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05, 2009

《頭條新聞》,好波!

我知道自已有點任性,但總覺得這是歷史時刻,焦躁的心情,不出走一趟不行,於是,逃離辦公室,有幸成為十五萬分之一。

不知道人生尚有幾多個十年,也不知道下一個十年,六四是否可以平反;但我肯定,假如20年前的8964是現今中年人的集體回憶,0964將會是新生代的集體回憶。不記得去過多少次燭光集會,但首次拿不到場刊,取不到襟章,當然也沒有蠟燭,但心情卻如此激動。

原先預告,將有驚雷暴雨到訪,但這天晚上,明月柔風,天氣再好也沒有了。夏蟬為燭光而鳴動,像亡靈在隔代跳躍,他們知道,我們沒有忘記。

月會降,日會升,那年那夕某個夏夜就此過去,傳媒對於六四蠋光晚會的報導取向,自有其考慮,背後的意義,留給專業人士去說。作為草民,只能稱讚一句:《頭條新聞》,好波!

沒有留言: