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23, 2009

國慶讀物

我發誓,那天出街前是打算去添幾件新衣,因為整個夏季都沒買衣服,除了狂訂制六四tee以外,基本上都是翻抄舊貨。雖說從來都不是潮人,但還不想變做霉人,總不想鮮果蔬菜都悶死,還是去選購一些吧。看了幾間店,沒甚麼心水,旺角太擠了,擠得人迷失主見與方向,結果糊里糊塗,還是跑到了書店,幾乎想問店員有沒有衫買時,才發現周圍都是書。

於是,我記起了,其實是想買的,原來是《INK印刻文學生活誌》,因為今期主打有我喜歡的龍應台。可惜她的新作《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要到月底才出版,不能一次買回家。這期是精彩的,紀念胡士托40年的特集很好看,還有龍應台的文章和訪問,她說新書是要向「失敗者」致敬,內容並非談大家想看的一九四九年的台灣,不是聚焦於「外省人」的流離,而是寫「台灣人」,滿眼傷痛,淋漓痛快,不去觸及,其實永遠不會好。

大江大海兩岸的兄弟國,對一九四九年都有不同的體會,台灣有龍應台為她立傳,中國呢?何時能有人深刻地探討傷疤的前世今生?

建國六十年,這本雜誌,以及龍應台的新書,該是國慶讀物。

星期二, 8月 18, 2009

明年今日

無病呻吟也好,有事懨悶也罷,失戀失業失身失足失敗,人生總會有傷心事,而且往往還要較開心事更上心,明顯搵自己笨。遇到這種情況,總會聽陳奕迅的《明年今日》。那是02年的歌,很記得當時是先在雜誌看到歌詞,然後再聽到歌聲,至今仍是最喜歡的Eason金曲之一。那時的他,似乎菱角未磨平,也不算是大哥,倔強而誠懇,大概是最可愛的時候。

記得很久以前,流行一種蠻有意思的玩意,就是寫信給若干年前/後的自己。我從來沒寫過,但這首歌卻有同樣功效,遇到某些傷心得想死的事,面對一些討厭得想殺掉的人,就一直聽這首歌,有時會聽一整晚,不斷重播,想像明年今日,一定會有所不同吧?時間是最佳的良藥,可沖淡仇恨,也能修補碎裂的心,只要留返條命,大把世界要捱。

這種想法乜許很阿Q,明天不一定會更好,但這種想法就像為不快事或懨悶的心情設定一個時限,生活變得有希望。不開心的人,不妨聽聽看,做做阿Q也不錯。

星期二, 8月 11, 2009

下落不明

以往在報紙雜誌,偶爾會出現一些尋人啟事:

「小明尋阿花,30年前在九龍城寨你欠我一粒波子未還,見字束聯絡」
「尋逆子大傻,爸爸去了賣鹹鴨蛋,速回家」
「鐵欄內的同學會,還記得一起朗讀的日子嗎?見字請電......」

內容有明刀明槍的,有隱晦的,不知能否在人海中撈到有心人。現時那些尋人啟示,更多是在網上貼了,在浩瀚的數碼資訊中,很沒被掩沒,反而在社交網中,倒是可以尋到許多失散以久的人。

都說我討厭用Facebook,現在的戶口資料都是假的,只是用來八卦八卦而已。最大原因是不想與那些老老老朋友、失散多時的幼稚園/小學/中學/大學同學重新聯絡。人的一生中,身邊的朋友和仇家就如滾滾洪流,舊的去了新的又來;曾經友好過,天天見面的好朋友,到了轉變階段,突然就會下落不明。

尤其是中學時的同班同學,大家有過許多開心時光,反正我是懷不透又好不了的學生,天天不是讀書天,搗蛋回憶至今仍然回味。踏出校門,各散東西,一個也沒聯繫,倒是和隔鄰班同學意外地結成一世損友。那些失散了的臉孔,有時也會懷念的,但卻越來越模糊,最好以後不要再碰上,很怕看到的是髮線後移、產後失修、中年發福......雖然有些人在中學已是這樣。失去的就是失去了,又不是金銀珠寶銀紙,遺憾也是人生的一部份,這樣就好了。

點一首歌給失散了的他與她,黃耀明的《下落不明》,女聲是林憶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