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1月 21, 2009

噴血與嘔血

總覺得陳冠中的《我這一代香港人》和呂大樂的《四代香港人》是同一鼻孔呼出的作品,前者承認:「太多我這代人自以為了不起,其實比不上我們上一代,只是運氣比較好。」後者亦是「戰後嬰兒」,屬於草着先鞭得益的一群。兩者同樣「懺悔」,現時老而不退的那些中年至老年人,沒有為新一代創造寬容環境,甚至有所虧欠。

很可惜,就算戰後嬰兒們集體反省,也可能能集體「改過」,於是,誠如呂教授所講,第三代沒法上位,第四代注定是輸家。至於後生的年輕人,在終身學習/勞役的困局中,總體來就是看不到希望。

作為夾縫中的失敗者,不懂太多大道理;而作為女性,無論是被迫抑或自願,是蔑視抑或需要,總會留意到各類纖體美容護膚品廣告。不論男女,人就是貪美厭醜,自已不漂亮都愛看靚女,坦白說,對那些廣告,很厭惡。原因不在甚麼貶低女性,甚麼只講外表不求內涵,別假腥腥,誰都會以貌取人,既然是以美作賣點的廣告,可不可以美一點?

10年前有鍾麗緹,美麗驚艷,怎麼10年後又是她?39歲已是三子是母,有一種爽朗的成熟美,還好相貌尚算討好,只是她打算賣「s」型賣到甚麼時候?而八十年代屬於「開心少女隊」的袁潔瑩,她的胸真的那麼吸引嗎,怎麼可以賣完又賣,難道試了那麼多間豐胸公司,心口那團內漲了點就美嗎?唉,八十年代的少女,現在都40了,而且變成疑似女同性戀者,廣告還有用嗎?(先旨聲明,我可不是歧視同性戀。)

悲哀的時,霸佔賺錢重地的女星,全都是上世紀的「新人」,鍾楚紅,1979年參加香港小姐,得第四名,現年49歲,拍了廣告,但沒有全面復出;周慧敏,42歲,九十年代的玉女,而家都係喎;李美鳳,46歲,嫁到台灣生無憂,近排再現形象又是惹火尤物......近日最驚嚇的,是44歲的李麗珍,20幾年前出道時被叫珍妹,迷倒當年的老中青雄性動物,事阻廿年,依然係「珍妹」喎。饒命呀,我只記得佢到髮型師兩公婆的淫亂史,怎麼早前被人偷怕變了肥師奶後,轉身又出來賣纖體廣告?穿內衣上陣的造型貼,caption依然是「令人噴血」,想起她這些年來的轉變,其實我較為想嘔血。

不是嫌棄那些伴陪自己成長的女星,只是,可不可以做一些適合自己年齡的工作?誰說娛樂圈貪新愛舊?那圈子應比任何行業轉變得更加快,但現在霸着整個行業的人,幾乎都是八九十年代香港娛樂圈最繁盛時的得益者,當年出道的新人,不見得比現在的好,有些歌唱得超爛(周慧敏簡直是糟蹋了所有歌),也不是態度很好,賭錢吸毒失場鬧事,哪個年代都有。但他們有時間浸淫、練習,挑選,而現在的新人,只能在最底層掙扎,生存空間太少了,望着李麗珍的「嘔血照」,不知那些o靚模有何想法。

唉,珍妹,返屋企食飯啦。

2 則留言:

cherry 提到...

或者她都不想賣肉, 但除此以外賣什麼? 其實也很悲哀!

Nobody 提到...

咁又係,我想賣肉都冇人買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