的根源》,關於歌曲的回憶在腦海中掠過,不知是激動還是感動。

有一個環節是讀出現場觀眾的信,那位媽媽來自吉隆坡,年幼的兒子曾陪他追捧Alan,但她的兒子現時心臟有病,母親覺得生命很難捱,就靠那些歌挺一去。Alan為她唱了《孩兒》,一面走到觀眾席上,找那位媽媽合唱,兩人都淚流滿臉,很感人的一刻。最難忘的,是Alan走上梯階時,旁邊有幾位觀眾很興奮地走上前,他把對方驅趕,當歌曲唱完後,Alan特意向那幾位觀眾說對不起,因為自己太在意那位媽媽,於是做了不禮貌的舉動。我想那是他的本質吧?他很珍惜fans,也尊重別人,成功是有道理的。

謝謝朋友的費心,讓大家過了愉快得忘形的晚上。

星期五, 7月 16, 2010

停電

這夜回到時,發現大廈和平常不一樣,烏黑黑的,停電了。

悶熱七月中旬的深夜,突如其來的一陣漆黑,城市人對這種陌生的黝暗大概又恐懼,又煩惱,又不安,又熱,只好走出屋外,摸黑穿過走廊,到盡處去吹吹風。從來沒有見過這條老屋村那麼熱鬧,也許因為黑,聲音更顯得響亮,那些交頭接耳的聲音,活像早上的街市。

走郎、梯間、樓下通道、公園,零零星星站着許多街坊,平日連招呼都沒打過,這些卻在交流停電的不便。算起來,住在這裏大概有8至9年吧,很長的時間了,還是首次在沒有預兆下停電。對於都市人來說,停電算是新鮮事,不滿之中,似乎有點刺激感,尤其是小孩子,好像特別興奮。抬頭望天,因為附近的大廈光亮如昔,天空沒有特別亮,星稀,月亮不見了。

摸黑回到家裏,用手機稍後照亮四周,然後拿出了電筒,也許小時候經常遇到停電的情境,其實沒有甚不安,反正肯定睡不了,也相信這場意外不會維時很久,決定換衣服外出跑步。

半小時後回來,燈亮起了,一切如常,滿頭大汗的回家,冷氣機的摩打聲在耳邊響起,取代了蟬的叫聲,提醒大家這是夏天。還好是立即開水把臭汗沖走,聽到那些工程車徐徐離開,把電腦開動準備工作,誰料再次停電,四周的咒罵聲,似乎較第一次響亮。

能洗了澡,我自覺很幸運,所以沒有抱怨,轉眼間見到一列工程車又匆匆回來,反而覺得很好笑。這一場停電,更久,差不多兩小時才恢復,嘗試睡覺的我,在滿身大汗中醒來,完全感受到冷氣機真是偉大的發明。

星期一, 6月 28, 2010

螺泳

單看題目,一定認為這是一個很爛很爛的爛gag,對,我認,是在搞爛gag,但我從來不知道原來螺是會游泳!

家中養着一些命賤小魚,不用氣泵就能活着的那種魚,為了待它們好一點點,就買數元水數作為點綴,內裏往往藏着一些肉眼都看不到的小螺子,不久長大了才會現形。

小魚命薄,不時會魂歸天國,螺命硬,到魚兒死光後,就能獨佔魚缸,而且許多品種是雌雄同體,單隻也可以不斷繁殖,因為會吃青苔污物,養來也無妨,但太多的話,就要狠心的把一些除掉。

然後,我發現一種平扁的螺原來很活潑,它的體積約一顆綠豆大小,不愛黏在水草或缸壁,卻整天貼在水面游泳,殼子不斷在轉又轉,身體一縮一放,依賴水平面張力就能前進,還會游去吃魚糧,十分有趣。

星期六, 6月 26, 2010

《海洋天堂》:死的牽掛,生的無奈

看得太多次預告片了,反而想看《海洋天堂》。在此之前,大概知道扮演患自閉症(內地喚作孤獨症)兒子的男演員文章,打敗了扮演爸爸的李連杰,在內地得到最佳男主角。而文章就是《蝸居》劇中的演員之一,在劇中只算是大配角。

最初看到李連杰,還以是大製作大片,後來才知道他是象徵式收取一元拍攝,相信是為了支持和關懷自閉症病患。一向喜歡李連杰,覺得他是認真嚴謹的人,但笑容卻有一種赤子的純真,而他近年行善的事跡更是值得尊重。他從南亞海嘯死裏逃生後,不久即成為「壹基金」,邀得不少影藝界人支持,看過一些報道,指出這個基金不是單純地收取捐款,而是要求善心人親身參與各項活動,絕不要沽名釣譽,所以李連杰拍此片,相信不會是為了往自己臉上貼光。

故事講述李連杰的21歲兒子大福相依為命,妻子在大福7歲時死了,李在水族館當電工,大福不能自我照顧,於是他任何時刻都帶在身邊,大福練得一身水性,在水中最自由自在,正如劇中所說,其實他本該是條魚,但錯生為人,所以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李連杰發現自己患上末期肝癌,欲與兒子同死,但失敗了,於是四出為兒子尋找寄宿處,可說是典型悲劇故事格局。全劇沒有過份煽情,也沒有刻意把大福抬高成擁自閉天才,而他雖然說是負累,但仍有人愛護,每條生命都值得尊重,不應被拋棄割捨。

兒子的角色肯定更易受注目,而李連杰這次放下大俠包袍,變成背着龜殼逗兒子的慈父,演來尚算稱職,只是有時候裝老裝得過了點火位。留下較深刻印象的,是他與另一名女演員的感情線,因為不想連累別人,於是不敢與她開始,那種背負,雖說不能計算,但值得嗎?

生命是條獨立的時間河,死了即到了終站,那是一種解脫,但也免不了牽掛。一些生命帶來了另一些生命,

到了片尾字幕,看到許多幕後猛人的名字,杜可風攝影,奚仲文美指,張叔平設計,連主題曲都是由周杰倫主唱,對我來說,最刮目相看的是看到久石讓的名字,相信大家都是有心去做這部電影。

下着大雨的六月下旬,滲淫着仲夏意識,很想很想出走。

星期三, 6月 23, 2010

花情

就算是自作多情也好,我已認定我家樓下的曇花是為我而開。

又是六月天,總在最偶然的機會下,嗅到那淡淡的花香,拳頭大的四朵白花,在夏夜的雨後傲然盛放。

原本今夜是累透了,回到家已是凌晨時份,不想動,但窗外的月色太美,太明亮,誘惑着我。剛下了一陣雨,讓把令快要中暑的高溫稍稍擊退,為了月色,還是決定要來一場夜跑。

每一步都累,回程時頭都幾乎抬不起,要不是那種似曾相識的香氣在夜色中瀰漫,也不會舉頭細望,又見到老朋友了。

已是第三年見到了,最印象深刻的還是邂逅的一刻。那時與朋友都沒有見過曇花,卻一起被那種美攝住,可惜那種淒冷而不能見光的美,在日出前就得終結。就如人生中許多美好的事,總是短暫而留下遺憾。有些事情,就算明知結局是悲壯,還是選擇去經歷,過程中令人成長了。

剛巧前幾天借了K先生的相機,還沒有歸還,這種機緣彷彿是天賜,曇花果然是為我而開,每年的美態都不一樣,明天依舊會凋謝,那種香氣卻早已深印記憶中。



星期六, 6月 19, 2010

令人失望的點心專門店

深水埗臥虎藏龍的食肆太多,從老字號小食到新式日本料理一一俱備,我懷疑這種環境會令這區域的人特別「嘴刁」,對食肆特別嚴格。早陣子看報紙得知屬「米芝蓮一星餐廳」的添好運點心專門店在區內落戶,由於位置不算當旺,舖面大了,所以繁忙時間甚至不用等位,遂興起食意。

許多人都知道,添好運的旺角廣華街分店長期有人龍,飽肚等位到入座時剛好再肚餓,才沒有那麼多閒情去等呢。雖然那些點心由四季酒店龍景軒點心部主管出手製作,但一直無緣品嘗。但是,趁機去新店光顧,首次已經很失望,前天再去一次,更失望,沒有第三次機會,以後都不會特意幫襯。

員工的服務態度勁差,個個嬲爆爆,那段時間門口沒有知客,店內也不用等位,隨便座,但選好點心後,良久都沒人理你。好不容易等到有人來,一面怒意地把點心紙收走,我幾乎要向她道歉,因為看來是我得罪了她,看到她們對其他客人都一樣,才稍稍放心不是我的問題。茶芥盛惠兩元,而茶壺則要跟鄰桌共用,甚至要到別桌去拿。茶不好喝,而且是半涼不熱的,最差。

過去有人買過添好運的酥皮叉燒包,真的很好吃,當然要再試,這次皮仍香脆,但饀料太濃太甜,要灌劣質茶沖淡。陳皮牛肉球還算香及惹味;燒賣過鹹,用料也不特出,不算好吃;黃沙豬肝腸粉最衰,明明說是即叫即蒸,但上桌時已涼了,有些豬肝還掉了出來,涼了後有少許腥。其他點心也真是普通過普通,美心酒樓一定較這裏好。

服務差、茶劣、點心不算好、環境更是又嘈又窄,若米芝蓮評審員到過這間店,大概要立即將它「摘星」吧?

走出店後,想到澳門一間咖啡室被香港某位所謂食家光顧後,惹來大批「為食兵團」,令店內食物太夬快沽清,食客太多令街坊不便,而老主顧則無法重臨。店主更諷刺香港商人的經營理念,「牛雜魚蛋檔口亦欲將之上市,方顯成功」,而馬交小店則求平穩。看到這間點心專門店的例子,不無唏噓。

星期一, 5月 17, 2010

開始懂了

生活是殘忍的,不由人的,這些都是顯淺的道理。人總是愛自欺,事情還未發展到最後,就想說慌多騙自己一會,其實真相早就了然在胸。

選擇長久的、慢慢地痛,抑或一口氣地淋漓地痛?刺到最深處,也許有一種快感吧?謊言不要去揭穿,但人還是會成熟了,有些道理,有些事情,就算不想去了解,還是開始懂了......

寫於516公投翌日。

星期六, 5月 08, 2010

假如從頭活一趟

終於還是看了風車草劇團的《小心!枕頭人》,梁祖堯不再搞笑,演譯了多重變化的角色,之前聽他說過,這是他投入劇場十年以來,最難演的角色,因為不知該怎樣拿捏主角的人物性格,看罷這套劇,很同意。故事情節是很複雜,很難說得清,主角卡卡卡是在屠房工作的小說家,寫下許多小童被殺的小說,其中一篇的主角是枕頭人,它看到許多成年人長大後很不如意,於是返回他們的過去,勸小時候的他/她自殺,免卻日後的痛苦。枕頭人會把事情當作意外,一直陪着小朋友死亡,那不是孤獨的死法。

卡卡卡有一個弱智的兄長,父母則不在人世,兄弟相依為命,他的小說絕大部份都沒有發表過,但城中卻有些小孩,像小說裡的情節般被殺,到底誰是兇手?其實這套劇的重點不在於誰是兇手,而是假如這個世上有枕頭人,痛不欲生的你,寧願在小孩時候就死了嗎?

這套劇的主題很黑暗,很灰,令人不期然地想到自己的人生,假如從頭活一趟,小時候你就知道以後是甚麼境況,還願意活下去嗎?可惜人是永遠無法預知以後,或者知道都不會相信,若不是對以後還有憧憬,生活裡只有絕望,死了不是更痛快嗎?

人大概都是犯賤和自虐的,世界裡沒有多少人是知足的,總是有不如意事,就算明知未來是痛苦,還是會不顧一切向前衝,摔得遍體鱗傷還不後悔。或者,會不會為了那種傷痛的感覺,才繼續活下去?

星期六, 4月 03, 2010

吃了一個甜筒

有時候,購物不是單以價錢去作出決定。家中附近的街市,價錢和貨式都不是最好的,有一個開生果檔的婆婆,水果都不太新鮮,經常在檔中打盹,舖位小小的,選擇不多,我懷疑是她的家人打本給她過日辰。每次經過時見他生意不好,總是有點不忍,就會買幾個縐了皮的橙,回家榨汁算了。有時經過較大型的街市,也有些長者在賣一些賣相不好的菜或薑葱,我也會買一點,總覺得這是老人家掙回來的尊嚴,令人有點感動,可惜在講求成本效益的社會中,政府寧可他們去領綜援,然後屈在家人,那那道讓弱者自食其力的夾縫,日漸被趕絕消失。

家中附近是學校區,中午時經常看到年邁的伯伯推雪糕車在路上走,身型矮小瘦削,推得很吃力,看上去也有點不忍,但這難道不是他的尊嚴和樂趣嗎?經常聽到人家說,這些長者一旦退休,生命很快就走到盡頭,所以見到他還有氣力在路上走,也有另一重的安心。伯伯在學校午飯或放學時份,經常都被學生圍着,我想生意應該還可以。今天是復活節假期,他把車停在慣常的位置,很寧靜,他就專心地低頭看報紙,學校也放假,我想他可能半天都沒有生意吧,於是,我首次光顧他,吃了一個甜筒,朱古力味道。

其實,我不愛吃朱古力,更加不愛吃有棉花糖的古朱力雪糕。或者,下次要芒果味吧。

伯伯,希望繼續在街頭見到你。

星期一, 3月 15, 2010

中女廚神之枝豆篇

所謂中女,年齡限線已愈推愈前,現時已推到25歲,即是連周秀娜到5月生日後就係中女。嘩,我當然即刻身撲埋去認啦,否則遲啲變咗熟女,仲弊!

中女網主近日公事繁重,少了更新網誌,居然有所謂粉絲投訴,叫我得閒寫下多幾篇,其實我只得閒死,唔得閒寫,很抱歉了,唯有講句盡量啦。

但是再忙還是要吃,又唔想修身減肥,怎說都不能虐待自己(其實好想虐待其他人囉)。早前跟朋友到日式餐廳共敘,席間叫了枝豆,即是我們在街市常見的毛豆。豆殼帶有微微的鹹味,把中間的豆擠出來吃,不知不覺間就吃了許多。最好笑的,是同桌有兩三人不知枝豆殼硬得不能吃,結果有人勉強嚼了半天才吐出,有點狼狽。

豆的味道是淡淡的、爽口的,回家後一直記着那種口感和味道。上星期朋友S生日,我負起當大廚的重任,在街市看到毛豆,於是買了一些。其實過去從來都不愛吃這種豆,也沒有買過。那天晚上,首次煮毛豆,方法是自創的,十分簡單,也十分成功。

首先是把和枝豆份量稍多一點的水煮沸,下適量的鹽,不要太多,以免過鹹,然後把豆放入,煮約5分鐘即可。把水倒掉後,豆身仍是濕的,就再灑適量的鹽,再把豆炒至差不多乾身即完成。最好用易潔廚具,因為鹽會黏底,令豆不會太鹹,食具亦容易清洗。

整個製作過程毋須10分鐘,需按材料份量去調節時間,首次加鹽可以令豆保持青綠,第二次則是吊味,切記不要煮得太久,否則豆會變成啞色,口感也不太好,而枝豆冷熱均可吃,亦可放進雪櫃保存。

星期日, 2月 14, 2010

如果我是麥家碧


坦白說,最初看到曾特首那個《回家真好》的動畫賀年片,真的想講粗口問候曾先生,怎麼把好好的,屬於香港人的麥兜沾污了?許多麥兜fans都說,那個純真世界都因那段30秒短片而蒙上污點,有人在facebook發起「拯救麥兜,反對賣仔」群組,有人發誓從此不看麥兜,更有人把茅頭直指創作者麥家碧,認為她為錢出賣靈魂和被洗腦,站到民望低落,管治不力的政府那邊。報章說,製作公司只收10萬元的友情價去製作這段短片,觀乎坊間反應,可說得償失了。

自己都是喜歡創作的人,也喜歡動漫畫,不算是麥兜的忠實粉絲,但總算有進戲院看動畫。一剎那的莫名怒意,不久就消散了。試試站到麥家碧那邊去看事件,也許就能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我想,乞我憎的曾蔭權,大概是真的喜歡麥嘜系列的產品,也欣賞當中的創意,若把「曾蔭權」和「麥家碧」的名字打進google,就知道兩人以前最少兩度碰面,談及創作與個人理想,可見他們可算是「老相識」。

如果我是麥家碧,面對政府邀請為特首製作賀年短片,可以推辭嗎?藉口呢?太忙?你形象欠佳,唔做?那樣等於強姦麥兜?你石配我去畫漫畫?都很難吧?或者,製作公司會不會想,畢竟新年是觀樂節日,盡力地做好短片為市民過年,不是更好嗎?漫畫裏的世界的確純真可愛,但面對這樣的邀請,無論個人立場如何,實在很難推卻。

你可以不再喜歡麥兜,但請認清敵人吧,無謂怪責創作者了,她只能盡力把委託的工作做好。

星期一, 2月 08, 2010

人群恐懼症確診者

作為一個人群恐懼症的確診患者,最糟糕的,是在大眾假期裡休假,即是宣布我將變成「宅女」,長期不用出街了。

工作多年,已不記得多沒不能放周日或公眾假期了,香港人口不斷膨脹,加上源源不絕的表叔表嬸遊客塞滿了商場街道,我早就判定香港已經不宜居了。一位經常來港的外地朋友,在聖誕節重來,不斷埋怨街上人太多,其實他年中才來過,但人潮又嘈又擠,令他怕怕,說考慮是否再來。

我早怕了人多擠迫的地方,港鐵應是全世界最賺錢的鐵路,永遠有辦法把整個車廂塞滿,卻不理乘客的感受。上周六不幸要到旺角走一趟,車上、街上、食肆裏,全部是人,加上天雨潮濕,真的病發了,被迫匆匆忙忙回家。唉,還我閒日的休假來吧!我不想放公眾假啊!

星期六, 1月 23, 2010

Mary 姐

最近鄭秀文經常在媒體出現,然後趙頌茹又宣布結婚,但心裏卻出奇地想起Mary 姐,那是《無間道》第二集裏劉嘉玲的角色,是曾志偉(韓森)的女人。無間道裏有三個Mary,一個是劉嘉玲,陳冠希(少年劉德華)因為迷戀她而甘願賣命;但劉嘉玲是大佬的女人,得不到,只好滅口,無論是黑道的小混混,抑或警隊的明日之星,劉健明(劉德華的角色)其實是為Mary而活著,可以為她殺人,也可以變成魔。

Mary姐是被劉健明殺死的,既然不能成為我的女人,殺了更好。然後,在第二集的最尾段,在報案室裏的軍裝警員臉前,有另外一個Mary,是趙頌茹,一瞬即逝。鄭秀文的Mary,選擇大義滅親,跟劉嘉玲的Mary相差大遠了,那不是劉健明想要的女人。

愛着黑幫大佬的Mary姐表面淡定堅強,為了那個男人可以犧牲一切。韓森跟她在一起時,是佛,失去她,變成魔。三部曲中,其實最喜歡《無間道》第二集,每次重看都有新的領會,吳鎮宇也做得很出色。有人認為第二集既沒有首集的驚喜,也不及第三集般卡士強勁,但細心去看,就會發現故事內容、人物描寫、節奏的變化,都很耐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