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02, 2009

抗戰二十年


從這天到六四,只想聽這首歌。

Wyman寫歌詞時,有沒有想起那年春夏之交的事情?假如家駒還在,相信他肯定和非一般香港人一樣,繼續抗戰二十年。不想回憶,不能忘記,六四維園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