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月 18, 2009

明年今日

無病呻吟也好,有事懨悶也罷,失戀失業失身失足失敗,人生總會有傷心事,而且往往還要較開心事更上心,明顯搵自己笨。遇到這種情況,總會聽陳奕迅的《明年今日》。那是02年的歌,很記得當時是先在雜誌看到歌詞,然後再聽到歌聲,至今仍是最喜歡的Eason金曲之一。那時的他,似乎菱角未磨平,也不算是大哥,倔強而誠懇,大概是最可愛的時候。

記得很久以前,流行一種蠻有意思的玩意,就是寫信給若干年前/後的自己。我從來沒寫過,但這首歌卻有同樣功效,遇到某些傷心得想死的事,面對一些討厭得想殺掉的人,就一直聽這首歌,有時會聽一整晚,不斷重播,想像明年今日,一定會有所不同吧?時間是最佳的良藥,可沖淡仇恨,也能修補碎裂的心,只要留返條命,大把世界要捱。

這種想法乜許很阿Q,明天不一定會更好,但這種想法就像為不快事或懨悶的心情設定一個時限,生活變得有希望。不開心的人,不妨聽聽看,做做阿Q也不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