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0月 09, 2009

離開,是為了回來?

早幾天,身處非洲的Y說他的隨身包包被偷了,損失了所有相機和護照財物,十分無助。還好是還有一張提款卡在身,相片到下載到手提電腦,不至於陷入身無長物的困境。呆過、驚過、慌張過,可以想像到他的焦急表情,但沒有很憤怒或急燥,逐一處理了該處理的事情,大概開始用電腦做日常的工作,還寫了Blog。

他沒有對賊人發出怨毒的咒罵,只說「我希望相機能找到比我更好的歸宿;我那個看起來很舊很殘的frietag背包,希望有人能認清楚它的價值;我的美金能讓多幾個人獲得溫飽等等等」。當他在msn告訴我經歷時,用輕鬆的語調去說一件很嚴重的事情。我沒有說甚麼小心點,為甚麼那麼不幸等等那種說話,只是回覆:「你是那種還有一條命在,都會把這樣的事情當成趣事來看的人。」

我的回應也成為他blog裏的內容,他認為:「這的確是一件不怎麽有趣的趣事。我沒有失去的是幽默感,我也相信很多事情,要用冷酷的幽默感,才能度過。」原本有想過跟他一起去非洲,但最終沒有成事,雖然遇到不快的經歷,但他還是喜歡上那個國家,會再去。下次,也許我們一起去。

每次出門都是一趟未知的旅程,不知會遇到甚麼人和事,有時登機前,總會想,也許突然跌下,一了百了都是好事,但遇到氣流時,還是怕得要死。

要出門了,去四川野營,朋友於一年前已開始計劃,當時聽起來是多麼遙遠,Mission impossible,出門前還是覺得有點虛幻,倒是這幾個星期不斷倒水式購物,情景會比較真實。有人問買了多少錢?我說不敢計,也不想計,畢竟還有心力,錢倒是變得次要了。

有些活動,是由上天去揀適合人選,例如馬拉松和登寒冷高山,前者還可以苦練,後者是未來十數天的挑戰,一旦出現高山反應,可能只能回頭,待在城市直到假期完結。據說沿途還有可能出現土匪,有報導則指該處有藏人騷動和扎針事件,人和天,都有潛在危機。

跟朋友說,離開,不知道能不能回來,不是唬嚇,而是的確有點擔心。若能回來,又要繼續捱日子,人和事,又會不斷轉變,還是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