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18, 2009

圖文傳真:祝我愉快

兩次,還是三次呢?像一張童話世界才有的大木椅,擱在經過悉心計算與條剪的草叢之間,但沒有人能夠坐上去,因為旁邊都圍上籬笆。看著樹在苦苦掙扎,不斷長出新葉,望能抓到一線生機,早前樹幹旁的小枝幹已長到大半米高,生命力旺盛,我想它能活下去吧?我希望他能活下去。但每次颱風過後,樹幹又變會光禿禿,樹皮越來越乾涸,活得太累了吧?看得有點心痛。今年颱風特別多,這樣的事,是兩次,還是三次呢?這次過後,再有下次嗎?

記得是去年的事,那天上班時,看到工人拿着像屠刀的電鋸,像《大逃殺》般大開殺戒,在10多米高的鳳凰木上手起鋸落,一截截,一段段,枝椏墮地後,葉子很快變得乾軟。我瞪著驚訝的眼神與「修樹」工人對望,他們若無其事的加把勁工作......又一截樹幹掉落,只差沒有血花四濺。在石屎森林中,沒有修飾,只有毀滅。

看,都鋸到最底了,明明樹幹中沒有蟻洞,雖然不屬古樹,也不用說鋸就鋸吧?至今還記得婆娑樹影的溫柔,雖然只是幾步的庇蔭;還記得紅與綠的對襯,雖然只是一剎那的視覺刺激;還記得電鋸的刺耳聲音,雖然對路人來說是稀鬆平常。

三次,還是四次呢?人受傷後,也能像路邊的大樹振作掙扎嗎?就此倒下,也許是一種解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