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16, 2009

有病呻吟

身體和思想是兩個組合,可以互不相干,也可以互相牽累。當開心時,每個人都希望身體最健康,盡情享樂;傷心呢?有人想保持強健體魄,與傷感對抗,我則寧願選擇有點小病,可以把心靈的受傷,推算是到身體的爛賬上。

昨夜,在忽冷忽熱間和噩夢連場下,驚醒了幾回。近日在看《烙印戰士》,夢境就像走進了《魔戒》般的奇異境地,奇幻、血腥、暴力,被怪物追殺,像虛幻的電影場面。然後回到現實世界,凌晨時份走在旺角街頭,百老匯戲院對開,尾隨着一個穿黑外套的男子,短髮,身高也許比我矮一點點,很年輕,樣子只能用平凡來形容。我感到他跟在背後,距離十多米,決定轉身望著他,據說這樣有助嚇走匪徒。

他停下腳步,有些遲疑,但還是走前,手插在外套袋裏,有武器;我退後了幾步,他拔出刀,......救命......望向擲鏹水彈的奶路臣街位置,街上應該很多人,有人來嗎?轉身一刻,被自己的叫聲驚醒,又是一身冷汗,對於夢中的匪徒,印象還是很清晰,那是冬天的夜晚,風是冷的。

這夜,有時是因為發滾而醒了,有是冷得打顫,半夢半醒去拉被子,不斷冒汗,頭髮都是濕的。早上,不知流了幾轉汗,無力,不想動。

是感冒吧?聽了幾次張學友的《有病呻吟》,身體的小病,應該很快好吧?

2 則留言:

LEWIS 提到...

保重身體,小弟病了三個星期猶未好,
只是感冒,卻變成咳嗽持續,煩。
你的夢好夢啊
要找專家解解??

Nobody 提到...

專家都解不了的,不要忘記,我都係一個神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