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7月 28, 2009

家務

是日也,放假突然頭病,慘!腦部受到攻擊,只好扯白旗頭降,做些虐待身體的事,例如做家務。

跟家人一起住的好處,是家務有人代勞。但獨居的生活,所有事都要親力親為,牆角那團塵埃只會不斷長大,絕對不會突然消失,為免變成垃圾屋的住客,久不久就要出手把敵人一掃光。雜事之中,做得最勤快是晾衣服,夏天的時候幾乎是天天洗,天天晾衣,家中的所謂露台是當風位置,一個晚上就乾透,已經變成熟手技工。

因為全家只有一個鋅盆,洗手洗面洗碗刷牙都是在那裏,所以用了的碗筷必須即日洗,想隔夜都好難。地方淺窄,新增的雜物和舊物爭用位置,經常是眼不見為乾淨,非到忍無可忍時,絕不出手。至於窗戶,外正窗外又沒風景好看,絕對不洗!

說到最討厭的事,肯定洗地了,每次動工前,必須把地面物品搬走,電腦的主機也要搬上小桌子上,大費周章後已滿身大汗。先吸塵後再洗地,一次用漂白水和清潔劑,另一次是用消毒藥水再拖一遍,被200呎的空間折騰到想死。完成了偉大的洗地工程,還要洗廁所,那時候,就覺得自已在扮演清潔阿姐,而且十分稱職。

辛苦過後,唯一享受是赤足踏在地板上,清涼乾淨的感覺很好,剛巧午後5時許的西斜陽光照進屋內,有點風,若能躺在地板上做個好夢,就圓滿了。..........可惜,還是頭痛! >_<....

星期一, 7月 27, 2009

爛唔爛?《殺人犯》

爛片主要分兩種,一是爛到透,看完之後,會盡力阻止身邊人去看,免得浪費光陰;另一種是有人覺得爛透,但相信有些人會激讚,例如《二十四城記》,又或者是《殺人犯》。當別人問要不要去看這種片?一時語塞,然後答:你自己諗下啦。

《殺人犯》就是這種戲,爛不爛?很兩極,有影評人破天荒地給予負一粒星,死不瞑目,慘不忍睹;但有影迷,就算不是郭富城粉絲,卻覺得很不錯。就是這種兩極的反應,吸引觀眾繼續入場。而我,看完後只想講粗口,贈編劇杜緻朗小姐兩個字:仆街!(不是對人,而是對這套戲的劇本的評價。)

據說,很多觀眾看完戲,都有想殺人和講粗口的衝動。K先生引述其同居男友T先生所言:出了戲院立即罵爆,後來發現這套應是cult片,也就算了,收聲。K先生就想,cult片?咁詭異,真的要見識一下。

k先生還未看此片,也不知會不會看,但相信,他走出戲院時,大概會親切問候編劇小姐,然後吐出一句:屌,柒咗!(並非有意講粗口,而是非常傳神的k先生語言模式。)

關於這部片的評論,已有太多太多了,前半段的懸疑,是有不俗的開始,後半段的搞惡敗筆,令觀眾的心態由期待變成厭惡,從而差生極大的心理矛盾,加上那些核突不堪的對白,還有那位小孩子的老人配音,真的令人失笑,很難不歸究於編劇的失敗。事實上,故事的構思相當吸引,就算由一般觀眾來當編劇,也不可能想出如此爛的結局,對編劇真的有點折服。

那天KY先生說在家看「垃圾電影」,那是周星馳的《整蠱專家》,他自稱熟到懂背了,但還是一看再看,然後慨嘆:「現在香港都沒人拍笑片了。」能令人看完又看的片,縱是垃圾都有存在價值,何況星爺的垃圾就是香港人的瑰寶。KY先生其實錯了,香港還有笑片,不少觀眾就把《殺人犯》當笑片來看,或許應驗了林海峰的詛咒:超低能、勁搞笑!

P.S:cult片難有一個絕對解釋,大概是怪異、偏鋒、邪門、搞鬼類型的戲,總括來說就是「怪雞」,例子有《標殺令》,要分類?都幾難。

補白:《殺人犯》的故事構思是頗有心思,但細節和故事發展,處處是浦澤直樹的《monster》和《20世紀少年》的影子,不敢斷言是「參巧」,但看過該兩套漫畫的人,肯定有這樣的觀感。只是浦澤直樹是說故事大師,是分鏡的高手,故事舖排的手法令讀者嘆為觀止;反觀電影出來的成績,除了上映時得到頗佳的票房之外,在此膽敢預言,觀眾日後對此片的評價就是爛,爛在劇本超級失敗!

星期日, 7月 19, 2009

8號風球看曇花

急風和陣雨之間,那抹淡淡的香氣又在夜空中飄散,漆黑中,3朵花蕊挺拔。

天文台掛了8號風球,花瓣也撐盡了,似在說:風雨來得剛好!就讓我們在狂亂激烈的夜裏跳躍飛舞,反正黎明一來,就是生命盡頭。窗內的燈光依稀可見,曇花的主人似乎沒有看花的心情,孤芳還是留待孤獨人自賞。

那夜一起看曇花的人,今夜不在。香氣似曾相識,滲進了記憶中,許多人,許多事,許多心情,已經不一樣了。

星期三, 7月 15, 2009

嚇人新詩系列(8):記得....忘記



記得小學唸過的詩,忘記你送給我的那首歌;

記得周星馳的爛片,忘記王家衛的傑作;

記得上期六合彩號碼,忘記夢裏下期頭獎數字;

記得自己十分富有,忘記信用卡爛數還沒付賬;

記得要敗家,忘記要養家;

記得要記住開心,卻忘記要忘記仇恨。

星期一, 7月 06, 2009

首會賈樟柯:《二十四城記》

記得黃偉文寫文章時寫過,忙到天昏地暗幾乎失去知覺時,只要有些微閒時間,就會拖着虛脫的驅殼跳上的士,盡最後一口氣司機直駛到百德新街,shopping充電。而我的充電源頭,則是漫畫、書本和電影。

不算很忠實的電影迷,但也試過一天看三套戲,空閒的時候試過把正在上映好片、悶片、爛片全部看了。雖然不少朋友把看完的影碟都丟到我家,但因為家裏沒有超級影音系統,加上太多雜務,所以很少能坐在屏幕前看完整套影碟,只好往戲院跑,花了錢讓自己坐定定。

已經個多月沒看電影了,所以今天無論如何,都要去戲院報到,結果看了賈樟柯的《二十四城記》。我知道賈導演的聲名越來越響,但我還是首次看他的電影,對這套片的感覺是──爛。我知道,很多影評人和觀眾對此片都十分讚賞,說導演很有心思地記錄了中國民間快要消逝、遺忘的人和事,這種看法和我的負面觀感其實沒有衝突,從來值得談論的電影,都容許存在不同看法。

我明白片中想籍兵工廠的變遷去反映中國人思想與生活的變遷,只要對中國開放改革歷史稍有認識的人,都明白這些都是老生常談。賈導演以訪談形式去交待,都是工廠裏的職員和子弟的自白,有些是真人真事,有些是演員,宣傳時,還大鑼大鼓地標明是陳沖主演。但看完就知道,陳小姐所佔的篇幅,和其他受訪對象差不多少,加入這位國際知名的明星,連同其他其位演員,令這部片變得極度造作,既不紀實,又不電影,在兩者之間的飄蕩。

影片簡介還說「故事」是圍繞老工廠的三代「廠花」去發展,但是,這部片其實沒有故事性可言,更不用說甚麼廠花了。有人激賞這種新嘗試,對不起,那種造作和計算,那上那些造作的鏡頭,讓我覺這是爛片。既然付了錢,我還是能看完全場,但有觀眾半場就走了。抽離一點來看,若導演不是賈樟柯,這部片會得到那麼多注目和讚譽嗎?甚至,還算是電影嗎?

看這部片時,腦海卻不斷想起《姨媽的後現代生活》,同樣是說被時代遺忘了的人和事,姨媽是文革下犧牲了的知青,不想痕跡地說出那一代人的悲哀,要說的,其實很深遠,反而很喜歡。當然,那部片還是有人覺得爛的,還說糟塌了發哥呢。

星期三, 7月 01, 2009

MJ live



繼續是MJ。

我想,很多人像我一樣,過去不特別喜歡他,但當全世界失去他後,才開始感受他的偉大。近日,一直在Youtube裏看MJ。演唱會的片段,較精心計算的MV好看多了,MJ是天生的舞台王者,觀眾的反應是能量的泉源,另一方面,他爆炸力亦把觀眾擊倒。

留意到他的演唱會上,觀眾像在參加宗教潮拜,精神隨台上的歌者進入忘我境界,這種攝人的氣氛與氣勢,有多少人能做到?雖然喜歡看演唱會,但在香港,這種感覺一次都未試過。

MJ的演唱,會令人笑、令人跳、令人哭叫,很多人失控流淚,很多人失去知覺被抬走,那是一種幸福的淚,目睹這樣的表演,是那種一生可能只有一次的幸福..........MJ的能量,在他走後繼續源源不絕向世界輸送。

Men in the Mirror,是MJ死後最多人下載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