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26, 2009

我知道你辛苦

Y幹的是人人羨慕的工作,正業是游手好閒,副業是旅遊作家,兼寫設計和一些專欄,他常說有人叫他上電視教人烹飪。但親身看過他煮菜的模樣,味道還可以,但過程o麻......,個人認為他該上那些XX廚房,扮演雞手鴨腳的嘉賓最適合,因為夠恐怖。還好他有自知之明,把那份鏡頭先的工作推掉了,否則一定會像William Hung那麼紅。

作為一位與文字發生性關係的人,他常常像被截稿死線追趕,若有陰眼,應該可以看到他被文字纏繞,而他的口頭蟬是:「哎吔,好累,我唔想寫啦,想瞓,好慘,我好可憐.....」雖然經常偷懶午睡,但更多時候是睡不安寧,被迫起來當人肉打字機,加上收入不穩定,雖不至於像粵語殘片般的夜半吐血,但其實不是一份想像中的休閒工作。

我想,大概每個對文字認真的人,都是又愛又恨,不准你寫,就偏要寫;想你寫了,心裏就不願意寫,還常常扮文化人,推說沒靈感,真是賤得可以。當被迫在限定時間內要嘔出一大堆文字,就如要扣喉嘔吐般辛苦,下場往往也是一團糟。所以,還是把興趣歸邊,別輕言做全職文字人。作家是深遠的,寫手是機械式的,文字人呢?好像還沒有定型,正在摸索路向,風險很高,而且往往失敗居多。那種辛苦,我是知道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