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月 31, 2009

川藏高原亡命之旅(3):強國的無良指數

公平一點說,出國旅行,到任何一個地方都總得有做「羊牯」的身心準備,當然還先要為荷包進補,以便被搶掠時增強抵抗力。而強國強盜的種種劣行,早已在各大媒體中曝光,無良指數達impossible is nothing的地步,用「喪盡天良」來形容還算客氣了。16天的川藏行,還好沒有遇到傳說中的欄路拋死屍、截劫劏肚搶內臟殺人等血腥事件,最終還是能四肢五官齊齊整整返家,實在不幸中之大幸。

在旅途中,當然遇到壞人,但僅是欺騙車資搞亂行程等小事,最終都逢兇化吉,壞事變好事,強國還是有不少好人,讓我們感激及銘記於心,祝願好人能有好報。但是,無論是好人還是壞人,當深入一點對話時,沒有一個說敢說政府不腐販,所有人都痛罵官商勾結,土豪橫行,那些小壞人,以劣質方式去反抗大壞蛋,傷及無辜,也令旅客留下極劣印象。

於是,我們在一天內遇到兩個極度無恥的司機。

那天,我們要從康定到丹巴,距離約130公里,正常爛路車程約3小時。跟壯漢B向小麵包車問價,那班藏人總是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不懷好意地商議一輪,然後開天殺價。我們深知已成為肥羊獵物,只好轉身就走。其後壯漢B召來早前乘搭過之的士,當時司機說450元人仔包車,但來到後,聲稱路程長,立即加價50元,我即時反感,他還敢說路程是170多公里,好遠。我們說路牌指示都沒有那麼遠,那位厚顏司機,最然說路牌不可信,只有他車上的距離表距才標準,嘩,小小的士可信過路牌?他說時毫不臉紅,利害。

為免擔誤時間,兩名壯漢還是決定上車,小女子只好相從。路當然爛,我們不太趕,叫司機不用開得太快。但原來趕時間的是司機,他趕着下午4點回來交更,那時已經是12點,怎趕得及回頭?他只顧着忙命猛衝,我們叫「慢點、慢點」,他就聲稱自己曾當兵,開慣車,叫大家「放心、放心」。我以為自己玩緊「瘋狂的士」遊戲,但一點都不有趣。

車上客人都抽煙,但司機卻是煙剷,叫他別抽,他就說:「開窗,不打緊,沒事。」壯漢A作狀想嘔,但司機依舊擔煙飛馳,我十分不滿。

大約一小時後,駛到一個路口,原來是修路,下午5點才開通。大白天才修路,這當然是有中國特色的做法,只方便工人也,之前也曾遇過,通常司機交涉或講關係後,通常都能通行。那位天殺的司機,懶理,亦不交涉,只說自己趕交更,家下點算?我們都想問點算,原來城裏所有司機都知有關卡,他明知去不了目的地,明知要交更,但仍把我們這群羊牯叫上車,載到閘前渾吉,賣豬仔也。

我們無法說服關閘開行,只好折返附近的小鎮,吃飯或改乘其他車輛,那位無良司機,居然說已走了大半路程,要我們俾「合理車費」,當然最好是全額。壯漢B大怒,雙方爭吵,臉紅耳熱,大家都想講粗口,以往到落後地方旅行,那些司機最多是開貴一點的車費,繞長一點的路,但總能到達目的地,這是我們被丟在中途,那司機還可以裝出一副愁容,扮受害者,唉,他知不知道「受害者」的定義?

用180元打發了那位賤人,我們又被人虎視眈眈,三位藏族美少女駕着農夫車兜搭,說有辦法即時過關,位位車費100元。我們講價80元,她們拒絕,拉倒。其後另一位阿嬸又兜搭,講好價60元,美少女卻回頭,說80元都得,但我們明白「少女不等於有良心」的硬道理,拒絕上車。誰知少女即時顯露兇相,駕車在我們身邊徘徊,那位阿嬸則閃閃縮縮,說不敢得罪對方,車要遲點來。那位少女則揚言:「全鎮都知道是我們不載你們,無車敢載啦,你們在開閘以後都無車坐。」惡成咁,死未?

好不容易,鬼鬼崇崇般匆匆上車,駕車者是一位藏族少年,一身哈日的A貨潮童打扮,頭髮豎得高高的,印身印勢,車廂播着極高音量的周杰倫,來來去去就是一首《時光機》,叫他收小聲點,當聲唔到,嘥氣。其後有兩位本地人上車,擠得很。

這次可過關了,但駛到中途,車上兩名客人率先落車,又使詐了。車子突然停在如石礦場的荒野路邊,少年露出一副為難的痛苦表情,不知是失戀還是索k,總之是是緊急送院救治那種樣子。他說,前面的主要路段被本地惡霸買起壟斷,除了惡霸經營的指定班車,其他車都不能通過,否則打完司機再罰款,近經正嚴打搵食車。即係,這部車是不能通過此路段,亦不能到達我們的目的地。那為甚麼叫我們上車?現在要怎麼辦?

當然,錢能通神。他聲稱叫親戚駕車來接我們,那是有勢力人士,不怕,但我們要先給300元車資,再給接應的司機300元。即是,180元的車費,暴升至600元。我們不信那種土豪買地的想法,反面,鬧交,從未見過壯漢A如此暴燥,大家搬行李落車,走人,但還是被屈了150元車資,司機臨走前還露出一副「睇你點死」的樣子,那真是高質素的服務態度,強國子民的無良指數,高得世界罕見。

於是,3位地球人流落外太空的石礦場,夕陽無限好,天色已黃昏,孤苦無依,怎辦?最終回分解。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在外國坐車被呃機,有時還以為,言語不通容易被呃。返祖國,言語通,原來仲易被呃!

Nobody 提到...

人家言語不通,最多都係呃多啲錢,但總會去到目的地,但斷不會車程由3個鐘變成10個鐘,仲要根本唔打算車你去。

講無良,祖國子民贏晒。曾經反思,係咪同沒有宗教信抑有關?強國總是講經濟,凡事講錢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