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0月 27, 2009

川藏高原亡命之旅(2):腳腫到襪到着唔落

作為長期在平原地帶活動的地球人,登高原跟登月球一樣,理應接受專業的身心輔導,甚至要特訓。但是,吔吔烏的我,連高山反應的病症都沒有細看,上山形同尋死。預算7天遠征100公里,結果怎樣呢?答案是中途退隊。

我們只參加了4天野營,行了62公里,已足夠令人感受到在死亡邊沿徘徊的滋味,我甚至時時刻刻想起龍應台新書《大江大海1949》的行軍悲壯情景,我們真的好像行軍,而且前後5天沒洗澡,身上雖沒甚麼異味(可能是人人都有,或者嗅覺凍到麻木,失靈也),但頭髮「一餅餅」,正宗的人模狗樣。

山上的氣溫變化很大,早晚都寒氣襲人,早午則升到十多度,衣服不停轉換,唯一不變的,是鼻孔長期冷得掛着兩條鼻涕。我的鼻涕稍為帶點色彩,可能是因為鼻的壁膜較薄,長期流血水,懷疑會因失血過多致死。我跟壯漢AB都以為是去郊遊團,(白癡)相機不離身,不停說「好靚、好靚」,直頭好似神棍聰讚小甜甜,一面說靚一面按快門,貌似張敬軒的壯漢A還不停擺post影相,結果常被隊友催促:「唔好影相啦,快點行,趕唔切去營地呀。」耷頭,又行軍。

第一天,上過高原的行山老手壯漢B出現高反,步伐特慢,我還充當「護漢使者」,全程做伴遊兼代他孭背包,幾英呀!晚上,正為壯漢B擔心之際,原本生龍活虎的壯漢A,拿着煮得勁難食的出前一丁,突然臉色大變,把麵放下,立即竄入帳幕,整晚一倒不起,高山症發作也。當時我跟壯漢B說,明日若他們其中一個有事,我們即走。

我本來是最「正常」的人,還幫忙煮食及清潔食具,手都凍僵了,才縮入帳幕睡覺。詎料,半夜突然頭痛、發燒,全身水腫,大鑊,高原反應......在接近零度的氣溫下,成身大汗,滋味是否如焗桑拿?我沒試過,不知道。好不容易捱到早上,我的燒退了,三個地球人商議是否該退出,因為第二天是最辛苦的,卒之,唔識死字點寫,決定繼續行。

第二天,果然最甘,要穿過4920米高的上熱烏且押口(即山峰),因為首天的確行得慢,翌日要追回落差的距離,行十多小時,已且很趕急。壯漢B依舊慢慢行,我退燒後狀態不錯,也跟行上大隊,但卻走了岔路,一時心急,跑上一個約十多米高的山坡,弊,忘了在高原上要扮MJ,即慢動作做moonwalk,一輪如熱舞般的劇烈動作,身體缺氧,體能急降,開始高反發作,幾乎無命。

到了午後,我和壯漢B都大幅落後,望着高山,行5步就要抖一抖,慘過老人院阿伯,肯定無力登高山,卒之每人被迫豪花250元人仔租騾仔,騎到押口前再攻頂。爬上約百多米高的山峰,每日步都更辛苦,終於抵達了4920米高處,山上積雪,寒風如刀,影相都目無表情。回過頭來,已是站於雲層之上,眺望下端的雲海,肉體經過煉獄式的洗煉,就是要追求剎那間的美景,卻覺得很值得。
匆匆留影,趕下山,是另一場意志和肉體耐力的試煉,重症的高反來了,蛇步,在惋延的小路中左搖右擺,幾次都幾乎跌倒,當地的馬伕都看得心驚膽跳,結果像攙扶娘娘搬拖着我下山。開動「自動導航系統」,胡亂地行,也忘了如何能走幾公里路下山,沿途想嘔,幾次跑到草叢裏,卻嘔不出來,很辛苦。

壯漢A率先抵達營地,貼體地為我張開了帳篷,簡直如救命恩人,我連水都喝不下,吃了一口米粉,想嘔,忍住,吞了藥,躲入帳篷睡覺,晚上如常頭痛發燒,心跳紊亂。人很累,但無法入睡,其實登高原後,一直睡不了,輾轉反側地等到天亮,當感到心胸混亂地起伏時,會想自己會不會客死異鄉,成為新聞主角?或許,這樣死了倒好,不用煩。

但天亮後,命仍在,帳篷都舖了厚厚的雪,室外氣溫是零下幾度,亞熱帶的地球人,興奮地在「雪地」拍照,雖然頭痛若裂,但高反症狀好像減輕了一些,已無路可退,只好繼續玩命。還好是第三天的行程不算太辛苦,無驚無險地走完,晚上還能協助煮食,但取水時,卻把LX2相機掉到河中,當然壞了。睡覺時仍然發燒。
到了第四天早上,兩位壯漢都能適應高原了,我卻嚴重水腫,雙腳腫得腳趾如香腸,腳眼塞了網球,所有關節都消失,我想報公安,不是為了LX2相機,是想尋回腳眼。雙腳肥到幾乎襪都着唔落,但因為要走山路,硬塞到爬山鞋裏,一步一痛心,腳踭起了大大的水泡,痛徹心脾。幾乎是以拖行的步伐到達貢嗄寺,遠眺貢嗄山,那是我們想看的神山,巍峨偉大,那一刻,忘了痛與苦。

後來到了藏民家過夜,凌晨時份再乘拖拉機登山看日出,四周都是霜雪,海拔4000多米的日出,很壯觀,很凜冽,那串鼻涕沒有被吹斷,一直在流,臉上皮膚被吹爆,開始甩皮,幾駭人。我想嘟嘟姐該來這種地方,不用果酸也能換膚,夠天然吧?

到了這天,跟隊友分開,我們三人做了逃兵,決定離開外太空,帶着腫如豬仔腳的雙腿,提早返回地球。










3 則留言:

Chong 提到...

行毅行者唔係100公里最最辛苦,而係無得訓兼無涼沖。

毅行者只係一晚,Wild Camp等於無得訓,仲要在幾千米wild camp咁多日,咁真係好難,我一定投降做唔到。

你有潛質參加喜馬拉雅馬拉松,不過都係咁多日無涼沖!

Nobody 提到...

係,wild camp真係等於冇得瞓,加上高山症,每晚都瞓唔好,而冇得沖涼亦好慘,周身痕也。

但係,返到來,又對一切好回味。

邊有可能玩喜馬拉雅馬拉松,我今年降呢玩10公里咋,不過希望時間上可以跑好點。

Chong 提到...

你都仲記得何鴻燊呢句,肥到襪都著唔落,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