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0月 04, 2009

遺失了的月光

中秋夜,抬頭看月,被月暈包裹着,透着淒冷、微弱的白光,在不夜城裏,有種心虛的渺小感。伸手,及不到,原來我想念的中秋月光,去年已遺落在印尼的Moyo Island,那一年,那一夜,就在Amanwana渡過。

腦海裏記起夜裏的海風和浪濤聲,寄居蟹向帳幕屋一步步移動,在石頭上發出鬼鬼崇崇的聲音,一個不留神,以為小石子被風吹動,暗黑中,生機活現。

追月的夜裏,我們坐車往峇里島的深處進發,旅遊巴在公路上似乎是追趕着甚麼,那輪圓月在倒退的樹影間顯得特別大、特別亮。但誰都知道,趕不到的,就是永遠都趕不到。許多人,許多事,就只能遙遠地張望,能夠登月的,畢意是被選中的幸運兒。我才沒有那種福份。

2 則留言:

Chong 提到...

你呢篇寫幾有意境

Nobody 提到...

意境?即係乜,好深喎。

其實係亂寫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